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养父母的丑恶嘴脸-《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贱人沈九溪,你敢欺负我的女儿!”

    王蓝冲了过来,扬手想要打她,但是对上她冷厉的视线,被生生吓住。

    “妈妈我的牙齿都掉出来了,好痛好痛!”

    王蓝转身去将地上的沈意柔扶起来,一脸心疼,“我的宝贝儿,没事吧?”

    “你那假牙,掉了就掉了吧。”沈九溪漫不经心的说道。

    “九溪怎么说话呢,柔柔是你的姐姐!”沈盖走过来,迎面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骂。

    “现在嫁人了一点教养都没有了,回家来还欺负自家姐姐,你当我这个父亲不存在吗!”

    “父亲!”沈九溪冷冷一笑,转身面向他,“所谓的父亲,就是要把我送给你的上司,来谋取你的利益。”

    “你!”

    沈盖一脸窘迫,自知心虚。

    沈九溪转身走进去,一双美眸冷冷的打量周围的一切。

    她在这个家生活了十年,十岁那年就被沈盖送去了郊村的孤儿院。

    而那十年,是她活得最艰难最痛苦的时候,不仅要忍受沈家夫妇的打骂,还要充当沈意柔的玩具,她在这个家活得生不如死。

    她是在很小的时候被他们从贫民窟捡回来的,因为当时她的身上带着一沓现金,这对见钱眼开的夫妇想着她可能是出身有钱人家,到时候可以趁机敲一笔,所以把她带了回来,然而把那笔钱都花光了,她的家人还没有过来找。

    于是沈盖就想将她丢回贫民窟,可是王蓝这人比较迷信,专门去请大师占卜了一番,大师是建议不要将她丢弃,否则会损坏家庭的运气,王蓝这才将她留下,不过从此之后对她打骂也成为了常事。

    十岁那年,王蓝和沈盖又听信了大师的话,觉得她是丧门星,将她送去了郊村孤儿院。

    “九溪啊!”

    此刻,王蓝眼珠子转了转,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连忙凑上来亲昵的挽住沈九溪的胳膊。

    “母亲知道我们以前有很多地方对不起你,但是我们辛辛苦苦把你抚养长大也不容易,你十岁那年家里经济不太好,把你送去孤儿院实属无奈,不过还好现在也把你叫回来了。”

    “你看你现在嫁进豪门了,要不也帮帮你姐姐,毕竟你姐姐也不差,长得又那么好看。”

    沈盖也是个眼力见挺强的人,这会也赶忙的说好话,“是啊是啊,帮帮你姐姐,只要让她进时家就好了。”

    沈九溪冷眼看着他们的伪装嘴脸,这一口一个说的,可真是“情真意切”。

    “噢,但是时渊瑾可不娶二房,你们打算让姐姐去做什么呢?”

    “这你就别管了,反正你就让你姐姐去陪陪你。”

    “我拒绝。”

    “沈九溪,别忘了是我们把你从贫民窟捡回来,要不然你也不会活到现在了!”

    沈九溪轻轻一笑,讽刺道:“我小时候一直被你们虐待,在我十岁的时候你们就把我送去孤儿院了,但是几个月前说要告诉我我的身世,把我叫回来了,结果呢?”

    结果是沈家人竟然是把她当做利益的牺牲品,让她跟肥头大耳的老男人陪吃,还要陪睡,还好当时她从酒局上跑了出来,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沈盖:“九溪啊,当时爸爸也是迫不得已,我老板看上你了……”

    “人家那是看上你们的女儿了,你们不舍得牺牲自己的女儿,就把我推出去!”

    “沈九溪,我爸爸妈妈养了你这么多年,你帮他们一下怎么了!”沈意柔振振有词的指责道。

    “你这个亲生女儿怎么不帮呢,好意思说我。”

    沈九溪推开他们,大步上了楼。

    “沈九溪,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们在跟你说话呢!”沈盖和王蓝气得头都要冒烟了。

    “妈妈你快看,她嫁进了时家更嚣张了,回来都不给我们好脸色。”

    “这个贱丫头!”

    沈九溪不理会这家子人,径直回了自己的房间。

    满是堆放杂物的房间,角落里放着一张简单的床。

    她这次回来是要取走自己的东西,这个东西对她很重要,可能与她的身世有关。

    翻箱倒柜找了一阵,她没有找到东西。

    “奇怪,我就放在这里了啊。”

    沈九溪急得团团转,将每个角落都找了一遍,都没有。

    “沈九溪!”沈意柔推开门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一脚踹开面前的椅子。

    “有病去别处发疯,别来这烦我!”

    “贱人!”沈意柔愤怒上前,伸出手指指着她,“这里是我家,轮不到你对我指手画脚的,我警告你,不管怎么样你都是我们家的一条狗,还是一条任人宰割的流浪狗!”

    沈九溪一把将她的手推开,“滚开!”

    “你到底答不答应让我进时家!”沈意柔发飙了。

    “我说沈意柔,这么执着想要去时家,你是想用什么法子来勾搭时渊瑾呢,是靠你蠢钝如猪的脑子,还是……”

    她的话停顿了下,故意轻轻瞟了一眼沈意柔胸前的饱满,“还是说,靠你这个整了很多次的假货?”

    “你闭嘴!”沈意柔满脸通红的捂住自己的胸口,“我怎么样不用你管,反正我有信心能够比过你。”

    “好好我知道了,你可以出去了。”

    老是在耳边嗡嗡叫,烦都烦死了。

    “你给我等着,我去叫爸妈过来!”沈意柔气愤地转身就要走。

    “等等!”沈九溪美眸轻轻一眯,冷然的盯着她,“是不是你把我的东西拿走了?”

    “什,什么东西,我不知道。”

    此时,一楼大厅,一位贵客忽然到来。

    刚刚还十分嚣张的沈盖和王蓝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出。

    一队行动有序、整齐的保镖成两排站立,气势威严。

    而中间走过来的矜贵男人才是让沈氏夫妇更为畏惧的。

    “少爷,这就是少夫人的家。”

    时渊瑾走了几步站定,手工定制的西服干净且修身,他抬腕轻轻调整了下手上的奢华腕表,一边抬眸凛然的打量着四周,俊脸略显冷凝。

    “时,时少……”沈盖颤抖着出声,没想到这位大人物今天突然亲临。

    特助江柏走到沈家夫妇面前,面无表情的询问,“请问我们少夫人是在这里吗?”

    “彭—”

    此时,楼上传来一些动静,一个花瓶飞了下来,直对时渊瑾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