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初遇厉家美男团-《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厉家?”

    “是的,跟时家并举的厉家,也是殷都颇有盛名的豪门大族,因为厉家几位少爷都很优秀,名下产业遍及各地,而且……”

    小爱害羞的低低头,少女心泛滥。

    沈九溪:“啧啧,害羞了啊,而且什么呢?”

    “而且厉家四位少爷相貌出众,年轻英俊,跟我们时少并称殷都五大美男。”

    “五大美男?那我倒要看看这厉家少爷长什么样子。”

    沈九溪挑挑眉,大步往外走去,还有些雀跃。

    “少夫人!”小爱着急的追上去拦住她,“您可别去了,时少说了您不能出去的。”

    “我去哪凭什么要他管,他也管不着好吧。”

    沈九溪风风火火的下了楼,刚要往别墅大门走去,但是想到什么,她立马停住脚步在原地想了想。

    “我从大门肯定走不出去,还是走老路吧。”

    “少夫人啊您就别去了,时少会生气的。”

    小爱拉住她,拼命拦住。

    “小爱你快先让开,我就去看一眼,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不行不行,少夫人您还是好好静养胎吧。”

    此时,一抹粉色身影从外边走了进来,“嫂子!”

    沈九溪转身,看到走来的少女,顿时开心的拉住她的手,“檬檬你来的正好,跟我一起看帅哥去,噢不,是看大孔雀。”

    “什么孔雀啊?”时羽檬一头露水的跟着她走。

    小爱见两人一起走了,没办法拦住,只好让人打电话告诉时少。

    花园里,沈九溪搬来了一个梯子放在墙旁,抬腿正要跨上去。

    “嫂子等等!”时羽檬轻轻抓住她的手腕,纯真无邪的小脸浮现一抹担忧,“我听哥哥说你怀小宝宝了呢,还是不要爬这么高了,当心摔下来。”

    “没事,就这点高度没什么的。”

    “可是……”

    “你放心,我不是要爬出去,就是想近距离地看看大孔雀,难道你不想看吗?”

    时羽檬抿抿唇,有些犹豫,其实也很想看的。

    “一起看嘛,你赶紧也去搬个梯子过来。”

    “好嘞。”时羽檬开心的转身跑了。

    看她跑得极快的身影,沈九溪无奈一笑,这丫头还挺听话的。

    她嫁入时家,除了跟时夫人的关系很不错,也跟时羽檬交了朋友,姑嫂关系相当融洽。

    两人一起顺着梯子爬了上去,趴在墙壁这边盯着大孔雀看。

    “嫂子,这大孔雀真好看,我还从来没见过哪个人把大孔雀接来家里养呢。”

    “对啊,我也奇怪着呢,这厉家几兄弟可真是奇葩。”

    “不不,厉哥哥他们挺好的。”

    沈九溪转头看向时羽檬,好奇问:“怎么,你跟他们很熟吗?”

    “不是我跟他们熟,是他们跟哥哥都是朋友,沉北哥哥是跟我哥哥从小玩到大的,可熟了呢。”

    “这样啊。”

    厉家兄弟竟然跟时渊瑾关系这么好的,那她可没什么兴趣看帅哥了,反正跟时渊瑾玩到一块的,肯定脾气也差不多。

    正想着,一颗糖迎面飞了过来,轻轻砸中了沈九溪的额头。

    “唔,谁呀?”

    她不悦地揉了揉脑袋,那颗大白兔奶糖掉落到了地上。

    此时,隔壁的大树下,一个四岁左右的小男孩站在那,正抬着头警惕的注意着她们。

    小男孩穿着黑色的短袖套装,皮肤白白嫩嫩,有些小胖,短头发卷卷,萌萌的非常可爱,手上拿着一包大白兔奶糖,糖已经被他吃掉一半了。

    “嗨糖糖,还记得我吗?”时羽檬朝小家伙招了招手,笑盈盈的打招呼。

    小家伙没有理会,一脸高冷,拆开一颗糖继续吃。

    “这谁家的孩子啊?”

    “嫂子,这是沉东大哥的儿子,现在还在上幼儿园,可聪明着呢,就是不太爱说话。”

    “噢。”

    “哎呀小少爷你怎么到这来了,不能吃这么多糖的噢,牙齿会坏的。”老管家找过来,和蔼的对糖糖说道,顺势将他手里的奶糖拿了去。

    “这孩子真可爱。”沈九溪盯着糖糖看,越看越喜欢,真想过去捏捏他的小肥脸。

    “哟,这有两个小贼啊!”

    一道满含邪肆轻笑的男声传来。

    沈九溪抬起头,看到四个样貌出众的男人一起走了过来。

    哇!美男团!

    他们四个面容相似,眉宇间都有着一种高贵倨傲气息。

    齐步走来,就像是某个男团出动,身材高大、健硕有力,关键是都有一张十分好看的脸。

    沈九溪好奇的盯着他们看,从左边较为成熟稳重的男人,一直看到最右边桀骜不驯的男人。

    他们四个,各具特色。

    刚刚出声的就是右边桀骜不驯的男人,他走到墙底下,抬头看向她们揶揄道,“小檬檬,你们大门不走,怎么还爬起墙来了?”

    时羽檬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沉北哥,这不是比较近嘛,别墅区那么大,走过去多费劲。”

    他就是跟时渊瑾一起长大的厉沉北,也是厉家四子中最小的一个。

    年纪轻轻便是红遍大江南北的影帝,粉丝无数,还成立了自己的影视公司,而且目前是国内最大的影视龙头集团,手掌娱乐圈半壁江山。

    厉沉北长相妖孽,穿着时尚潮流,耳边戴着钻石耳钉,在阳光下闪闪发光。

    他一双桃花眼缓缓看向了一旁的沈九溪,轻笑道:“这位便是时渊瑾的新婚妻子了吧,果真是美若天仙,倾国倾城啊。”

    沈九溪嘴角微扯,看来他们都认识自己了。

    “她就是沈九溪。”

    厉沉西和厉沉南也凑了上来,好奇的打量着她。

    咋滴,她还成名人了?

    沈九溪:“你们又是谁?”

    “我是厉沉西。”

    厉家二少,顶级心外科医生,精通各种心脏外科手术,无论多么病重的病人,经过他的手后都能转危为安,被称为心外科的神话。

    “我是厉沉南。”

    厉家三少,职业赛车手,获得国际大大小小的奖牌,被称为“不败车神”,因热爱酒业,还在国内开了几家大型酒吧,现在已经成为酒业的标杆。

    至于最后一位,沈九溪的目光缓缓看向站在最后边的黑色身影。

    厉沉东走过来,抬手轻轻抚了下糖糖的脑袋,抬头看向她,一双冷眸无波无澜,冰冷至极。

    传闻厉家大少生性凉薄,高冷无情,做事雷厉风行,掌管厉氏集团。

    (厉家四兄弟:东西南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