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他亲自来了-《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众人瞪大眼睛,震惊又惊恐的看着这一幕。

    如果时少被砸中了,那后果……

    “小心!”

    沈盖这会想出来替他挡下,顺便博个好的印象。

    结果,沈盖还没有上前呢,时渊瑾就已经反应迅速的后退一步,身子轻快的躲开。

    “彭—”花瓶砸落在了他铮亮的皮鞋旁,碎了一地。

    看着被摔碎在地上的花瓶,沈盖心疼不已,但是还是装作一脸担忧的扑向时渊瑾,“时少,您没事吧!”

    时渊瑾没说话,倒是将目光懒懒的看向了楼梯口。

    “沈九溪你个贱人,我就拿你的东西怎么了,你就是我们家里的一条狗,主人拿点狗的东西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别以为你嫁给了时家就了不起,我看那时家少爷也有很眼瞎,竟然看上你这种招人厌的破烂货!”

    沈意柔气急败坏的大骂特骂,然后就被沈九溪一脚踹了下来。

    “啊啊啊!”

    像是滚皮球一样。

    她连续在楼梯台阶滚落,最终咚的一声,狼狈滚落到了时渊瑾的脚边。

    “我的柔柔啊。”

    沈盖和王蓝站在一旁十分气愤和心疼,但是碍于时少站在这里,他们不敢有所动作。

    沈意柔抬起头,自下而上,看到面前男人俊美的容颜和出众的气质身材,眼中瞬间就亮了,像是抓住救命稻草似的,一把抱住了时渊瑾的双腿。

    “时少你来了,我终于看见你了呜呜呜。”

    她哇哇大哭,眼泪都抹在了他的裤子上。

    时渊瑾沉眸,十分不悦。

    王柏连忙带人上前,将沈意柔拉开。

    “沈九溪这个泼妇,她把我踢下来了呜呜呜。”她坐在地上哭得梨花带雨的,想要博得男人的心疼和同情。

    然而时渊瑾却是冷冷的看着她反问,“你刚刚说,我眼瞎?”

    “不是不是!”沈意柔立马停止了哭泣,爬上前着急解释,“时少,柔柔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沈九溪她配不上你啊。”

    “我的妻子轮得上你来指三道四?”男人的语气忽而越加冷沉。

    沈意柔身子抖了抖,被他的气场吓住,一句话都不敢说了。

    一旁的沈家夫妇连忙跑过来,低三下四的说,“时少别生气,我们柔柔嘴巴不太会说话,请见谅。”

    “我看她嘴巴倒是挺厉害的。”

    “是很厉害呢,容易得罪人,特别是像我这么好脾气的人都得给她惹毛!”沈九溪缓缓从楼上走了下来。

    她一身干净整洁的白色运动服,长发披肩,不施粉黛的小脸依旧漂亮白皙,双手插兜慢悠悠的走下来。

    美眸中满是漫不经心的冷傲之色。

    时渊瑾的目光跟她对上。

    沈九溪悠闲的走下来,在准备走到地面的时候,脚下忽然踉跄了下。

    她急忙地扶住了一旁的扶手,美眸闪过一抹尴尬。

    掩唇轻咳一声,撩了下耳旁的碎发,保持着冷淡优雅的姿态。

    嗯,气势还是要有的。

    时渊瑾将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淡漠的移开目光,看向沈家一家人,“沈九溪现在是我的妻子,你们针对她就是针对我,明白吗?”

    “明白明白!”

    沈家人哪敢反驳啊,现在都成鸵鸟样了,都不敢大口喘气。

    “跟我走。”时渊瑾看向沈九溪,淡漠无情的说道。

    跟你走?

    凭什么跟你走。

    沈九溪撇了撇唇不当一回事。

    江柏主动走到了她的面前,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少夫人,时少可是专门过来找您的,还请您,不要不识抬举。”

    嚯,后面这句还真像是时渊瑾的口气。

    沈九溪拍了拍手,“行,那我就识抬举。”

    外边,几辆奢华的劳斯莱斯停靠在路边。

    “时渊瑾你怎么还找到我家来了,是来找我离婚的吗?”

    沈九溪走到他的身后,直接问道。

    时渊瑾缓缓转身,深邃的黑眸轻轻落在她的脸上,薄唇轻启,“看来你知道了。”

    “对,我昨晚在你桌面上看到了离婚协议书。”

    刚刚新婚一个月,这就快要离婚了,她猜他们这离婚速度是最快的一对了吧。

    “沈九溪,一个月来你从我这里跑了三次,如果实在是不愿意,那我也不会强迫你。”

    他们的婚姻原本就不是你情我愿的。

    几个月前的一晚,沈九溪识破了自家无良养父的阴谋后,从酒局迅速脱身,但是也因此遭到了养父老板的追击,那些人要把她抓回去。

    就在躲这些人的同时,沈九溪遇上了从家里跑出来的时夫人,时夫人人很好,热情又善良,帮助她躲过了那些人。

    也因此,她跟时夫人认识了,对方十分的喜欢她,经常约她到家里做客。

    当得知时夫人的真实身份时,她也是十分震惊的,也在时家跟时渊瑾认识了。

    尽管是在时夫人的撮合下,他们两个关系也很平淡,连陌生人都谈不上。

    然而,在后来在一次酒会上,沈九溪意外与时渊瑾碰上,两人当时都喝了很多酒,在酒精的作用下,稀里糊涂的睡在一起了。

    第二天正好被时夫人看到,于是就有了后来的逼婚。

    结婚后,沈九溪住进了时渊瑾的别墅,尽管如此,两人关系还是十分的冷淡。

    她则是嫌别墅里他定的规矩太多,还不能随便出门,她一气之下直接翻墙出走。

    这一翻,还翻上瘾了。

    “好,时少你自己明白就好,离就离!”

    说罢,她朝他伸手,摊开白皙的手掌。

    “什么?”时渊瑾不清楚她的意思。

    “离婚协议书啊!”沈九溪轻哼一声,“你既然是有备而来,那么离婚协议书肯定带来了,拿出来吧,我签个字就好。”

    反正她感觉他们这段婚姻也走不了长远。

    当时时夫人提出让他对她负责的时候,他没有直接拒绝,但是明显看得出来他内心就是不愿意的。

    “离婚可以,我母亲那边……”

    “你放心,我到时候一定会跟时夫人好好解释的。”

    沈九溪看到江柏磨磨蹭蹭的掏出文件袋,她直接将文件袋抢过来,打开一看上面果然就是离婚协议书。

    “哼,我签!”

    说罢,她拿出笔就要签字。

    “沈九溪。”这时,远处忽然传来一道震惊的声音。

    沈九溪抬头,看到前面不远处站着的一个年轻男人时,美眸冷意骤聚。

    “钟子扬!”

    对方看到她,脸色变了变,直接转身撒腿就跑。

    “你还敢跑,给我站住!”她气得直接丢开手中的东西,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