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这婚不离了-《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噢,我不饿,还是先签协议吧。”

    沈九溪摇摇头说道,觉得自己现在身体完全恢复了。

    “你还需要住院躺几天,先上床躺好。”时渊瑾面无表情的说着,像是给集团下属下命令的口气。

    “我不用,我刚刚就是低血糖晕倒了,现在没事了。”

    “我说你需要你就需要!”

    沈九溪:“……”

    她好笑道:“不是,时大少爷你怎么突然这么关心我,让我有点受宠若惊,还有些慌。”

    慌?

    时渊瑾真是不知道她这脑袋瓜怎么想的,对她好还需要理由?

    “先上床躺着。”

    “不躺,你不告诉我怎么回事我是不会听的,对了,我不会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吧!没事你大胆的说吧,我能承受得住。”

    时渊瑾:“……“

    他抬腕看了下手表,“医生说你现在必须进食,已经过去五分钟了,再不吃我就让人进来灌你吃了。”

    沈九溪疑惑,走到他面前细细的打量了下。

    因为身高的差距,她只能仰头盯着他看。

    真是的,这人没事长那么高做什么,看得脖子都累了。

    时渊瑾站在这让她打量着,“怎么了,你想说什么?”

    “我在看你是不是发烧了,把脑子烧糊涂了。”她抬手,轻轻在他的额头上探了下。

    时渊瑾直接甩开她的手,微微俯身,轻松的将她拦腰抱起,将她放到床上,还贴心的帮她盖好被子。

    “你?”她震惊不已,像是看怪物一般看着他。

    他将床上的小桌支开,食盒拎过来放到她面前,低头看了下腕表,“我在隔壁病房开个视频会议,你有事就叫我。”

    说罢,他转身走了出去。

    沈九溪整个人都还没反应过来,真心觉得这男人是不是哪根筋搭错了,竟然对她这么好。

    他们结婚一个月以来,碰面的机会简直是少之又少,并且在瞒着时妈妈的情况下,他们都是分开住的。

    他每天几乎都是早出晚归,她也很少能够跟他碰上。

    犹记得新婚第一晚。

    她在婚房里等了许久都没有等到他过来,于是自己洗漱准备睡觉了。

    在她躺下时,他忽然推开门走了进来。

    虽然时渊瑾这人是个面瘫脸,冷酷无情,但是那一晚,她觉得他的脸色最难看,很不爽但是又干不掉她的样子。

    “以后这间房间就是你的,这层三楼也是你的,我在二楼,没什么事情别来打扰我。”

    他将三楼的所有房卡丢在床上,冷酷的说完后,又面无表情的离开了。

    从他进来到离开,在房间里待的时间,都不超过一分钟。

    因此,沈九溪更是打定主意,不会再跟这个面瘫脸再扯上什么关系,想办法就跟他提离婚。

    “时少夫人,您在想什么?”

    此刻,耳旁传来清脆的女声,她从思绪中回过神来。

    看到小护士不知何时进来了,正站在床边微笑着看她。

    “噢,没事。”

    “少夫人您怎么还不吃饭,这饭都快要凉了。”

    沈九溪低头一看,发现他准备的是四菜一汤,而且都是清淡有营养的。

    这让她更加怀疑,他对自己这么好是不是有什么企图?

    “少夫人您多吃点吧,这样小宝宝会更加健康的成长噢。”

    “噗—”她刚刚喝进去的一口汤差点吐出来,还呛到了。

    “咳咳咳。”

    小护士连忙帮她顺背,“您慢点。”

    沈九溪剧烈的咳嗽,好不容易缓下来了,她转头看向小护士不可思议的问,“你刚刚说什么,什么小宝宝?”

    “您怀孕了,就是肚子里的小宝宝啊。”

    “啪嗒—”她手中的汤勺滑落到了地上。

    怀,怀孕了?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一

    脸不知所措。

    不是吧,怀孕了!

    小护士看着她这番举动,忍不住笑道:“宝宝才一个月,现在肚子还看不出来的。”

    “啊!”

    她捂住自己的脸,往后一躺倒回了床上,抓起被子盖住自己的脑袋。

    “少夫人,怎么了?”

    “我要自己静静,你出去吧。”

    “好吧。”小护士收拾了下桌上的东西,默默的走出去。

    沈九溪在被子里猛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一阵懊悔。

    糟糕!她怎么忘记了怀孕这个东西,那晚过后她应该及时的采取措施的。

    苍天啊,就一次,竟然就让她撞上了。

    那一晚的事浮现在脑海中,男人炙热的体温,温暖的手掌抚着她,他们激烈的拥吻,然后攻略城池……

    “啊,沈九溪你这个糊涂蛋!”

    她狠狠的翻了个身,结果没注意已经到了床的边缘,眼看着就要落空滚到地上。

    在这紧急时刻,一双大手出现,稳当的扶住了她的腰肢,轻轻一提,将她抱回了床中间。

    她急忙扯开被子,下一秒,一张英俊的脸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沈九溪,你是想摔死谁?”时渊瑾顺势俯身,凑近她的脸前,沉声道。

    沈九溪眨了眨眼,狭长的眼睫毛扑闪扑闪,随着他的靠近,心脏扑通扑通剧烈跳动。

    “是谁摔死你,还是摔死我的孩子?”

    “啊啊啊。”她尖叫几声,直接将他推开,坐起身迅速扯起被子挡住自己的身前,警惕的瞅他。

    “你,你想干嘛?”

    时渊瑾站直身子,双手插兜,歆长的身影优雅矜贵,“我只是警告你,怀着孕,小心些。”

    沈九溪轻哼一声,从床上站起身,身高比他高出一茬,这下终于有了些气势,“时渊瑾,我们不是要离婚吗,这个孩子就不能要。”

    “想打掉?”

    “嗯。”她郑重的点头。

    就他们现在的这种情况,连半个陌生人都谈不上,她不认为这个时候孩子的到来是好事。

    到时候孩子出生,没有爸爸的话也是很不好的,还不如不生。

    “吃饭,吃完饭去做检查。”

    相反的,时渊瑾倒是很淡定,将小桌子支开,叫她吃东西。

    沈九溪往前走了几步,俯身盯着他的俊脸,“这么说,你是同意了噢?”

    他抬头,两人之间的距离很近很近,连对方脸上的细小毛孔都看得一清二楚。

    “先吃饭。”

    沈九溪眨了眨眼睛,不情不愿的坐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