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什么,怀孕了!-《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时渊瑾站在原地,看着情绪忽然激动的沈九溪从自己眼前嗖的一声跑过去。

    她的长发轻甩到了他的俊脸,还真有点点疼。

    沈九溪跑得快,到前边时直接迅速脱下自己脚上的球鞋,扬手砸向他的脑袋。

    “哎呀。”钟子扬速度慢了下来。

    “还跑还跑,跑哪去啊!”

    她大步上前,一手揪住他的衣服帽子,将他狠狠扯住。

    钟子扬很狡猾的想要脱下衣服从她手中逃过去。

    她直接一个过肩摔将对方撂倒在地,一脚踩上了他的后背,让他动弹不得。

    “啊疼疼疼,放开我。”

    “钟子扬,还跑吗!”

    “不跑了不跑了。”

    时渊瑾这会带着人走过来,站在一旁静静看着。

    他看她出手还挺快,收拾人还挺有一招,看来是他之前小瞧她了。

    江柏和保镖们都惊呆了,少夫人这身手,真挺豪的!

    沈九溪蹲下来轻拍了下钟子扬的脑袋,不爽道:“你跑什么啊,跑得过我吗。”

    “九溪你快放了我吧,求求你了。”

    “把我的东西交出来!”沈九溪怒声道。

    “东西不在我这里,九溪你就放过我吧。”

    “怎么可能不在你这里,沈意柔说了把东西交给你了,你要是敢说不见了我就打死你。”

    沈九溪要气死,她的东西被沈意柔拿了,然后这个钟子扬是沈意柔的前男友,沈意柔就把东西给他了。

    一怒之下,她直接出手摸向钟子扬身上的衣服。

    时渊瑾见她这举动,有些不悦地微微蹙眉。

    于是身后的江柏走上前,主动说道:“少夫人,我帮您找吧?”

    沈九溪抬起头看他一眼,然后站起身,“行,好好找找,可别给他跑了。”

    江柏点点头,蹲下来在钟子扬身上搜找。

    她拍了拍手转身,正好对上时渊瑾深邃的目光。

    “我找个东西,找完东西再给你签离婚协议,好吧?”

    “没关系,我不急。”

    还不急呢,不急的话怎么会亲自过来找她。

    沈九溪撇撇嘴,转身看向钟子扬的时候,见他趁着江柏放松了注意力,起身正想跑。

    “喂!”

    她一个着急就扑上前想要拦住,但是这个钟子扬可狡猾了,双手推向她的腰,用力将她推开。

    沈九溪后退几步,后腰直接撞上了一旁的大树,疼得她皱紧眉头,捂着腹部缓缓蹲下来。

    时渊瑾也没想到竟会出现这种状况,上前扶住她,“你没事吧?”

    “我没事,快,快把他追回来,那东西对我来说很重要。”

    她忍着疼,颤抖的指着钟子扬的方向说道。

    时渊瑾给了江柏一个眼神,让他去将人抓回来。

    疼。

    好疼!

    沈九溪捂着肚子,脸上的汗珠大颗大颗流。

    “你怎么样?”时渊瑾看出了她的异常,声音也带了些许担忧。

    “我,没事。”她说完,两眼一抹黑,晕倒在了他的怀里。

    “沈九溪!”

    医院。

    VIP单人病房外,时渊瑾站立在走廊上,目光时不时看向紧闭的房门。

    这都进去快一个小时了,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转念一想,他为何要如此关心她?

    但是想到她晕倒前冷汗直流、小脸惨白的样子,他心里有些放心不下。

    “时少,公司的电话。”江柏拿着手机走过来恭敬说道。

    他拿过手机,走到窗边,“嗯,我知道,等会的会议如期进行,我现在立马去公司。”

    转身,看向江柏交代,“你留在这里,等她醒过来后就把离婚协议书交给她,今天把这事解决了。”

    “是。”

    “时少。”

    此时,病房的门开了,医生和护士走了出来。

    时渊瑾将手机收回,双手插兜冷酷的问:“她怎么样了?”

    “少夫人这种情况需要好好休息,刚刚是动了胎气,毕竟前期的胎儿胎像还不稳,经不起大动作的撞击。”

    “你说什么?”

    时渊瑾俊脸脸色微变,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少夫人怀孕了,您,不知道吗?”

    顿时间,他惊住了,黑眸微凝,好半响没能反应过来。

    她怀孕了?

    难道是一个月前的那一晚……

    “少夫人已经身怀四周的身孕,因为时间还比较短,所以暂时还没有怀孕反应,但是刚刚我已经反复检查,少夫人确实已经……”

    “我知道了。”

    时渊瑾走进病房。

    看到她躺在病床上安静的睡着,双手轻轻垂落在身旁。

    他走到床边,黑眸氤氲着不明的神色,深深的注视着她。

    一个月前,他们因为意外,在酒精作用下发生了关系,事后便在母亲的撺掇下结婚了。

    没想到,因为那一晚,她怀孕了。

    “时少,这份离婚协议,还需要给少夫人吗?”江柏走进来,小心翼翼的问道。

    时渊瑾转头看向他,将协议拿了过来,直接撕成两半丢进了一旁的垃圾桶。

    “不需要了。”

    沈九溪这一觉睡了很久,久到她以为自己真的重来一世,在睡梦中她梦到了妈妈,一个温柔如水的女子。

    妈妈还跟她说了很多很多话,就像是真的一样。

    她缓缓转醒,睁开眼睛,看到陌生的病房。

    咦,她怎么在这里?

    沈九溪坐起身,头发凌乱的披散在肩头,一头露水的看着四周。

    目光微转,她看到了一旁垃圾桶里面的离婚协议书。

    “他怎么把这个给丢了?”

    她掀开被子下床,走到垃圾桶旁将那撕烂了的协议重新捡起来。

    与此同时,房门传来动静,一个高大俊逸的身影走了进来。

    “你醒了。”

    她转身,迷茫的美眸对上他的视线。

    他单手插兜,一只手拎着包装完好的食盒。

    “有人把我们的离婚协议书给撕了。”她人还有些愣愣的,看起来有些呆。

    “是我撕的。”

    “噢,你想重新做一份是吧,赶紧做吧,我想尽快签字。”

    “嗒—”

    他忽然将食盒重重的放在桌上,发出一阵声响。

    这举动,似乎在显示着他此刻有些不爽。

    “先吃点东西。”

    “给我的?”沈九溪疑惑的伸手指指自己。

    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啊,时大总裁竟然亲自给她买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