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时少他护妻了-《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小嫂子,过来喝杯茶吗?”厉沉北笑眯眯的热情道。

    “不了,我得先回去了。”沈九溪婉拒了他们的邀请,转身缓缓踩下了梯子。

    “哎,小嫂子别急着走啊。”

    “走了走了。”

    沈九溪爬下了梯子,拍了拍手,连忙扶一旁的时羽檬下来。

    “嫂子你不是说要去看大孔雀吗,怎么不过去了?”

    “他们都跟你哥认识,我还是不要去了。”

    “什么?”她说得比较小声,时羽檬没有听清。

    “没事啦,我们回去吧。”沈九溪笑着搂住她的肩膀走回去。

    厉家四兄弟站在原地,倒是因为这个小丫头而展开了一系列的讨论。

    厉沉北:“我最近在渊瑾那经常听到沈九溪这个名字,他们这么快就领证了,我还真挺意外的。”

    厉沉西:“这小丫头有点意思,以后我们的日子更有乐趣了。”

    厉沉南:“看来我们决定搬来这里是正确的。”

    “大哥,你说呢?”三人齐齐转头,一同看向正在帮儿子剥奶糖的厉沉东。

    “你们不觉得她有点眼熟吗?”

    “啊?”

    厉沉东淡淡的看了他们一眼,没再说话,牵着糖糖的手转身走开。

    “嗳,大哥这啥意思啊?”

    “嫂子,那我现在回家了,你好好休息,下次我跟妈妈过来看你。”

    “好的,一路小心。”

    别墅门口,沈九溪挥挥手跟时羽檬告别。

    看到车子缓缓开走,她转身走回去。

    “少夫人,可以用晚餐了。”小爱走上前提醒道。

    “我还不饿,晚点再吃。”

    “可是时少的意思是,您必须按时吃饭。”

    又是时渊瑾!

    她双手叉腰,一脸无奈,“就不能不在我面前提起他吗,这一整天都说了好几次了,我吃饭喝水看电视午觉他都得干涉,那我跟宠物有什么区别?”

    小爱硬着头皮说:“可是时少说,您现在怀着身孕,需要注意。”

    “又是他说。”

    沈九溪不悦地走进餐厅,看到桌上摆放着整整齐齐的四菜一汤。

    别墅里面的任何东西都必须保持整齐和干净,不能有一点偏差。

    这是时渊瑾的强迫症和洁癖症。

    偏偏沈九溪就是个粗大条的人,受不得这般的过度要求,于是有时候就很容易跟他吵架。

    她象征性的吃了几口饭,想着赶紧应付完。

    “少夫人,这是厉四少送给您的见面礼。”

    女佣抱着一个小盒子过来,放到她的面前。

    “送我的?”沈九溪一脸疑惑的放下筷子,她不就刚刚跟厉沉北见过一面嘛,怎么还送上礼了。

    她直接打开了盒子,结果下一秒,吓得尖叫一声后退几步,差点栽倒在地。

    什么鬼!

    盒子里竟然是一个黑乎乎的东西,好像耗子!

    沈九溪吓得捂住眼睛,连忙喊道:“赶紧把它拿走拿走,快点。”

    小爱走上前,将盒子里面的东西拿出来,“少夫人,是一个玩具。”

    她移开手悄悄看了眼,真的就是一个玩具,外形像耗子而已。

    “快拿走吧,我不用。”沈九溪小脸浮现愠怒。

    可恶!这厉沉北肯定知道她怕老鼠,故意拿来吓她的。

    “哈哈哈哈。”

    ES时代集团总裁办公室,厉沉北坐在椅子上笑得前俯后仰的,十分开心。

    他没发现,坐在他对面的时渊瑾俊脸已经黑沉了,阴飕飕的。

    “不好意思,我笑过头了。”厉沉北停住笑声,轻咳一声。

    “阿瑾我对你好吧,帮你啊收拾了那丫头一把,你该感谢我。”

    时渊瑾沉着脸,直接抄起桌上的一个文件袋朝他砸了过去。

    “以后离沈九溪远点,再这样欺负她小心对我你不客气!”

    “什么?”

    厉沉北一个惊吓,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

    他猛地站起身,俯身紧盯着时渊瑾的脸,像是看到了怪物一般不可置信。

    “阿瑾,我没听错吧,你竟然在替她说话。”

    “你小子给我注意着些!”

    “不是,阿瑾到底咋回事啊,之前你不是还说不喜欢她,都是在你母亲的逼迫之下才跟她领了证吗。”

    “我懒得跟你说,赶紧出去。”时渊瑾直接下逐客令,低头继续看文件。

    厉沉北一头露水的从办公室走出来。

    “怎么回事啊,这人怎么变化这么快。”

    看到站在外边跟秘书讲话的江柏,他立马将人给拉了过来。

    “厉四少?”

    “江特助我问你啊,你家总裁最近是不是脑子有点问题,好像对沈九溪改观了?”厉沉北一脸神秘的问道。

    江柏无奈一笑,“四少您有所不知,我们少夫人怀孕了,现在少爷和少夫人已经不打算离婚了。”

    “什么,怀孕!”

    厉沉北一拍自己的脑袋,一脸懊悔,“糟糕,那我这样不就是直接把小嫂子给得罪了吗!”

    晚上,沈九溪洗完澡出来就接了一个电话。

    “沈九溪,明天必须回家一趟,我爸爸妈妈有事跟你说。”

    沈意柔在电话中趾高气昂的说道,就像是对一个下人发布命令。

    “你们在搞笑吗,还想骗我回去上当,门都没有!”

    “我爸爸妈妈好歹也是你半个父母,你敢不听他们的话。”

    “我可没有这样的父母,你告诉他们,我的耐心是有底线的,劝你们不要不识好歹!”

    说罢,她霸气的将电话挂断,然后将手机关机。

    她身上就裹着一件浴巾,正准备走进衣帽间拿套睡衣穿。

    此时,房内的灯光忽然灭了,陷入了黑暗之中。

    “怎么回事?”

    沈九溪皱眉,过去碰了下灯开关,没用。

    好端端的怎么停电了?

    月光从窗外洒照进来,落下影影绰绰的光亮。

    一道黑影忽然出现,慢慢靠近她。

    “谁!”沈九溪警惕性极强,当即转身一脚踹向了对方。

    但是对方躲开了,她毫不犹豫地直接再踹一脚。

    “咚—”正好踹中了对方的臀部,他往前栽倒了下,双手扶在柜子旁。

    “哪里来的小贼,看我怎么收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