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请假?请什么假-《斗罗:蛛皇传说》

    “大师,我想要一个合理的解释。”

    唐日天将放大的昊天锤缩小,锤身狠狠砸在地面,一身雄厚的气息让众人望尘莫及。

    “弗兰德院长,这位是?”

    秦明心头一颤,细声问道。

    弗兰德微微叹息,无可奈何,道:“介绍一下,这位是昊天冕下,也是唐三的父亲。”

    “昊天……冕下!”秦明瞳孔皱缩。

    封号斗罗!

    他那手中的锤子,莫不是?

    “昊天冕下,这是我曾经史莱克学院的学生:秦明,自己人,都是自己人。”弗兰德赔笑道。

    唐日天目光灼灼看着大师,封号斗罗的强势,让众人一阵头皮发麻,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

    大师硬着头皮,直面唐日天。

    “果然,你一直都在暗中。”

    唐日天沉声道:“给我答案……”

    “唉——”

    大师一阵唉声叹气,缓缓道:“昨晚……”

    将昨晚唐三被夺魂骨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叙述,此时此刻的唐昊,他感到无比愤怒。

    当听到唐三被人硬生生将外附魂骨剥离,全身鲜血淋漓之时,唐日天大吼一声,爆发出的威势,让整个史莱克学院都在阵阵颤抖。

    唐日天暴怒一声,整个人突然飞向高空,手中的锤子赫然增大了数倍,只见一锤落下,后山半边森林顿时地动山摇,大地皲裂,山川倒流,一片世界末日之像。

    简简单单的一击,半个森林就这么没了。

    弗兰德等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封号斗罗当真……恐怖如斯!

    “叶日天!那人在哪儿!”唐日天气势汹汹,周身杀气腾腾,对“叶日天”下了必杀之令,将自己的儿子霍霍成这模样,“叶日天”,必死无疑!

    大师茫然的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那叶日天在哪儿,唯一的线索就是,那人是一名器魂师,而且实力不简单。”

    唐日天收回昊天锤,面色不善的来到赵无极身前。

    看给赵无极吓得,双腿在疯狂打着颤。

    “赵无极,这次,唐某欠你的。”

    听得此话,赵无极连忙道:“不敢,不敢。”

    他可不敢面对封号斗罗,自己只是一名魂圣,刚才那一击,足够砸死一百个赵无极了。

    “大师,我们也有好久不见了。”

    “走吧。”

    说罢,大师、唐日天一同进入森林深处。

    见二人走远,弗兰德总算松了口气,这疯子总算平息了,不过代价嘛,半个后山没了。

    好在三个月,他们即将离开这儿,虽舍不得,但为了史莱克七怪的未来着想,他们必须做出选择。

    “小明,今日的事情,我想你也清楚了。”

    秦明心知肚明,“放心吧,弗兰德院长,今日此事,我是绝对不会与任何人提及的。”

    “那就好。”弗兰德点了点头,与秦明合力将赵无极抬了回去。

    “无极,你该减肥了!”

    “老大,你嫌弃我?”

    史莱克学院,刚才唐日天的那一击,着实带给众人不小的震撼。

    唐三目光驻足远方,看着被毁了的半边后山,心中顿感震撼,尤其是……那柄锤子……

    空地,叶皓不顾其余人的惊骇,目光瞬间变得凝重,那身影,以及那柄锤子,来人是唐日天。

    唐日天来了,自己是走呢?

    走呢?

    还是走呢?

    不对呀,自己为何要逃?干废唐三的是“叶日天”,与叶皓有何关联?

    就在这时,秦明姗姗来迟。

    “走吧,咱们回返学院。”

    那个疯子不能惹,当初疯子锤教皇的事情传的沸沸扬扬,继续呆在史莱克学院可不是明智之举。

    再者,那个疯子正气头上,万一惹恼了他,谁会嫌自己的坟头上草长高啊。

    “秦老师,刚才……”

    独孤雁欲言又止,这股气息明显比她爷爷的还要强大,难不成……

    秦明选择避开这个话题,直接头也不回的招呼众人离去,小命要紧,皇斗战队可是天斗皇家学院的心血,且……每个人背景都无比的深厚。

    万一出什么意外,秦明可担不起这个责任。

    众人不明所以,大眼看小眼,碍于秦明执拗的态度,见状,皇斗战队只能乖乖上了马车,朝着天斗皇家学院方向快速驶离。

    心中虽有万般困惑,奈何秦明嘴巴很严,至今没任何进展,皆不知刚才发生何事?

    叶皓透过车窗,看着渐行渐远的史莱克学院,现在他可以笃定,唐日天已经降临此地,而且秦明一定与之见了面。

    不然,秦明是不可能让大家连忙离去,想到这儿,叶皓心底升起一股邪恶的想法。

    “秦老师,我想请假。”叶皓当即道。

    秦明眼皮直跳,请……请假?这犊子,该不会又去惹事吧?

    “咳咳……”秦明咳嗽一声,云淡风轻的看向叶皓,“请假?请什么假?只有对魂师届没用的人,才会请假。”

    叶皓:这话听得怎么这般熟悉?

    “你给我坐好了,从现在开始,你哪儿都不允许去。”

    叶皓:“!!!”

    “凭什么?”

    秦明双目微眯,招呼叶泠泠与独孤雁,一人架住叶皓一个胳膊,将其牢牢的束缚在原地。

    开玩笑,一个封号斗罗在史莱克学院,若此时放叶皓离去,万一那个疯子发了疯,将叶皓给宰了……

    那么,秦明的职业生涯也会到此为止,为了自己,也为了叶皓。

    秦明使了个眼色,叶泠泠、独孤雁心领神会,直接将叶皓按在原地,使其不能动弹。

    即便如此,叶皓心底冉冉升起的邪恶想法变得愈发浓郁,不如,趁着夜色……

    嘻嘻嘻……

    史莱克学院,刚才的动静着实给在场众人一记强心针,尤其是小舞,直接跑回了自己宿舍,大被蒙头,看上去十分焦虑。

    后山废墟,一处简易的洞穴之中。

    大师与唐日天席地而坐,二人畅谈许久。

    “大师,这件事情怪不得你,你也不必自责了。”唐日天深感无奈,对唐三,他的心中充满了悔恨。

    若昨晚自己在他身边,说不定……

    大师满目惆怅,叹息道:“事情已经发生了,只要小三无事即可,你下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