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 退出餐饮业-《穿书八零农妇有点田》

    大家都没有计较,为什么他就看不下去呢。对此林子萱心里很疑惑。难道是他感觉自己赚的不够?要是赚的不够也可以直接说出来,何必暗地里使绊子。这样大家心里都很膈应,以后合作起来,也会感觉没以前那种信任朋友的感觉。

    干瘦青年叼着烟,忽然无声的笑了。

    “所以……你们抛下我独自赚钱,还有理了?”一句“烧烤是兼职,不是正业”就想把自己的私心掩盖过去,是不是太简单了点。所以,林子萱到底是什么立场指责别人?

    “技术支持就是单纯的炸鸡。合同上这样写的?那你感觉我还有必要加盟你们?”干瘦青年斜了林子萱一眼,谁都有看走眼的时候,他唯独没想到,自己居然会在林子萱身上看走眼。当初合作,他为什么感觉她居然是好人。

    “难道没有给你炸鸡的方子?”林子萱也很无辜,她感觉自己一直是按照合同做的,没有什么差别。至于烧烤摊子为什么没有告诉他,还不是因为烧烤摊子现在还是探索,她本来也没想到会赚钱,有风险的生意,万一赔钱了,她该怎么说。

    林子萱忽然想到哪里不对。既然是合作伙伴,就应该事先商量好,你是做还是不做。风险认知先说了,人家要是选择不做,和你也没什么关系。万一人家愿意共同承担风险呢。

    “是我小看你了。”林子萱发自内心的后悔。

    “我以为你怕担风险,怕赔钱,所以打算实验,能赚钱再告诉你。唯独没想过你愿意铤而走险。”林子萱一番话说的干瘦青年心肝疼,他忽然意识到林子萱莫不是傻子?他愿意铤而走险?他也是看林子萱赚钱了,他眼红才砸摊子。要是林子萱的生意不好,他还会难受?

    干瘦青年忽然笑了,好话谁不会说?今儿要不是被她抓个正着,她会跑过来“推心置腹”说,她们其实打算如何?

    干瘦青年各种人见得多了,他不以为有绝对的好人。林子萱这种嘴上说为别人想的,难道当真一点私心都没有?

    “所以你现在打算把烧烤给我做?”干瘦青年哼笑,赚钱的生意谁会让出来?谁也不是傻子。真当别人就是傻子?

    “你愿意做?”林子萱直勾勾看着干瘦青年,企图从他眼里看出些许不同。烧烤生意是陆域在做,他若是真要做,也该和陆域商量。她现在是做不了主的。

    “当然。”干瘦青年忧郁的弹了弹烟灰,“不瞒你说,我手下有多少人要养。我需要钱。很多钱。”

    那不就是给人发工资么。林子萱心想你说的好像带人一样,说到底还是在做生意,有什么好忧郁的。陆域运输公司多少人,哪个不需要发工资。

    “我把陆域叫过来,你们聊聊。”林子萱直接表达自己做不了陆域的主,而他就在外面,东西收拾好,围观的人也差不多散了。陆域很快过来,被烟味熏的咳嗽。忍不住抬起头狐疑的看向干瘦青年,没事吸这么多烟干嘛?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要把房子烧了。

    “什么生意都不是垄断,你想做就做。问我做什么?”

    干瘦青年阴测测笑了,“你做生意不是第一天。在我面前装什么?烧烤生意赚钱。我想垄断。”

    陆域惊呆了,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看别人赚钱了就开始想垄断,叫别人不做。生意圈都是这样么。

    “你一个开运输公司跑长途的,没事做餐饮干嘛?”干瘦青年眉头紧锁,他就是瞧不上陆域的模样。要不是林子萱出谋划策,他知道怎么做东西吃?干了几天真就把自己当成葱了。

    “你以前也不是做餐饮的。你跟风转过来,还好意思说别人?”陆域忍不住笑了。他感觉干瘦青年的脑回路异于常人,甚至有些神经。什么话都能说的出来,还有什么是他想不到的。有这脑回路开店太可惜了。他应该去开商场,开公司甚至去开大厂子啊。没看见现在鼓励生产,鼓励个体么。

    干瘦青年应该是那种跑去赚大钱的。

    实在不应该留在街道上,混着开什么店。

    “也行。”陆域一本正经,“刚才我一边收拾东西,一边也考虑清楚了。以后我就安安心心跑运输,没事我混什么餐饮。就这些小吃一条街,我明显应付不来。以后你来做就对了。我走了以后你们慢慢策划。以后整条街都是你的。”他说的是实话,为什么这样说?他今天算是看出来了,人家干瘦青年手底有人。能撑得住场子能镇得住场子。

    陆域就不行了。他只会埋头苦干,想办法怎么赚钱。怎么开好一家店。和干瘦青年伟大理想比起来。

    小巫见大巫而已。

    陆域想的明明白白,林子萱不是说了,以后社会发展,运输才是最重要的。那他就安稳做运输。把运输做好。客户拉的多了,以后生意也好做。运输公司也能扩大规模。

    按照林子萱说的,以后成为运输行业的龙头老大。

    陆域如此爽快,干瘦青年反而不太确定了。隐隐怀疑陆域是不是有什么阴谋。烧烤赚钱啊,他这几天在店里都看到了。急得他牙根痒痒,硬是没想出办法。

    “你还要签什么合同?”干瘦青年带着气,很讽刺。

    “炸鸡店我准备让出去。你要是想租就直接租。反正你也是要做的。”陆域不打算做了,心情也好了不少。和干瘦青年争什么。人家一门心思赚钱有什么错。想多条赚钱的路子有什么错。还不是为了做生意。

    “我也没有心思做了。”陆域也挺后悔,他当初做运输,下乡收蔬菜做好好的。把蔬菜运出来赚钱做的也好好的,非不知道自己加工干嘛。这不是自讨苦吃么。

    陆域想干脆放弃吧。

    “我要这么多铺子干嘛。客人还能多的到其他铺子去吃饭。”干瘦青年不以为然。他已经想好了。差不多和陆域一样。炸鸡烧烤一起开。谁白天吃烧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