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被捧在心尖的女人是永远的公主-《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沈九溪对上他阴沉的目光,竟然怂得立马收回了脚。

    墙角下,一道身影静静站立着,男人的黑眸晦暗,俊脸都散发着一种冷然的气息,浑身笼罩着一层寒气。

    她眨了眨眼,有些心虚,“你,你怎么醒了?”

    时渊瑾鼻腔中发出一声冷哼,“知道我没睡着你就不逃了?”

    “好啊你时渊瑾,你竟然装睡。”

    “现在,你立刻给我下来!”

    “我偏不。”沈九溪抱着墙不松手,正使劲的要往另一边爬去。

    时渊瑾脸都黑了,这女人还真敢爬!

    厉沉南在另一边靠在大树旁看热闹,戏谑道:“小丫头,你老公可不让你爬啊,赶紧乖乖的回家去吧。”

    “我凭什么要这么听他的话,省得他还以为我好欺负呢。”

    “你这丫头倒是挺有个性。”

    沈九溪要爬下梯子,却发现自己的一边脚悬空了。

    转头一看,见时渊瑾竟然命人将那梯子给撤了。

    她气呼呼的喊道:“你爱拿走就拿走吧,反正我要到隔壁来了。”

    时渊瑾不理会她,反倒是朝对面说了一声,“厉沉南,你要是敢帮助她,以后你那十几家酒吧别找时氏合作了。”

    “呀,时渊瑾你怎么扯到我身上来了。”厉沉南脊背一挺,缓缓走过来。

    沈九溪转头看向他说道:“你别听他胡说,不帮就不帮,天无绝人之路。”

    “可是,我还真的不太想失去这个合作伙伴。”厉沉南说着,走过来默默的将这边的梯子移开。

    沈九溪眼珠子都瞪直了,“你敢!”

    “小丫头,你自己想办法吧。”厉沉南拎着梯子飞快地转身跑了。

    沈九溪:“……”

    哼哼,果然他们都是一丘之貉!

    时渊瑾站在下边,抬腕看了下时间,“玩够了,该下来了吧?”

    沈九溪沉默着,现在只能挂在墙头了,哪都下不了。

    “行,你要是愿意待在上面就待着吧。”时渊瑾说完,转身就要走。

    “哎等一等!”

    她一脸不情不愿,“我下!”

    时渊瑾脸色微微转好,吩咐佣人将梯子搬了回来。

    沈九溪爬下梯子,最后一步踩空了,腰间忽然被一只大手轻扶住。

    他扶着她的腰,轻松的将她从上边提了下来。

    平安落地,他松开手,平静的走回别墅。

    “略。”沈九溪朝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

    要是早一步,说不定能够逃出去了呢。

    “少夫人,夫人来了。”小爱高兴的一边跑来一边说道。

    “啊?”沈九溪一脸惊讶,连忙往回跑。

    她刚要进大厅的时候正好跟迎面走来的人对上。

    两人对视了几秒,然后兴奋地抱在了一起,像是许久未见的朋友。

    “哈哈哈,溪溪我可想死你了。”时夫人抱着她激动的喊道。

    时夫人名字叫君奈奈,二十岁出头便嫁给了时家上任家主时烬,生有一儿一女。

    家庭幸福美满,一直都是无忧无虑的生活,现在虽然四十多岁的年纪了,但是依旧貌美如花、性情活泼开朗。

    如果不仔细问年龄,看起来像是二十几岁的姑娘一般。

    “夫人您怎么来了,怎么不跟我说一声,我好去迎接你啊。”沈九溪也激动的说道。

    “害,怎么还喊我夫人。”君奈奈故作一脸失落。

    “噢,妈妈。”沈九溪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哎这就对了,以后就喊妈妈,这不是想你了嘛,特地来看看你。”

    坐在客厅的时渊瑾听着她们的对话,不悦地皱皱眉。

    他妈怎么那么偏爱呢?

    “阿瑾。”君奈奈朝客厅喊了一声,“我们家溪溪怀孕了,我以后要是对她不好,我可是会找你算账的。”

    “妈,她才是你亲生的吧。”

    “哼,我就是当溪溪是我亲生女儿怎么了,你有什么意见?”

    “不敢有意见。”

    君奈奈开心的拉住沈九溪的手,特地交代,“溪溪,如果以后这臭小子敢欺负你,你告诉我,我让他爸收拾他。”

    “好的妈妈。”

    沈九溪笑着,虽然时渊瑾这人脾气差,但是时妈妈和时爸爸非常好。

    不远处,时董事长的特助卓西走过来说道,“夫人,时董已经在外边等着了。”

    君奈奈摆摆手道:“哎呀我在跟我儿媳妇聊天呢,让他继续等着。”

    时渊瑾:“妈我看你还是早点出去,等会我爸不开心您又得哄他。”

    沈九溪也说道:“您去吧,我们下次再约。”

    “好吧,那下次约。”

    她送君奈奈出了别墅大门,看到几辆奢华的车子正在外边静静停着。

    车窗滑下,男人英俊且严肃的脸出现,成熟稳重之下,给人一种强大的压迫力。

    他就是时渊瑾的父亲,ES时代集团的上任掌权者。

    沈九溪礼貌的朝他微微颔首算是打招呼,然后扶着君奈奈上去。

    时爸爸很严肃,这是她对这位大人物的第一印象。

    这是第二次跟他见面,第一次还是在跟时渊瑾领证的那天。

    “时烬,我们儿媳妇怀孕了,我们准备可以抱孙子啦。”时夫人上车后开心的说道。

    时烬轻轻点头,将她轻搂入怀。

    他招了招手,叫司机开车离开。

    沈九溪一直站在原地,等着车子离去之后,这才转身返回别墅。

    “夫人和先生真是恩爱。”

    小爱:“是啊少夫人,夫人是君家千金,跟我们董事长门当户对,一直以来都是恩爱夫妻的典范,夫人也超好的,逢年过节经常给我们下人送礼物。”

    沈九溪笑着点点头,“这被宠着的女人啊,是一辈子的公主。”

    “少夫人,我们少爷对你也很好啊。”

    “得,别提了。”他两碰在一起,就像是火星撞地球。

    沈九溪慢悠悠的回了别墅,看到某个男人还坐在沙发上看杂志。

    她没打算理会他,悄悄地想要上楼。

    “沈九溪。”

    时渊瑾放下手中的杂志,黑眸凉飕飕的看向她,“你当我不存在的?”

    “时大少爷你怎么还坐在这呢,公司不是一大堆事忙着呢嘛。”

    “你关心我?”

    “谁关心你,想的真美。”

    他放下杂志,双手插兜迈步朝她走了过来。

    沈九溪见他眼中杀气腾腾、阴沉无比。

    她忍不住后退后退,再后退。

    他往前,直接将她壁咚到了墙壁。

    “时渊瑾你,你要是敢动手我会还手的。”

    【作者题外话】:上推荐之前每天更新两章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