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他要将孩子留下-《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这就是做人流的手术室?”

    沈九溪站在外边,怔愣的望着手术室冷冰冰的门。

    宽敞的走廊,好几个年轻的女孩子坐在外面等待着,身旁都没有人陪伴,一个个脸上都带着惶恐与不安。

    护士从手术室走出来,喊到谁就到谁进去。

    旁边一个女孩子低声哭泣着,肩膀颤抖的厉害,渐渐的,哭声越来越大。

    “别哭了别哭了。”另一个女孩子过来安慰,轻轻搂着她的肩膀。

    “不就是一个小手术嘛,很快的,但是我们女人啊都要记住,以后千万要注意保护自己,不要再为了那群臭男人伤害自己的身体!”

    一个短发的女孩子轻叹一声道,“我是和我老公婚姻关系不好,最近正在闹离婚,现在又发现怀孕了,没办法,我只能把孩子拿掉了。”

    “不疼吗?”沈九溪站在一旁忍不住问了句。

    她其实也很慌,毕竟人流一听起来就好恐怖。

    短发女孩子又是叹口气,“疼又怎么样,我跟孩子父亲不和,这个孩子生出来也是遭罪。”

    沈九溪竟赞同的点点头。

    旁边一边年纪稍长的大姐看向她问道,“小姑娘你也是来做人流的吗,你男朋友也不陪你过来吗?”

    “我没有男朋友。”

    闻言,几个女人面面对视,没有男朋友那岂不是就是……

    沈九溪:“是结婚了的,但是我们准备离婚了。”

    “那你跟我情况一样啊。”短发女孩一拍大腿,高兴的将她拉到身旁,像是同病相怜一般。

    “我跟你说我之前做一次人流,没有那么可怕的,你们别紧张。”大姐说道。

    “真的吗?”

    “真的真的。”

    几个女孩子开始凑头聊了起来,都在给对方做心理建设。

    沈九溪听得还蛮认真的,拿出小本本记录。

    “噢噢是这样啊,那术后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吗?”

    “注意的话就是……”

    “时少,找到了,少夫人在那边。”转角处江柏带着人大步走来。

    时渊瑾一过来就看到那小身影坐在女人堆中间,一脸认真的倾听和记笔记,像是小学生上课在认真听讲。

    “快看快看,有帅哥。”

    有两三个女孩子先看到了他,于是连忙扯扯身旁的人。

    “沈九溪!”

    时渊瑾走近,目光紧锁着低头坐在中间的小身影,俊脸已经浮现浓浓的不悦。

    “谁叫我?”沈九溪抬头,看到他时,美眸出现惊讶。

    “时渊瑾,你怎么来了?”

    “姑娘你们认识啊,他是你老公吗?”一旁的大姐八卦的问道。

    “是啊。”

    “那你可真是幸福,你老公还陪你过来做人流。”

    “她不做!”时渊瑾厉声打断大姐的话,大手握住沈九溪的手腕,轻轻一用力将她提了起来。

    “干,干什么?”

    “跟我走!”

    他沉着脸将她拽走了。

    “沈九溪你是不是脑子坏掉了,跑到手术室外面做什么!”

    回到病房,时渊瑾盯着她的小脸怒声质问。

    “我先去提前了解下,免得到时候……”

    “不用了解,这孩子不会流。”

    沈九溪美眸微睁,小脸满是不可置信,“我们不是要离婚了吗,那这孩子……”

    “谁说我们要离婚了,既然怀孕了,就不离婚了,你要是再敢给我跑到手术室外面,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时渊瑾说完,转身就要离开。

    “不是,我……”

    岂料,他走开几步,忽然又返身回来,直接拿走她手中的小本子,“这个,没收了。”

    “……”沈九溪一脸怔然的站在原地。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房门被人轻轻敲响。

    她无聊的躺在病床上玩手机,听到这敲门声,不耐烦的翻了个身,不打算理会。

    小护士将房门轻轻推开,询问一句,“少夫人,医生来给您做检查了,可以进去吗?”

    沈九溪扯了扯被子又拉开,一脸无奈,“进来吧。”

    来给她做检查的是一个老中医的女大夫,许是时渊瑾特地请过来的。

    大夫给她检查完后,点点头道:“少夫人的身体底子很不错,只要在孕期的时候多加注意下,应该是没什么大问题的,胎儿也很健康。”

    沈九溪看了眼门外,然后靠近大夫小声问:“医生,那如果我拿掉孩子的话,会有危险吗?”

    大夫面露不解,“少夫人您为什么不要这个孩子呢,时少非常喜欢这个孩子,刚刚还跟我问了很多孕期的注意事项。”

    “是吗?”

    他也会很喜欢这个孩子吗?

    她默默的低下头,轻轻抚着自己的腹部,她还以为他是不想让时夫人难过,所以故意拖着时间。

    在床上躺了一会,她下床走出了房门。

    “时少,大夫说了少夫人现在情况很好,您可以放心了。”

    经过隔壁的房门,她听到了里面传来一道轻柔的女声,正是一直在她身边的小护士。

    沈九溪好奇的凑上前看了眼,透过门口的玻璃窗,看到时渊瑾背对门坐着,而那小护士就一脸娇羞和雀跃的站在他的身旁。

    啧,果然长得好看的生物到哪都受欢迎。

    “时少您喝点水,哎呀……”

    小护士倒了一杯水递给他的时候,故意将水洒在了他的衣服上,佯装惊慌的拿纸巾就要扑进他的怀里。

    这时时渊瑾却突然飞快地站起身,没有让她碰到自己。

    “彭—”小护士扑了个空,差点一头撞到桌子上。

    “扑哧—”沈九溪没忍住,笑出声。

    “进来!”时渊瑾转身,冷眸看向门。

    沈九溪耸耸肩,抬脚轻轻将门踢开,双臂环胸靠在门边,看着他两道,“我好像出现的不是时候呢,没有打扰到什么吧?”

    小护士连忙站起身,低着头委屈可怜的站在一旁。

    沈九溪注意到小护士的衣领故意拉得很低,都能看见里边的沟沟。

    啧,他这艳福不浅……

    “你应该早点进来的,既然没什么事了我们就回去。”

    时渊瑾说罢,沉着脸离开。

    小护士抽抽嗒嗒的哭了起来,被人冷落后觉得很委屈。

    沈九溪正要走,忍不住转身安慰一句,“小姑娘别哭了,姓时的就是个冷酷无情的家伙,你别因为他长得帅就一心扑上去,面瘫脸都是不好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