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一线生机-《驱尸道人》

    马凯歌并没有做任何保留,而是将魑鬼的特性合盘脱出,毕竟魑鬼对于炼幽宗的修士而言只不过是常识,根本算不得秘密。

    当马凯歌说完之后,侯东升当即询问道:“魑鬼如此霸道,鬼帝难道就没有在你们身上种吗?”

    马德华:“我们身上自然也有魑鬼,不过却并非无魄魑鬼,而是有魄魑鬼。”

    闻言侯东升露出了恍然之色。

    侯东升:“无魄魑鬼吃了凡人命魂之后就成了有魄魑鬼?”

    “你这人倒是有几分悟性,今天就让你见识一下魑鬼的厉害。”马德华说完之后露出了赤裸的臂膀,臂膀子上纹着一头大鬼,随着法力激发,一头大鬼的虚影在马德华的身后若隐若现,他身上的肌肉随之鼓胀,骨骼啪啪作响,须臾之间竟然长高了一个头。

    侯东升:“这有魄魑鬼的确有点意思,居然让你一个炼气三层的废物提前掌握了法术。”

    马凯歌:“五弟你退下!”

    马德华:“大哥!”

    马凯歌:“我叫你退下!”

    马德华是五灵根资质,只能顺利的修炼到炼气三层,在往上就难以突破了,虽然他修为低下,但是配合魑鬼与世俗武功,对付一头黑白僵绰绰有余。

    马德华不甘心的退了下去,不过却并没有解除变身。

    侯东升:“厉鬼附体,不仅没有对你的精气神造成丝毫伤害,反而大幅提升了你的实力,这魑鬼真是有些意思……”

    马凯歌:“侯道友……我们也不一定非要生死相见,只要确认的你储物袋里没有七星剑,我们五兄弟扭头就走,绝不半点为难道友。”

    侯东升咧嘴一笑,虚空一抓,一股阴气便将藏在巨石后的常寒雪提到了手中。

    虚空摄物,对于一头厉鬼而言不过是举手投足之事,可看在五个鬼君眼中这一手却非同小可,更让他们投鼠忌器。

    侯东升:“无魄魑鬼之事你也听到了?”

    常寒雪面色惨白的点了点头。

    侯东升:“本座有一妙法或可让你起死回生,不过却凶险无比,你敢试一试吗?”

    常寒雪:“有何凶险?”

    侯东升:“若是失败永不超生。”

    常寒雪苦笑一声道:“小女子根本别无选择,但求公子全力以赴放手一试。”

    见此一幕。

    马凯歌招呼着兄弟们一边往后退一边说道:“侯道友好魄力居然要和鬼帝隔空较量,马某好心提醒侯道友一声,刚刚我兄弟已经放出了远渡飞鸦,那远渡飞鸦乃是一阶灵兽,速度惊人,最多半刻钟,远渡飞鸦就会飞到鬼帝手中,届时鬼帝必然会第一时间烧掉命牌,处死常姑娘,侯道友要救人可要动作快一些,我们走!”

    马凯歌说完之后,带着一帮兄弟迅速消失在了林中。

    把他们又退出了百米,彻底消失在了侯东升的视线中之后……

    马凯歌:“二弟……看你的了。”

    “兄弟们看好吧。”只见马文强一捞胳膊上的衣摆,露出了一个恶鬼图像,那恶鬼眼大身瘦,看起来既凶残又狡黠。

    “起!”

    随着马文强的一身低吼。

    恶鬼纹身虚影从马文强的身体上浮现,马文强强壮的身体竟然瞬息瘦弱了几分,不仅如此,马文强的眼睛也彻底翻白,仿佛下瞎了一般。

    恶鬼虚影缓缓凝实,然后又渐渐隐身消失……

    消失的恶鬼重返密林……

    马凯歌,马道明,马德华,马润发围绕在马文强的身旁,静静的等着他的消息。

    那侯东升竟敢和鬼帝虚空斗法,若是半刻钟后,侯东升救回了常寒雪的性命,那么他们五个就是有再大的胆子也不敢再纠缠,可如果没有,便说明此人是虚张声势,大可群起而攻之。

    马凯歌:“那家伙应该有一头厉害毛僵埋伏在灌木丛中。”

    马文强:“没看到。”

    “那你看到了什么?”

    马文强皱起了眉头。

    马德华:“额……那家伙不会已经跑了吧?”

    马文强:“没跑,他们两人都在巨石之上。”

    “在干什么?”

    马文强:“额……好像叠起来了。”

    “怎么叫叠起来了?”

    马文强:“额……现在又串起来了。”

    马凯歌:“你说话清楚一些,他们到底在做什么?”

    马文强:“额……他们在……”

    “你说什么?”

    马文强:“不信?你们再靠近一点,就能听到那贱人的浪叫声。”

    “额……难道是合欢宗的秘法?”

    “合欢宗的秘法涉及灵肉,的确有可能驱除魑鬼。”

    “奇怪?天青门的人不都是一些刨弄尸体的家伙,怎么会懂合欢宗的秘法?难不成那家伙是想趁着那女子将死未死之时,行那苟且之事?”

    “也有这种可能,老二要不你出手试他一试?”

    马文强:“如果我出手,隐鬼就暴露了。”

    马凯歌:“别急!那家伙是及时享乐,还是在用秘法救人,多观察一会儿就知道了。”

    随着时间缓缓推移……

    侯东升凝神静气,隐忍不发。

    按照侯东升的推算,自己的元精一旦介入,常寒雪必然神魂俱灭,化作丧尸女王。

    不过一旦魑鬼噬魂发动,常寒雪也一样有死无生,永不超生。

    反正都是死……

    在魑鬼噬魂的刹那,自己逼出元精。

    如果脱水而死和溺水而死同时发生在一个人身上,那么此人会不会反而活过来了呢?

    以毒攻毒!

    这便是侯东升的救人之策,也是常寒雪唯一的生机。

    象牙镇。

    一座三层阁楼之上。

    拥有瓷器脸庞的鬼帝一招手,一只远渡飞鸦落到了她的手中。

    鬼帝看完了书信,当即吐槽道:“哼!5个蠢货,本来就是试探人的卒子,还搞得这般谨小慎微。”

    不过常寒雪这个蠢女人竟然没有拿到七星剑,那她的死期也就到了。

    鬼帝一拍储物袋取出魑鬼灯。

    魑鬼灯贪婪的吐出了幽绿的火焰。

    接着鬼帝取出了一门刻有常寒雪名字的玉符,此物正是她的命牌。

    魑鬼灯火焰随之高涨。

    “吃吧……”鬼帝将命牌丢入到了火灯之中,魑鬼张开贪婪的大口包裹住了命牌,绿色的幽火瞬息吞噬了命牌。

    “啊!”常寒雪浑身战栗,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这是灵魂受创的声音。

    位于常寒雪小腹的魑鬼纹身几乎是在瞬间蔓延到了她的全身。

    就是现在!

    噗嗤。

    30多滴元精冲冲冲……

    刹那间。

    常寒雪的双眼瞬息翻白,浑身止不住的疯狂颤抖。

    蔓延在常寒雪体表的魑鬼纹身也也在一股神秘的力量下扭曲,断裂,组合,并最终形成了诡异的花纹……

    马文强:“那家伙终于完事儿了。”

    马凯歌:“救活了?”

    马文强:“呸!就活个屁,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