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9 大风天籁-《我真的有仙人之姿》

    孔昭二人乘车出了郢都,行过七八里后,方才到了云川大泽。

    遥望湖面,只见烟波浩渺,碧水涛涛,经由日光一照,闪动起千万片金鳞,映衬着远处的峰峦岩岫,山色岚影,显得分外地好看。

    而在岸边还有一处渡口,芦苇丛生,如今停着一艘小船,一个青衣方帽的少年立身栈桥之上,看见他们联袂而至,双眼为之一亮,挥手大声叫喊。

    “郎君,这里……这里……”

    孔昭二人听见喊声,也便加快脚步,向他走去。

    少年也是迎上前来,先向陆康请安,后向孔昭问好,礼数十分周到。

    孔昭轻轻颔首致意:“阿凉不必多礼,劳烦你在此久候了。”

    这个少年名叫田凉,早在南山书院之时,便是陆康的长随了,因为两家经常走动,所以也与孔昭十分相熟。

    “孔郎君客气了,分内之事而已,又怎敢言劳烦二字!”

    阿凉谦逊说道。

    陆康出言问道:“阿凉,一切可曾备置妥当?”

    阿凉含笑答道:“郎君放心,我已经再三检查过了,绝无遗漏,船也在那儿等着了,咱们还是先上去再说吧。”

    孔昭二人自无异议,先上了船。

    这是一艘无蓬小船,中间摆着一张小几,上面放了一些瓜果甜点,所幸舟身较宽,三人坐下之后,也不显得怎么拥挤。

    “船家,现在可以走了!”

    陆康向着船家喊道。

    那个船家年岁已然不小,须发半白,头戴一顶竹笠,裸露在外的皮肤因为常年历经风吹日晒,黝黑且又干燥,听见主顾的话,连忙声音沙哑的应了声。

    “好嘞!”

    随后,他便解开了绑在墩桩上的绳子,摇着双桨,荡开小船,缓缓驶离渡口。

    云川大泽是由一片密集的小湖群组成,山环水绕,大有不尽苍茫,无边潋滟之意。

    行至深处,风烟飘渺,更是叫人如同置身云中仙境一般,心旷神怡。

    众人饱览沿途风光,品评山川景色,倒也颇得游趣之乐。

    “可惜不是八九月天,否则秋湖采莲,取子作食,也不失为一桩美事。”

    陆康看着不远处一大片青碧色的莲叶,语带惋惜,轻叹一声。

    孔昭淡淡笑道:

    “陆兄不必伤怀,如若那时,你我还在郢都,再来也就是了。”

    陆康点了点头。

    “说的也对,纵使今年不成,还有明年,后年……”

    说着,他又似想到了什么,忽地一拍额头,神情颇为懊恼。

    “哎呀,险些忘了这茬!”

    孔昭眉头一挑,不解的问道:“陆兄,你这是怎么了?”

    “不是说好了要给孔兄看件宝贝么?在这里呢!”

    陆康从旁边拿过一个布囊,扯开顶端系带,顿时现出了一张古琴。

    此琴通身朱红,为伏羲氏形制,圆浑古朴,小蛇腹间冰纹断,局部杂以牛毛断,十分漂亮,龙池上方刻有“大风天籁”四个小字,填以金漆。

    “此琴是我花了百两黄金,从一位北周客商的手中购得,音色极佳,清亮悦耳,可谓上品!”

    孔昭目光落在琴上,细观片刻之后,带着惊叹的口吻说道:

    “若从断纹来看,此琴存在的时间应该颇为久远,但是漆色竟未脱落多少,着实少见!”

    “无论如何,陆兄都可以说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通常来说,琴之一物,未过百年,不出断纹,而随着年代久远程度不同,断纹也是不尽相同,这是鉴赏古琴的主要依据之一。

    陆康哈哈一笑,神色颇为得意,接着微微弯身,双手托琴,将之搁在孔昭身前。

    “此时春光正好,又逢你我泛舟湖上,雅兴平添,孔兄何不一展高超技艺,弹首曲子来听,好叫陆某开开耳界?”

    孔昭听了,心中也是大为意动。

    作为世家子弟,琴棋书画,他皆有所涉猎,平时也常操琴两首,如今见到了这么一张好琴,难免有些手痒,况且还能够在同窗好友的面前秀一把技术,又何乐而不为呢?

    “既然是陆兄的请求,那孔某也只好恭敬不如从命了!”

    陆康伸出右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

    孔昭淡淡一笑,先在一旁的水盆里洗了洗手,擦干之后,徐徐搭上琴弦,调试了下音色。

    叮叮叮……

    伴随几道琴声悠扬响起,他的面色却是有了许些变化,透着惊诧之色。

    直到上手之后,孔昭方才发现此琴非同寻常,竟然是件法宝,而且灵性内敛,宛若沉睡一般,叫人判断不出品阶,单凭这点来看,已是颇为不凡

    陆康见他神色有异,忍不住好奇的问道:“怎么了?孔兄?”

    “啊啊,没什么,这张‘大风天籁’果真如同陆兄所言,音色极佳!”

    孔昭眼帘低垂,深吸口气,待到心境平缓,方才拨动开了琴弦。

    一阵阵优美清逸的琴声,立时响彻江水之上……

    曲调最开始的时候出落自然,平顺柔和,片刻之后,却又逐渐向上拔升,孔昭还运用了滚拂,泼刺,三弹等等技法,造成强音,应和着切分的节奏,使之多了几分高远宏大之感。

    水之洋洋,山之巍巍,在这强弱起伏,重复变化的曲调中,尽皆现于指下。

    别说是陆康了,便连不懂音律的船家也咂巴着嘴,感觉这首曲子格外地好听,摇桨之余,还情不自禁的哼起了几句渔歌。

    他那沙哑声调,带着岁月积淀下来的厚重与沧桑,不仅没有打乱琴声,反而使之别具一番韵味。

    阿凉也是一阵摇头晃脑,沉浸其中,眼角余光不经意的瞥向孔昭,却见后者双目半开半阖,十指拨弦抚琴,耳角两缕鬓发在清风的吹拂下,向后猎猎飞舞。

    他怔了怔,打心里觉得孔郎君在这一刻潇洒极了。

    自家郎君平素也算是风流人物了,可是与之一比,却连别人一半的风采都及不上。

    过了良久,琴声渐歇,直至细不可闻而止。

    一曲奏罢,孔昭长吁口气,忽又皱起眉头,喃喃说道:

    “奇哉怪哉!”

    此时,陆康也回过了神来,见状问道:“怪在何处?”

    孔昭嘴角微翘,用一种略显调皮的语气笑道:

    “许久未曾抚琴,按理而言,我的技艺应该有所生疏才对,怎么反而越来越好了?陆兄,你说怪是不怪?”

    陆康闻言,直接是把白眼一翻,没好气道:

    “确实很怪,琴弹得好的人,我也认识几个,可像你这种喜欢拐着弯儿夸自己的……别说人了,我在书上都没见过!”

    “哈哈,开个玩笑,开个玩笑……”

    孔昭哈哈一笑,伸手抬起“大风天籁”,重新置于陆康身前,肃容说道:

    “此琴非同寻常,不比一般的宝贝,回去之后,陆兄可要小心收好,切莫轻示于人。”

    眼见刚才还挺不正经的孔昭,突然之间,神态言辞变得如此郑重,陆康也是怔了一下,随即连连点头。

    “好!好!好!孔兄之言,我记下了。”

    听了这话,孔昭的脸上又重新绽放出了笑容。

    正当他准备再次说些什么的时候,却听一阵响亮的鼓掌声从不远处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