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是我家溪溪-《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沈九溪舒舒服服的睡了一觉,睡梦中梦到了小时候的事情。

    梦到了她不是孤儿,而是生活在一个幸福温馨的家庭,爸爸妈妈婚姻幸福美满。

    迷迷糊糊之中,爸爸妈妈的身影越来越远了。

    “爸妈!”

    她惊喊一声,猛地从梦中走了出来。

    激动的坐起身。

    床边正在用湿毛巾帮她擦脸的小护士愣了愣,连忙退开。

    “厉医生,病人醒了。”

    沈九溪一脸惊魂未定,错愕的抬起头,看到一个白色身影走过来。

    厉沉西身材高大英俊,白大褂内穿着黑色衬衣黑色西裤,冷酷禁欲。

    他看着她平静问道,“怎么,做噩梦了?”

    “我这是在医院啊。”

    “嗯,阿瑾他陪了你一晚上,刚刚出去了。”

    “我不会是心脏有问题了吧!”她轻轻捂住自己的心脏部位。

    厉沉西面露几根黑线,“我虽然是心脏外科的医生,但是你放心好了,我不是过来给你看病的,知道你在这住院,过来问候下。”

    沈九溪眨了眨眼,点点头。

    厉沉西这人话少,很冷漠,她还是第一次听到他说这么多话。

    “孕科的医生说你只是情绪大动动了胎气,以后注意点。”

    “噢。”

    “你也是医生。”厉沉西话音一转,好似今天过来的重点是这个。

    沈九溪:“我之前是在A国的医院任职。”

    厉沉西点点头,拿出兜里的手机,低头说道:“我知道,其实当时看到你的第一眼我就认出来了。”

    他将手机扬到她的面前,上面正是她在某个媒体平台上代表A国顶级医院麻醉科发表演讲。

    “这个是你吧?”

    “是。”

    沈九溪不理解,他是特地过来确认自己的身份的?

    “嗯好,你好好休息。”

    厉沉西收回手机,转身走了出去。

    沈九溪:“……”

    “溪溪!”

    沈九溪原本在低头玩手机,一听到这雀跃的声音,立马将手机放下来。

    君奈奈推开房门,急急忙忙的走了进来。

    时渊瑾慢悠悠的跟在外边,双手插兜慵懒的靠在门边,面色沉郁的看着她们两。

    “妈,您怎么来了。”

    “知道你进医院了,可把我担心坏了,你怎么样啊?”

    “我没事,一点点小问题而已。”

    沈九溪扫了一眼门口的某人,多大点事啊,怎么还惊动了时夫人。

    时渊瑾表示与自己无关,是檬檬将消息透露给他妈的。

    “你现在可是在怀着孕呢,一点问题都不许有,阿瑾你也真是的,自己老婆都不保护好算怎么回事。”

    “妈,我下次注意。”

    沈九溪才是他妈亲生的吧。

    君奈奈对沈九溪嘘寒问暖,还亲自给她倒水,沈九溪受宠若惊,直接从床上蹦起来。

    “妈,我自己来就好。”

    “你坐你坐,你不要动,有什么让我来。”

    “那多不好意思……”

    “有什么,我们现在就是一家人,不要见外。”

    说着,沈九溪的鼻子酸酸的,眼眶红了。

    从小到大都没有得到过家人的疼爱,现在在时夫人这里,她确确实实的得到了。

    那种感觉,很是微妙,也很激荡人心。

    时渊瑾靠在门口,微微皱眉,怎么这女人说着话就要哭了?

    君奈奈陪着沈九溪说了一会话,直到中午她快休息了,这才不情不愿地离开。

    “妈,她没什么事了,您别担心。”

    时渊瑾送君奈奈出来,母子两走在走廊上。

    “我不担心怎么行,你都不关心你自个的媳妇。”

    “我关心了。”

    “关心不是说说而已,你要学学你爸……”

    “好了好了您先回去吧,司机已经在外边等着了。”

    时渊瑾知道她又要唠叨,于是赶紧的把她送到走廊上,转身走回了病房。

    君奈奈开心一笑,“你就躲着吧,我见一次说一次你。”

    一楼大厅,医护人员抬着一个担架进来,上面正是鼻青脸肿、身上多处青肿的沈意柔。

    “哎哟,这姑娘被揍得真惨,好可怜。”

    周围的人看到,都忍不住惋惜一声说道。

    “意柔啊,不怕啊。”王蓝陪在身边,一边说一边哭。

    沈意柔满脸愤怒,双手紧紧拽着担架。

    此时君奈奈正好路过,于是好奇的瞧了一眼,正准备离开。

    “时夫人!”

    此刻医院的副院长小跑了过来,殷勤的唤住了她。

    君奈奈转身看向来人,“副院长,有什么事吗?”

    “夫人您这么快就要走了吗,不多坐会吗?”

    因为君奈奈的哥哥是这家医院的上任院长,并且是医学界最受瞩目的神医,虽然后来医院转手给了厉家,但是医院里的高层依旧很尊敬他。

    所以君奈奈此次过来,连医院领导都惊动了的。

    “我还要赶着回去呢,就不坐了。”

    “好的好的,那我派人送您出去吧。”

    “不必这么麻烦。”

    时夫人?

    没有走远的沈意柔和王蓝耳尖的听到了这个称呼,在殷都,能够称时夫人的不就只有一位。

    于是,在君奈奈即将离开的时候,王蓝一个箭步冲上去拦住了她。

    “时夫人,求求你救救我女儿吧!”

    君奈奈看着跪倒到自己面前的人,简直是吓坏了。

    “你,你这是做什么?”

    “有人把我女儿打伤了,我女儿真的好可怜。”

    君奈奈转头看了眼躺在担架上的沈意柔,点点头,“嗯,是有点惨。”

    “打伤我家柔柔的女人就是沈九溪,那个泼妇!简直是太没人性了,竟然这样揍打她的姐姐,我的命好苦啊,怎么摊上了这种事儿。”

    王蓝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哭诉,戏份演得很足。

    周围看热闹的人都忍不住同情她了。

    “什么,这是我家溪溪打的?”君奈奈面露惊讶,不可置信。

    “对,就是沈九溪打的,我们家养了她十年,结果她竟然就这么对待我们,您说这过不过分?”

    “是有点过分。”

    一听到她这么说,王蓝更加高兴坏了,立马站起身握住君奈奈的手,激动的说,“时夫人我请您认真看清楚那个女人的真面目,她根本不是什么好女人,简直是坏透了,可千万别让这种女人坏了时家的名声啊。”

    “噢,你说完了吗?说完了我要走了。”

    王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