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不摸尸比丢钱还难受-《准备科举,我老婆从书里出来了》

    见到三个道士目标转过来,顾笙倒是还没担心,颜如玉却一闪身站到顾笙身前,铮的一下将刀抽出。

    “不用担心。”顾笙抬头看了一眼,那凤九显然仍有余力。

    之前在虹桥府,凤九与那风轮广泽大王是势均力敌,此时凤九化为人形之后,速度和灵活上比起风轮广泽大王高上不少,力量却也不差。

    只见凤九一对银枪撼天,生生将砸下来的陨石挡住便知道。

    果然,三个道士中一人祭起飞剑,朝着顾笙方向斩来,速度奇快无比。

    然而一个人速度更快。

    凤九瞬间出现在那道人身后,一枪捅了个贯穿,然后一抖,那人顿时四分五裂,连魂识都散了。

    那把飞剑才到了近前就无人控制,被颜如玉一刀挑开。

    另外两个道士本是冲向顾笙,察觉身后异变之后,飞快窜向两边,凤九一枪甩出,长枪甩出两丈多远,锁链绷的笔直。

    然而距离了那道士还有接近五尺。

    然而就在此时,那长枪延长了一倍,从两米长变为四米长,直接将那道士刺了个穿。

    仅剩一个道士头也不回的朝着远处狂奔,一点儿都不敢停留。

    顾笙心中一动,一个念头化作醉魔弹出,那道士脚下一个踉跄便摔下去,在地上打个滚跳起来继续奔逃。

    凤九本想将这个道士也杀了,却被追上来的风轮广泽大王拦住,两人又斗到一起。

    此时风轮广泽大王可以说是暴怒,吼声连连,如同雷声一般布满整片原野。

    然而凤九一对银枪上下纷飞,根本看不到枪影,只剩漫天银光,以及声声空爆之声,不时可以看到风轮广泽大王身上破碎一块,又渐渐恢复。

    不过顾笙倒是发现这风轮广泽大王的体型似乎小了一点。

    二者在天上斗了十几分钟,眼瞅着风轮广泽大王的体型缩水一圈,怒吼一声,一对大刀一卷,狂风席卷,顾笙等人在地上几乎站不稳。

    只见空中出现一道龙卷风,并且有不断扩大的趋势。

    然而凤九两枪便将龙卷风戳破,狂风四溢,又一连十几枪刺在风轮广泽大王的脑袋上。

    风轮广泽大王几乎气疯,暴喝:“你这妖孽,便是逃到天边,我也不会放过你!”

    扔下一句狠话,那风轮广泽大王竟然脚踏风火轮逃了。

    凤九双眼杀气十足,冷着脸一言不发,一直追出十几里,只见那风轮广泽大王竟然渐渐虚幻,然后消失。

    气的她在空中对着四周疯狂刺出数百枪,方才冷哼一声回返。

    然而当她回来后,却发现顾笙几人没了。

    凤九先是大怒,随后疑惑,目光在附近转了下,然后找到附近一个刚才战斗留下的大坑,坑内泥土被压的严严实实,上面画了个门。

    凤九一枪刺出,顿时将那门刺破,顾笙、颜如玉、摄提顿时从里面弹出来。

    “战斗结束了?”顾笙仿若无事一般问道。

    “我看你离开,又怕跑掉那个道士找回来,便先藏起来。你果然能够找到,跟我预料的一样。”

    心中暗叹,还是没躲过去。

    双方实力太大了,自己就算动了什么手脚,也会被她察觉到。

    “被,跑了。”

    凤九紧紧盯着顾笙,眼中杀意十足。

    盯!

    顾笙倒是知道凤九眼中的杀意不是针对自己,自己距离她几米,都受到那对银枪上杀意的影响,能闻到一阵阵血腥气,心中杀念升腾。

    “那就麻烦了,这些道士只是一部分而已,他们回去了,肯定还会有不少人追上来。”

    顾笙这次说的倒是实话,他本来就杀光了青云观上下,加上这事,是得罪死了。

    这次还跑了个道士,回去他们一上报,到时候发现是自己,估计得孜孜不倦的来追杀自己。

    更不用说还有风轮广泽大王对摄提的窥觑,那语气中的贪婪,是个人都能听得出来。

    “来,杀!”凤九冷冷道。

    “我知道他们一个老巢,不如趁他们还没将消息传出去,把他们老巢里的人杀光?”顾笙提议。

    凤九盯着顾笙半响,才微微点头:“好。”

    “等一下。”

    顾笙摊开一卷纸,让颜如玉磨墨,然后画了上百只蝴蝶,一只只蝴蝶从纸上飞起,在空中盘旋。

    上百只蝴蝶在周围飞舞,场景极美。

    凤九有些好奇的伸手抓住一只,啪,那蝴蝶如同泡沫一般消散。

    “这些小家伙可扛不住你抓一下。”顾笙笑了笑道,开口道:“去吧,找找看有没有能用的东西。”

    顿时上百只蝴蝶飞向远处。

    这八个道士实力不弱,起码都有出窍境界,甚至可能还有夜游境,身上必然有不少好东西。

    这种尸不摸,简直是暴殄天物。

    不过刚才好几个道士都均匀洒落在一片区域,自己去找又麻烦还恶心,干脆让这些蝴蝶去,找到了再通知自己。

    “有趣!”凤九看着上百只蝴蝶飞走,生涩的开口。

    “琴!”凤九又盯着顾笙道。

    顾笙冲颜如玉示意,让她去把那几个尸体比较完整的搜刮一下,自己则是坐下弹琴。

    随着琴音,凤九眼中的杀意渐渐减少,双眼越发明亮。

    等一曲弹完,颜如玉已经搜罗到不少东西,一把飞剑,二十多张符篆,四瓶丹药,一把银票,一袋碎银子。

    “公子,就这些。”

    “那面也有结果了,过去看看。”

    顾笙将东西塞进乾坤袋里,又朝之前爆发战斗的地方走去,一些地方有蝴蝶在盘旋。

    顾笙踢开那蝴蝶找到的靴子,又踢开好几只蝴蝶找到的头盖骨,在第三个地方倒是有了收获。

    乾坤袋。

    顾笙接过来打开看了一圈,竟然比自己之前那个还要大好几倍,长宽起码有一米五,三个多立方。

    里面乱七八糟的东西一堆,最让顾笙在意的便是那两只纸鹤也在里面。

    “看来这人就是带头的人了,估计是夜游境的道术高手,在凤九枪下连几个回合都挡不住。”

    顾笙倒是没什么可惜的,反倒心情大好,连被人绑票的郁郁都散去许多。

    这个乾坤袋能把琴盒和刀都放进去了,以后总算不用背着琴盒到处跑了。

    两人翻捡了小半个时辰,清点一下收获,乾坤袋一个,飞剑两把,木剑一把,符篆上百,丹药十一瓶,银票一沓,乾坤袋内乱七八糟东西一堆,其中不少都是用来布置法坛的,需要回头找时间再清点。

    还有不少东西被毁掉了。

    顾笙就看到两把飞剑的碎片,还有木剑碎片,一个破碎的玉佩,还有一些散落在周围一时也找不出来了。

    顾笙也懒得再找,冲着一直站在那盯着自己的凤九点点头:“走吧。”

    从凤九将他从画里翻出来到现在,凤九的目光几乎没移开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