第62章 上弦之壹·黑死牟!出动!-《从鬼灭开始的召唤师》

    鬼舞辻无惨呵呵笑着,他已经懒得和猗窝座说什么了。

    随后他又看向了童磨,问道:“听说,你也遇到过那个叫洛风的猎鬼人?”

    “啊?”

    被问到的童磨微微一愣,随后一拍手掌,眯着眼笑着说道:

    “好像是遇到过,不过当时他跑的太快了,加上当时太阳出来了。明明中了我的毒,还以为他会死来着,没想到还活着啊?当初那么弱的小鬼,居然现在已经拥有斩杀上弦鬼的实力了吗?”

    听到童磨如此嬉皮笑脸的回应,无惨脸色一冷:“无聊,不过也无所谓了,我对你们已经不报期待了。”

    看着鬼舞辻无惨如此,童磨还是那一副笑眯眯的模样:“您又说这么伤感的话,我有辜负过您的期待吗,大人?”

    鬼舞辻无惨甚至没有看童磨,只是摆弄着手中的仪器说道:

    “产屋敷一族仍没有葬送,猎鬼人依旧在不停的增长,以及那青色彼岸花呢?为什么几百年来连个消息都没有?我开始搞不懂你们存在的理由了!”

    鬼舞辻无惨越说越愤怒,头上青筋都凸显了出来,回头瞪着童磨!

    “咿咿咿——”

    上弦之肆的半天狗直接吓得双膝而跪,浑身颤抖着,伏地急切的说着:

    “请您原谅!请您原谅!”

    妓夫太郎和堕姬也是跪向鬼舞辻无惨,额头流着冷汗。

    一旁的猗窝座没有说话,只是低着头单膝跪在地上。

    毕竟,没能杀死洛风,他的责任很大。

    至于童磨,也是跪在地上,但是表情还是有丝许的无所谓,毕竟探知事物都不是他擅长的东西。

    上弦之壹·黑死牟也依旧跪坐在阁楼之中,没有说话。

    就在这极其安静且恐怖的气氛之下,妓夫太郎低着头哆哆嗦嗦的说道:

    “无惨大人,我觉得我和堕姬的行径已经被鬼杀队有所察觉,最近几个月有许多陌生的家伙在花街活动。”

    “所以呢?”

    鬼舞辻无惨眼神冰冷,死死盯着妓夫太郎。

    妓夫太郎见状,便直接说道:

    “我觉得既然那些该死的猎鬼人有所察觉,我们可以提前提防一手,为了以防万一,或许您可以再派遣一名上弦隐藏在花街之中与我和堕姬一起行动......”

    鬼舞辻无惨眼神有几分凌厉的看着妓夫太郎,呵呵笑着:

    “连你们兄妹都开始说这些话了吗?不过的确,上弦之伍的玉壶都被这么轻易的杀了,我还真怕你们也陆续被那些猎鬼人逐一斩杀。”

    听鬼舞辻无惨说这些话的时候,妓夫太郎和堕姬都已经是汗流浃背。

    因为这无疑是他们向鬼舞辻无惨表示了自己的无能.......

    鬼舞辻无惨打量着一众上弦,童磨和猗窝座这两个在之前就失手的家伙他已经不想再指望了。

    至于上弦之肆的半天狗?实力不如猗窝座,也不在考虑的范围。

    略微思量了一下之后,鬼舞辻无惨才继续说道:

    “黑死牟放下你手里的事情,去协助妓夫太郎和堕姬,让他们见识见识,作为上弦应该是怎么样的姿态!”

    这语气当中没有充满命令之气,反而有一种委婉的吹捧在里面。

    说完,伴随着一声琵琶声响起,鬼舞辻无惨便消失在了众人的视线当中。

    .......

    在感受不到鬼舞辻无惨的威压之后,童磨看向了一旁的猗窝座,一脸微笑的说道:

    “对了猗窝座阁下,听说你的右手没法重新长出来了,而且还被一个下级的剑士给砍了一刀?你没事吧?”

    “滚!”

    猗窝座闻言顿时暴起,对着童磨的头就来了一拳!

    这一下,让一旁的半天狗直接吓得靠着墙坐了下来,至于妓夫太郎和堕姬,眼神之中则对猗窝座有了丝许的怨恨之意。

    只见猗窝座一脸凶恶的看着童磨那没了脑子的样子继续说道:

    “别提这种恶心的事情,那个家伙和那个该死的小鬼,我会杀了他们,不要你多嘴!”

    也就在这个时候,上弦之壹的黑死牟闪身到了猗窝座的身边,漠然的说道:

    “猗窝座你太过火了。”

    头部已经重生的童磨,满脸笑容的看着剑拔弩张的二人:“算啦,算啦!猗窝座阁下,我完全不介意!”

    只见黑死牟一脸冷漠的看着两人,继续说道:

    “我不是为你说话,我担心的是秩序的紊乱乃至上下等级关系产生裂痕。猗窝座,如果你不满意就申请换位血战吧。”

    闻言童磨还是那副笑嘻嘻的模样,看着黑死牟说道:

    “黑死牟阁下,即便猗窝座阁下那么办,他也赢不了我们啊?我就更别提了,明明比猗窝座阁下更晚变成鬼,却比他实力高,他心里不平衡是很正常的,黑死牟阁下你要体谅体谅他。”

    听到这话的猗窝座再一次攥紧了拳头,但这一次他并没动手。

    因为童磨说的也确实是事实。

    见二人都不说话,童磨则继续说道:“而且我是故意不躲开,算是朋友之间开开玩笑这样?反正,说不定这样慢慢就会变得关系好了呢?”

    “位高的鬼对待下级没有凶神恶煞已经是对你最大的宽容,你知道我想说什么了吧,猗窝座?”

    黑死牟淡然说着,他那脸上本来紧闭着的六只眼睛,也缓缓睁开。

    “知道了,我一定会杀死你!”

    猗窝座撇着黑死牟,神情严肃且凝重。

    “是吗?那就努力吧。”

    一时间,周围再一次陷入了宁静。就在童磨还想着说些什么话的时候,他的身形已经被传送回了他的教会当中。

    而此刻的无限城,所有的上弦都已经消失不见。

    见状,他托着下巴,微微笑着:

    “大家都好冷漠呀.....”

    而与此同时伴随着鸣女拨动琵琶,上弦之陆兄妹和上弦之壹的黑死牟,直接被传送到了花街的堕姬所在的房间内。

    妓夫太郎见状,则缓缓的化作一团肉与堕姬融为了一体。

    黑死牟一脸漠然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说道:

    “二位一体?若不把你们两个同时斩首,不然怎么也死不了吧?”

    “不过,猗窝座的事情你们在刚才也看到了,那个叫洛风的柱级猎鬼人,有能够让我们鬼无法再生的效果。”

    黑死牟看着堕姬,说出了他的推测:

    “所以,即使你们两个拥有二位一体的血鬼术,也可能对那个家伙不奏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