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天生的贱命?-《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他扬起了手……

    沈九溪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心里暗吐槽自己在他面前怎么那么怂。

    然而,周身的气压一低,他一手撑在她背后的墙,俯身,黑眸紧盯着她。

    她长长的眼睫毛轻轻颤了颤,睁开眼睛,看到他近在咫尺的俊脸。

    “我的忍耐是有限的,既然现在我爸妈也知道了你怀孕的事情,那么这个孩子必须给我留住,否则你就是我们时家的罪臣。”

    说罢,他淡漠的转身离开。

    罪臣?

    沈九溪撇撇嘴,拿时家压她啊,她才不怕呢。

    不过……

    她默默的摸了摸自己平坦的小腹,刚刚看时夫人这么开心的样子,一定也不希望这个孩子出事。

    唉,看来只能先留着了。

    许是时渊瑾察觉到她服软了,于是解除了她的门禁,可以自由进出。

    房间里,沈九溪正对着窗台边上的盆栽发呆,时不时用手抠一下,把叶子都抠完了。

    一旁的手机泠泠作响。

    “喂?”

    “我今天有点事情耽搁了,明天再去学校报到,你跟校长说下吧。”

    “好的。”

    挂完电话,她忽然听到阳台上响起炮声。

    啪啪的一下又一下。

    “谁啊?”

    她起身走出去,看到一个小小的落地炮丢了上来,掉落地面发出啪的一声。

    “小孩儿,原来是你啊。”

    走到栏杆旁轻轻靠着,看到一个萌萌的小男孩站在下边。

    糖糖站在墙外边,踩在一个高高的大椅子上面,一边扔炮一边看着她。

    大眼睛清澈明亮,小卷发翘翘的,超萌。

    看到她出来,糖糖眨了眨眼,然后伸出小手指了指自己这边。

    沈九溪挑眉,“你是想让我翻过去?”

    小家伙点了点头。

    “不行噢,我的梯子被没收了,怎么翻噢。”

    时渊瑾为了不让她爬墙,已经同意让她直接走大门。

    糖糖招了招手,身后就有几个保镖走上前。

    他们竟然送了一架梯子过来,给她放好。

    “小家伙,这么好心的吗?”

    “你要是想走大门,我可以派车过去接你。”

    一个身穿黑色西服、英俊冷酷的男人迈步走了出来。

    “厉大少爷?”

    厉沉东抬眸平静无波的看着她,“沈小姐,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说,可否过来?”

    她跟他有什么好说的?

    不过,厉大少爷亲自邀请。

    “行吧。”

    沈九溪通过梯子轻松的翻到了对面的院子。

    糖糖小跑过来,往她的手里塞了东西。

    “送我奶糖啊,谢谢你小家伙。”

    厉沉东:“进去说吧。”

    看着前面走开的高冷身影,沈九溪疑惑,他跟自己要说什么?

    厉家兄弟的别墅跟时渊瑾的构造差不多,都很豪华大气,只是两边的佣人和保镖穿着不同罢了。

    客厅里,厉沉东拿出一张照片递到她的面前。

    “你认识这个人吗?”

    沈九溪拿起看了眼,照片上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人抱着一个孩子,背影是一片茫茫无际的蓝色大海。

    但是女人的脸只能看到侧脸。

    “不认识。”

    厉沉东沉默着。

    气氛陷入了尴尬。

    沈九溪轻声问:“厉大少爷,你给我看这张照片,是什么意思呢?”

    “没事,你可以走了。”

    “……”

    她不明白,厉沉东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刚要出门,她的衣摆就被一股小力量轻轻扯了下,低头一看。

    小家伙抬起头,一脸期待的望着她,眼睛里都发着光。

    “小可爱我要走了,松开手噢。”

    糖糖摇了摇头,抓着不放。

    沈九溪似是看懂了他眼底的想法,笑道:“你是想让我带你出去玩嘛?”

    小家伙点了点头。

    别墅内,厉沉东拿出一支烟点燃,安静的抽着。

    一旁的老管家走过来问道,“大少爷,您特地把时少夫人叫过来问,怀疑她是……”

    “嗯。”

    “确实是长得很像。”

    沈九溪带着糖糖去了小孩子喜欢玩的游乐园,但是她发现这小家伙一点都不感兴趣,站在外边一脸嫌弃。

    “小可爱,那你想去哪里?”

    糖糖在她的手心写了几个字。

    “大玩家游戏城?”

    待看到小家伙坐在卡座里对着大屏幕玩赛车游戏的时候,沈九溪明白了,原来他喜欢这个。

    她靠在一旁等着,有些无聊的玩手机。

    “呼呼玩骑马咯,骑马马!”几个小孩跑过来,忽然轻轻撞了她一下。

    沈九溪皱皱眉,往一旁让了让,也下意识的朝那几个小孩看过去。

    小孩们穿着名牌,家里应该都是有钱的。

    “跪下!”

    此时一个个子比较高的小孩就拿着一条小木棍,对另一个穿着朴素的小男孩打了下。

    旁边的几个小孩都在起哄。

    小男孩一脸害怕和无助,在他们的强迫下跪了下来。

    然后就有人骑上他的背,让他在地上爬。

    “呼呼呼骑马咯!”旁边的小孩儿们兴奋大喊。

    看到这一幕,沈九溪眼眸微沉。

    相似的一幕在她脑海中浮现——

    “跪下!”王蓝拿着一条长鞭,狠狠的甩在了她的背上。

    年仅五岁的她倔强的站着,两个小辫子已经乱糟糟,衣服也是。

    尽管泪水已经在眼眶中打转,她仍然不肯屈服。

    “叫你跪下没听到吗,不听话的东西!”沈盖大手一推,将她推向了地面。

    地上是鹅卵石铺成的小路,她的膝盖跪到上边,稚嫩的皮肤就被磨破了。

    “小贱东西,昨晚让你洗的衣服今天还没洗完,干什么吃的,今天都不准吃饭!”

    “沈九溪,你都五岁了这点事都做不好,真是差劲极了!”

    “果然是贫民窟出来的贱种,就是不能跟我们家柔柔比。”

    沈意柔穿着粉色漂亮的公主裙,高傲的站在旁边,小小年纪就十分的高高在上、目中无人。

    “爸爸妈妈我要骑马。”

    王蓝一脸宠溺,“好,给你骑马,快去骑。”

    沈意柔得意洋洋的爬上她的背。

    如果她反抗的话,他们的皮鞭就会狠狠的落在她的身上,皮开肉绽。

    小时候,她的身上总是带着伤。

    “沈九溪,你生来就是贱种的命,别妄想跟我们家柔柔一样做小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