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和小孕妻的斗智斗勇-《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沈九溪再次出手袭击过来,正对他的脖子。

    黑影又飞快地躲开,然后两人交手了起来。

    一阵天旋地转之下,他的手反击,在准备打到她的腹部时又迅速地挪开了。

    她趁此机会抬起手臂扣住他的脖子,将他死死的压制在自己的腰侧。

    下一秒,腰间传来男人咬牙切齿的声音。

    “沈九溪,玩真的是吧!”

    嘎,这声音怎么有点耳熟?

    两人牵扯之下,双双倒入柔软的大床。

    时渊瑾朝她倒了下来,眼看着就要压住她,他及时的单臂撑在床。

    两人呈现一种****的姿势,脸对着脸,差一点就亲上去了。

    沈九溪心脏跳动剧烈,有些慌乱的看着他。

    “啪嗒”一声,此时灯光又亮了起来。

    两人静静的看着对方。

    渐渐的,时渊瑾的目光朝下,深邃的黑眸瞬间聚集异样的神色,呼吸骤然很是沉重。

    沈九溪低头一看,自己身上的浴巾不知何时解开了。

    身上的风光正被他一扫而尽……

    “啊!臭流氓!”

    她尖叫一声,一个耳光甩到了他的脸上。

    “沈、九、溪!”

    房内的战火一触即发,紧张万分。

    “时少,少夫人?”

    门外,女佣敲门。

    “刚刚是别墅的电路出现问题了,师傅已经调整好。”

    女佣说完,默默的离开了。

    房内,两人依旧大眼瞪着小眼。

    沈九溪默默裹好身上的浴巾,狭长的眼睫毛颤抖眨巴,“那啥,你先起来,可以吗?”

    时渊瑾非但没有起,反而更是往下压了压。

    “哎哎哎你干嘛!”她尖叫一声,双手抵住他的胸膛。

    灯光之下,隐约可见,男人俊美的脸庞出现了五个手指印。

    “沈九溪,这个耳光我是不是也该还给你?”

    “不怪我,是你自己突然进入我的房间,我刚刚是,一不小心……”

    他阴沉着脸退开,起身,“看来我对你的关心太多了,才让你在我面前这么肆无忌惮!”

    说罢,他转身大步走开,房门砰的一声被关上。

    沈九溪松了口气。

    这家伙,生气了?

    时渊瑾回到自己的房间,猛喝了几口冰水冷静。

    “沈九溪,这个不知好歹的女人!”

    他扯了扯自己的衬衣扣子,烦躁的走进浴室去冲澡。

    脑海中浮现刚刚看到的画面,皮肤雪白Q弹、胸前的美好尽收眼底……

    “该死!”他一拳砸向了墙壁。

    她都这么对他了,他竟然还一直想着她,真是疯了。

    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他静静的想了一会。

    这里是他的地盘,挨了她一耳光就出来?

    太不服气了!

    他冲完澡穿上浴袍,迅速的出门,直往三楼。

    “彭—”

    沈九溪正在衣帽间穿衣服,听到房门的动静,吓得立马将身上的睡裙套好。

    “时渊瑾,你怎么又来了!”

    看到出现在衣帽间门口的高大身影,她皱皱眉说道。

    时渊瑾一手搭在门框上,黑色浴袍包裹着精壮的身材,浴袍领口敞开着,颇有几分欲感。

    “这里是我的别墅,我当然是想去哪就去哪。”

    沈九溪随意绑了下头发,大步走出来,“那时大少爷你想待多久呢,你不会是想来让我道歉的吧,行,我跟你道歉。”

    “对不起时少爷,我不该动手打你,我错了,行了吧?”

    “不真诚。”

    “那你想怎么样?”

    时渊瑾盯着她低低的领口,喉结忍不住滚动,不自在的转移开目光。

    “刚刚不是我想看的,是你自己光着躺那。”

    “你放屁,不是你突然进我房间的话,会发生那样的事情吗。”

    “沈九溪,注意文明。”

    “对你我文明不起来。”

    “你也没必要这么生气,又不是没看过。”

    那一晚,他们可是彻彻底底的做了。

    “你,我……”沈九溪小脸通红,竟无语反驳。

    他转身走到床边躺下,“今晚我就在这睡了,我怕你半夜对我儿子不利。”

    “这是我的床,起开!”她走过去抬脚踹了下,但是没用力。

    “还有,你哪来的儿子,别瞎说。”

    时渊瑾的目光悠悠的看向她平坦的腹部,“儿子不就在这嘛。”

    沈九溪:“……”

    她赶不走他,但是又不想这么快屈服,干脆直接在床的另一旁躺下来。

    反正他这么不喜欢她,今晚肯定是不可能在她这留宿的。

    然而事实相反,时渊瑾还真的在她房里睡了一晚。

    第二天醒过来,沈九溪看着身旁的男人,气就不打一处来。

    她抬脚想要将他踹下床,但是想到这男人脾气差,还是默默的收回了脚。

    悄悄地起床洗漱,换了身衣服就出门。

    “少夫人。”门外,小爱看见她出来便唤道。

    “嘘。”沈九溪将食指放在唇边,示意她小声。

    “少夫人,昨晚您和时少睡在一起啦,真好。”

    “好什么好,我差点跟他打起来了。”

    沈九溪没有去餐厅用早餐,而是直接来到花园的高墙。

    “少夫人您又要偷偷爬墙溜出去吗?”

    “什么叫偷偷,我这是光明正大的。”

    再说了她今天还有正事要去做呢,得赶紧趁着时渊瑾还没醒,溜出去。

    老法子,爬梯子,翻墙。

    沿着梯子顺利往上,坐在墙头,正准备踩下去的时候。

    下边忽然传来一道带着笑意的男声。

    “小丫头,这墙可有点高噢。”

    沈九溪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将脚收了回去,低头一看。

    男人站立着,长相邪肆英俊,一身皮衣夹克黑裤、黑色皮靴,酷飒中带有野性。

    对方正颇有玩味的盯着她看。

    糟糕,她差点忘了,隔壁别墅已经有人入住了。

    她记得他,厉家三少。

    厉沉南嘴角微勾,笑得十分狡黠,“我刚刚还以为我家要进贼了呢,原来还是你这个小贼啊。”

    “我不是贼,就是想借你们这出去而已。”

    厉沉南邪笑着看了眼这边的梯子离地面还有一些距离,“需要帮忙吗?”

    “需要需要。”

    厉沉南搬出了一个椅子,放在下边,“爬下来吧。”

    沈九溪感激一笑,抬脚就要踩下去。

    “沈九溪,你敢下去试试?”

    熟悉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糟糕!

    被发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