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他们的初次见面-《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面瘫脸?沈九溪貌似你对我意见很大。”

    坐车回去的路上,时渊瑾开始找她算账了。

    “时大少爷,你对我意见也不小。”

    “有吗?”

    “您这是忘了,我们刚开始见面的时候。”

    那一天。

    时夫人第一次邀请她去家里做客,时家别墅的佣人都十分热情,待她如自家人一般。

    “小溪溪,我在厨房让人给你做了好吃的点心,我现在去看看,你坐在这等我噢。”

    时夫人是一个十分活泼好动的人,热情的跟她说完后,便高兴的往厨房而去。

    沈九溪有些无聊的在沙发上坐着,这偌大的豪华别墅,佣人都在各做各的事情,慢慢的,大厅里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看到墙壁挂着几幅画,画上的是一家四口,很幸福。

    她对此十分的好奇,于是走过去多注意了下。

    看来时夫人还挺喜欢画画的,单单一面墙就挂了很多自绘画,从上到下都在透露着,这个家庭很温馨幸福。

    观察完之后,她转身正想走开。

    目光忽然触及到大厅入口处站着一道高大的身影。

    她吓了一跳,后退一步轻轻抚了下自己的胸口。

    吓死人了,这人走路都没有声音的吗?

    男人穿着一身笔挺修身的灰色休闲西装,一张脸英俊冷沉,周身散发着高贵冷峻的气息,仅仅是静静的站在那,也是一道不错的风景线。

    他的黑眸冷冷的看着她,似有不悦?

    沈九溪看他跟画上的人很像,想必应该是时夫人的儿子吧?

    “你好。”她走上前伸出手,大方的跟对方打招呼。

    男人长得很帅,但是貌似脾气不太好。

    他并没有要跟她握手的打算,黑眸微转,冷酷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声音沉如寒霜,“谁允许你穿我的衣服?”

    沈九溪尴尬了下,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穿着的男士薄外套,因为别墅里开着空调有些冷,于是时夫人拿这件外套过来给她先穿着。

    “我,不好意思。”她连忙将衣服脱下,赶紧叠得整整齐齐递还给他。

    可是他却看都没看一眼,直接将衣服丢在了垃圾桶里。

    “我不穿别人穿过的衣服。”

    沈九溪:“……”

    她心里牙痒痒,这人脾气好臭啊!!!

    至此,双方给彼此的第一印象都非常不好。

    时渊瑾的目光看向客厅茶几上的一堆瓜子壳还有水果皮,俊眉又是轻轻一皱,“难道没有人告诉你,来别人家做客,要注意卫生吗?”

    沈九溪抿唇,身侧双手轻轻握拳,在心中一遍又一遍提醒自己,忍忍,不要气。

    “抱歉,我下次注意。”

    “嗯。”

    他淡淡的应了一声,黑眸略带嫌弃的打量她一眼。

    仿佛从刚刚到现在,他现在才开始注意她。

    “小瑾你回来了啊。”时夫人这时端着一碟点心走了出来,看到儿子回来了很是开心。

    “妈,下次不要随便带陌生人回来,我喜欢安静和干净。”说完,他轻扯了下整齐的领带,提步优雅走上楼。

    时夫人一脸无奈,“这不关人家溪溪的事情,瓜子和果皮都是我吃的,你不要这样对人家啦。”

    时渊瑾已经上楼了,听不到了。

    时夫人转身,一脸抱歉的看向沈九溪说,“溪溪不好意思啊,我这儿子脾气差差的,还有洁癖,你可别搭理他。”

    “不会的,时少爷很有个性。”沈九溪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她倒是不想再碰上那家伙了,不然真得被气死。

    “不过我这儿子就这点不好,其他方面都很不错的,溪溪你看看你要不要考虑下……”

    “不不不,咱还是喝茶聊天吧。”

    沈九溪连忙躲开这个话题,认识了几个月,她倒是跟时夫人很聊得来,但是期间时夫人都会有意无意的撮合她和时渊瑾。

    现在知道了时渊瑾是个冷酷无情的家伙,她肯定不会考虑的。

    结果,天意弄人啊,他们最终还是被绑在了一起。

    华晨名邸,时渊瑾的私人别墅。

    时渊瑾将她送回来后便走了,走之前还给别墅的保镖下了死命令,不准她随意出门,出去的话必须要通过他的同意。

    “少夫人,这是时少让我拿过来给您的。”

    “什么东西啊?”

    她在床上翻了个身,漫不经心的看过来,待看到女佣手上的东西时,立马激动的坐起身。

    女佣拿着的是一个吊坠链子,样式普通,看起来也很不值钱,所以她才能带在身边这么多年,值钱的话早就被沈家夫妇拿去卖了。

    因为她嫁给时渊瑾的事情,沈意柔疯狂的嫉妒,知道她很在意这个坠子,于是联同自己的前男友,将她的坠子偷了去。

    “是时渊厉帮我把东西拿回来了吗?”

    “是的,时少说让您这几天安分些。”

    “哼,那帮我说声谢谢了。”她高兴的将玉佩拿过来,当宝贝似的赶紧收起来放好。

    这东西在她出生后就一直带在身上,可能跟她的身世有关,所以她觉得,这条坠链子对于自己来说意义重大。

    沈九溪在床上躺了会,等外边的佣人离开后,她又麻溜的下床。

    来到桌子旁边倒了杯水喝,看到桌上摆放得整整齐齐的茶杯,她立马将茶杯全部弄乱。

    就是看不惯他这么洁癖又强迫症,哪哪都得干干净净整齐。

    她走到阳台外伸了伸懒腰,打算看会风景。

    时渊瑾的别墅挺大,最好的一点就是,在阳台可以看到外边无边无际的风景,空气新鲜,还可以在阳台荡秋千。

    “慢点慢点,大家动作都小心点啊。”

    她注意到隔壁的大别墅一阵又一阵的动静,于是走过去靠在围栏旁好奇看着。

    “咦,隔壁来人了吗?”

    这边一共有两栋大别墅,差不多是紧挨在一起,但是中间有一道厚墙隔开。

    她在这里住了一个月,都没有看到隔壁别墅有人住,难道是今天有人搬进来了?

    只见那些佣人来来回回的搬东西,很是忙碌。

    “少夫人,您可以用午餐了。”

    几个女佣推着餐车走进房,在帮她布置午餐。

    “小爱,过来过来。”她站在阳台外,兴奋地朝小女佣招招手。

    “少夫人,有什么吩咐?”

    “你快看,隔壁来人了,那以后我们是不是有邻居了?”

    之所以她这么开心,是因为看到了那些佣人搬着的东西,都是价值不菲的贵重家具。

    最重要的是,院子里竟然还有一只五颜六色的开屏大孔雀。

    真的是活生生的孔雀!

    “少夫人,那边叫环亚名邸,厉家的几位少爷今天搬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