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该不会是,谈恋爱了吧-《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在学校待了一天,沈九溪出来的时候都觉得腰酸背痛的。

    学校领导亲自送她出来,送她上车,这热情可是持续高涨。

    “我走了,你们回去吧。”

    沈九溪启动车子,嗖的一声开走了。

    通过后视镜看到那群人散去了,她松了口气。

    这一天,可真是累死了。

    这么多学校领导和教授在,她不能放飞自我,太拘束了。

    “嗨,嫂子。”

    前面,时羽檬抱着几本书小跑过来,迎面朝她挥了挥手。

    沈九溪停下车子,探头朝外看一眼,“我还以为你看到我还要跑呢。”

    “怎么会呢。”时羽檬高兴的打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上去。

    坐好后,她朝外边经过的几个同学挥挥手,“我先走了,拜拜。”

    沈九溪等她系好安全带,这才驱车离开。

    “他们都是你什么人?”

    “同学啊,我刚刚办了转学手续,以后就在殷都就读了。”

    时羽檬主学新闻联播专业,之前凭借第一名的成绩考入了国外的新闻高校,成绩一直很优越。

    “为什么转学,外国的学校不好吗?”

    时羽檬眨了眨眼,俏皮的说:“没有啦,就是我想离家近一点嘛,你看我在殷都读书,还可以经常回家看我爸妈多好,而且国内教育水平也很高。”

    沈九溪笑笑不语,这丫头,这其中恐怕没有这么简单吧。

    时家夫妇老两口的二人世界幸福着呢,哪需要她经常回家看。

    “好了,现在车上就我们两个人,说说吧。”

    “嫂子,说什么呀?”

    “昨晚为什么翻墙,还有今早为什么见到我就跑?”

    “啊这。”

    时羽檬迷糊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耳垂,白皙的脸蛋浮现一抹红晕,一脸不好意思。

    “刹—”

    沈九溪忽然将车子停靠在路边,转头看向她惊呼一声,“你该不会是……”

    “是什么?”

    “谈恋爱了吧!”

    “噗—”时羽檬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

    “嫂子你说什么呢,什么谈恋爱,你别乱说,没有的事。”

    “没有的话你慌什么。”

    沈九溪笑笑,坐回去继续开车。

    时羽檬眼珠子转了转,努力的组织语言,“就是呢,呃,就是我昨晚突然有点事情,翻墙比较方便嘛,就,就翻了。”

    “呵呵呵。”

    “嫂子,我哥没看到吧?”

    “放心,被我拦住了。”

    “那就好。”

    时羽檬放心的松口气,哥哥要是知道她也翻墙,肯定也会训她一顿。

    “对了嫂子,你也在云桥大学吗?”

    “是啊。”

    “那以后我们就是校友了啊。”

    沈九溪刚要送时羽檬回时家,就收到时渊瑾的信息。

    “带檬檬回来,速度。”

    这语气,霸道极了。

    沈九溪撇撇嘴,转了个方向,往华晨名邸的方向回去。

    “嫂子,为什么厉家哥哥们今天要请我们吃饭呢?”

    “不知道。”

    沈九溪和时羽檬还未进门,就听到了里边热闹的声音。

    迎面跑来一个小身影,扑过来抱住了她的双腿。

    “小可爱,动作可真快啊。”沈九溪笑着揉了揉糖糖的脑袋。

    “糖糖,我嫂子肚子里有小宝宝,你以后可要小心点咯。”

    小宝宝?

    糖糖萌帅的小脸浮现一抹疑惑,然后伸手轻轻摸了摸沈九溪的肚子。

    “没事啦,我们进去吧。”

    两人带着糖糖进门。

    厉家四兄弟已经在客厅坐着,还有时渊瑾也在。

    除了几个英俊优秀的男人,还有一个打扮妖艳的年轻女人。

    “九溪和檬檬来了。”

    厉沉南看到她们,率先站起身迎接,然后让佣人搬来两张椅子。

    时渊瑾看到沈九溪过来,往一旁挪了挪,空出身旁的位置给她。

    “谢谢。”沈九溪却选择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

    时渊瑾面露不爽,冷冷的看她。

    沈九溪一脸无辜,“你瞪着我干嘛?”

    “坐过来。”

    “不坐。”

    时羽檬见状,连忙走过去,“哥哥,嫂子不坐我坐。”

    时渊瑾沉着脸的转回头,还是自家妹妹听话。

    “你好,我是乔雅。”一旁的女人朝沈九溪伸出手。

    女人有着一张精巧的瓜子脸,化了浓妆,一双眼睛精明无比。

    当然,这是沈九溪对她的第一印象。

    “你好。”

    两人握了握手。

    “你就是时少的新婚妻子吧,果然如传说中美丽大方。”

    “传说中不是这样说吧。”

    外界对她的传闻不是丑女就是贫民窟出来的,哪有什么好词。

    “时少夫人真是幽默。”乔雅掩唇轻轻一笑,“噢对了,忘记跟你说了,我是沉北的女朋友。”

    正好厉沉北走过来,她就亲切的抱住他的胳膊。

    厉沉北却轻轻将她的手推开,“这里这么多人呢,注意些呢。”

    “我抱我自己的男朋友怎么啦,不行嘛。”

    乔雅娇嗔一声,更是抱紧了,像是宣示主权一般。

    沈九溪默默的嗑瓜子。

    “吃点水果。”时渊瑾拿了一碟水果放到她的面前。

    “我不吃。”

    “谁让你吃了,我是让我儿子吃。”

    沈九溪无语,拿起一块西瓜小口啃着。

    时羽檬也在啃西瓜,还有一碟点心放到了她的面前。

    她抬起头,对上厉沉西的目光,小脸鼓鼓的含糊道,“谢谢沉西哥。”

    厉沉西轻轻点头,坐回了原位,他一向话少。

    几人都很安静,只有乔雅一直在说着话,而且还是特别粘人的撒娇。

    在场的人多少有些受不了。

    厉沉北自己也听不下去了,赶紧的将乔雅拉起来。

    “走吧走吧,你明天不是还有排练吗,赶紧回去吧。”

    “不是,沉北,我还没有跟大家一起吃饭呢。”

    “不用吃了,你快走吧。”

    厉沉北将人送了出去后,回来后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女人真麻烦。”

    时羽檬单纯的问:“沉北哥,你这都第几个女朋友了,换女朋友的速度比换衣服还快。”

    “那不是不合适就分手嘛。”

    厉沉南提醒一声,“你可得注意些,到时候可别到处都有你的私生子。

    “三哥你说什么呢,我就是谈恋爱,不干事的。”

    几人忍不住想笑。

    厉沉北话音一转,“再说了,要说干事情,谁能比阿瑾快啊,这孩子都造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