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糟糕,少夫人又跑了-《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暖阳之下,一套欧式别墅映入眼帘,暗红色的屋顶在阳光的照射下格外美丽醒目。

    简约雅致的欧式外表,豪华宽阔的内庭结构搭配美丽的园林水系,正显庄严与众不同。

    “糟了,少夫人又不见了!”

    别墅里,一阵踏踏的脚步声,自上而下,凌乱不已。

    少夫人不见了这可是大事,整栋别墅的女佣和保镖都在赶忙找人。

    而此时,后院的一处墙壁上,一个白色衣服的少女半挂在上面,正在使劲的要翻下去。

    少女肤白若雪,容貌甚美,一头长发随意披散脑后,额头散落几根俏皮发丝,一双眼睛漂亮而灵动,仿佛是无意间落入人间的小精灵,美丽又机灵。

    “你慢点慢点,轻轻的。”

    外墙之下,一个穿着粉色连衣裙的少女站着,拿着的棒棒糖就吃了一半,都没来得及吃完,紧张的看着她。

    沈九溪倒是一脸轻松,脚在勾到梯子后,直接几个大步,爬下来了。

    “檬檬别担心,这架子我加固过的,没问题。”

    少女松了口气,清丽白腻的小脸都出了些许薄汗,皱皱秀眉说道:“你这次再跑出去,我哥哥可是会生气的噢。”

    “他生什么气,恨不得我赶紧跑呢。”沈九溪拍拍手,整理了下自己的衣服。

    为了翻墙顺利,她可是特地穿了一身休闲运动服,这样利于手脚活动。

    少女摇了摇手指,“NONO,我觉得哥哥肯定会生气的,你自己注意着些。”

    “放心吧,那我先走了。”

    沈九溪拍了拍少女的肩膀,开心的走了。

    Yes,再次出逃成功!

    半个小时后,别墅内气氛沉重。

    一抹高大笔挺的身影站在客厅,手工定制的高级衬衣和黑色西裤,紫色衬衣的领口微微敞开。

    衣服上的精致袖扣,在吊灯照耀下微微反光。

    男人手上的腕表奢华简约,一举一动皆显矜贵优雅之气。

    棱角分明的的容颜上满是冷酷,鼻梁高挺,纤薄的唇微微抿着,下颌线条近乎完美。

    拥有这般出众外表的男人,有着一双深邃而透着冷意的黑眸。

    他轻抬手,戴着奢华腕表的手搭在沙发的靠背上,抬眸冷冷的扫了眼面前的一众保镖。

    “她什么时候跑的,跑了多久?”

    “少夫人她……”保镖低着头,支支吾吾着不敢说话。

    “嗯?”

    “少夫人在半个小时前就不见了,我们的人找遍了整栋别墅就是没找到人。”说到最后,保镖都想把脑袋埋进衣领里去了。

    自从一个月前少爷和少夫人结婚,这一个月里,这已经是少夫人第三次跑了。

    保镖们也很无奈,每次都已经严格防守了,但是还是被她跑掉了。

    时渊瑾眼眸一沉,“你们一个个的愣在这里干什么,去把人找回来,我的地方不是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是是是。”保镖们点头转身离开。

    时渊瑾兜里的手机响起来,他低头看了眼,眉宇间浮现一抹无奈,接起电话。

    “妈,你又有什么事情?”

    “我打溪溪的电话打不通啊,你快把电话给她。”

    “她现在不在家。”

    “怎么会不在家呢,你是不是又欺负她,所以她又离家出走了啊,我就说了你要好好待人家……”

    时渊瑾直接将手机放在一旁,这话他都听腻了。

    “沈九溪,别让我逮到你!”

    从时渊瑾的别墅跑出来后,沈九溪第一时间回了沈家。

    她还没进家门就听到了里面女人哭唧唧的声音。

    “爸爸妈妈你们偏心,你们竟然让沈九溪这个丧门星嫁进了时家!”

    沈意柔坐在沙发上红着眼睛哭诉道,一边哭一边擦眼泪,纸巾扔了一地。

    沈家夫妇站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劝着。

    父亲沈盖都差点给她跪下了,“柔柔啊,这件事情不是爸爸妈妈说不行就不行的,人家时家夫人点名要的九溪,她就要九溪做她的儿媳妇,我们这也是没办法啊。”

    “我不管我不管,凭什么沈九溪可以嫁进时家,时家可是殷都百年豪门家族,时渊瑾还是集团总裁,那可是殷都众多女性心中仰慕的男神。”

    “沈九溪这个破烂货、扫把星竟然嫁给了商业帝王时渊瑾,而我只能嫁给一个比我老十岁,身份地位还不比时渊瑾高的老男人,我不甘心!”

    沈意柔又哭又闹,直接将桌上的东西全部砸到地上。

    母亲王蓝走上前劝道:“柔柔啊,你放心好了,沈九溪就是踩了狗屎运才遇上这么好的婆家,像她这种丧门星,肯定过不了多久就被时少给赶出来。”

    这话沈意柔倒是听进去了,眼泪立马收了收,“妈妈,你说真的吗?”

    “那当然是真的,你想想看啊,这沈九溪的学历都没你高,她就一个小学毕业的,你还是云桥大学的高材生呢。”

    “而且啊我们柔柔长得好看,又会弹吉他唱歌,比她沈九溪强多了。”

    沈意柔总算是心里平衡了,抹了抹眼泪,点点头,“对,她怎么可能比得上我,她不过就是靠什么歪门邪道嫁进了时家,我倒要看看,她这个时少夫人的位子能够坐多久!”

    “不好意思让你们失望了,我可能会坐很久。”

    话音刚落,一家三口齐齐回头,就看到沈九溪的身影站在门口。

    她靠在门边,漂亮的脸蛋上浮现一抹嘲讽,微微勾唇,迈着漫不经心的步子走来。

    “你们刚刚的话我都听到了。”

    沈盖和王蓝的脸色变了变,很是不满。

    沈意柔立马站起身,推开夫妇两,冲到沈九溪的面前,“你还敢回来,你这个就会勾引男人的贱人,看我怎么收拾你!”

    她扬手就是要甩耳光。

    沈九溪下意识地躲开了,让她扑了个空。

    “贱人,你还敢躲!”

    她张牙舞爪的再次扑过来。

    沈九溪还是躲开了,直接把她气炸了。

    “沈九溪,你有本事别躲!”

    “我警告你噢,再动手受伤害的可是你。”

    沈意柔没听,还是义无反顾地扑过来。

    沈九溪面露一抹无可救药的表情,这回更是迅速的往一旁闪开。

    “啊—”

    沈意柔一个扑空,重重摔到门槛上,牙齿都给磕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