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初恋?青梅竹马?-《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君奈奈低头看了眼时间,抬头时,美丽的脸蛋上浮现一抹愠怒。

    “我觉得我家溪溪没把你家女儿打死已经是很给你们面子了。”

    王蓝脸上黑红交斥,竟然好半响没反应过来。

    “时夫人,您,您这话什么意思呢?”

    “哼,溪溪是不可能做出随意打人的事情的,要是她真的打了,那就是你们真的欺人太甚,肯定是你们先对不起她的,坏人!”

    君奈奈沉着脸甩开王蓝的手,转身大步离开。

    王蓝一脸窘迫,本想在时夫人面前好好的揭穿沈九溪的“真面目”,结果竟然是这样的结果。

    沈意柔见状,哭得撕心裂肺,“妈妈我不活了,我不活了。”

    这下,她们真就成了大家眼中的笑话。

    病房里,沈九溪正喝着君奈奈带过来的汤。

    她喝了几口觉得美味极了,特地看了眼坐在沙发的男人。

    “这汤真是好喝,妈的手艺真是绝了,今生有幸能够喝到妈煲的好汤,值了。”

    时渊瑾凉飕飕的抬眸,提醒说,“那是我爸做的。”

    他妈常年被他爸宠着,到现在都不会做饭,进厨房的次数都屈指可数,她怎么可能会煲汤。

    “啊,是叔叔做的啊,那我可要多喝点了。”沈九溪笑得更开心了。

    “喝吧,我跟檬檬都没有的待遇。”

    “时渊瑾,你爸爸比你脾气还好呢,你一点都不像他们那么好,你会不会是你爸妈捡来的?”

    沈九溪开着玩笑,却见他放下了手中的平板电脑,起身朝她走了过来。

    他俯身,双手撑在她的身侧。

    “沈九溪,是不是最近我一直惯着你,你皮痒了?”

    “我开玩笑呢。”

    沈九溪低头多喝几口汤,避开他的视线。

    这小女人,有点坏。

    在她喝下一口汤的时候,他忽然抬手轻捏起她的下巴,低头亲了上去。

    唇与唇相碰。

    霸道的强势闯入。

    将她嘴里那口汤渡到了自己的嘴里。

    过了一会,他松开她,起身评价,“嗯,味道还不错。”

    沈九溪的脸颊红透了,恨不得反手给他一拳。

    竟然敢偷亲她!

    “时渊瑾,你个臭流氓!”

    “每次都这个词,你能不能换一个?”

    时渊瑾心情颇好的走回到沙发坐下。

    “变态!登徒子!”

    “我看你是还没有被亲够。”他作势又要起身走过来。

    沈九溪低头装作在认真喝汤。

    有点怂。

    下午便出院了,沈九溪刚出医院大门,就感觉到外边凉风嗖嗖。

    殷都这天气变化无常,忽然起了凉风。

    一件外套自身后披到了她的肩上,驱赶走一身的凉意。

    “我不用……”她转头,想要拒绝。

    时渊瑾双手摁着她的肩膀,面无表情道,“让你披着就披着,哪来那么多话。”

    沈九溪撇撇嘴,默默的裹好外套。

    心中被暖意给填满了。

    两人一路相顾无言,一直回到了环晨名邸。

    “少爷少夫人你们回来了。”管家走出来迎接。

    “嗯。”

    “少爷,靳小姐来了。”

    靳小姐?

    沈九溪刚要走开的步子停顿了下,转头看了他们一眼。

    见时渊靳面色平静的点点头,“让她在客厅等我。”

    “靳小姐已经等了半个多小时了,她说您要是再不回来,她可就要赖在这不走了。”

    时渊瑾面露几分无奈,“行,我现在就去见她。”

    沈九溪还从来没见过他对哪个女人这么无奈,还隐隐有着宠溺?

    这靳小姐,何许人物?

    进到别墅,沈九溪远远的看到了坐在客厅的俏丽身影。

    她有一头紫灰色的长发,发色独特。

    瘦肩窄腰,皮肤雪白雪白的。

    单单看背影就知道是个小美女了。

    “少夫人,您不过去吗?”管家问道。

    “不了,我先上楼了。”

    沈九溪没有多问一句,转身上楼。

    “瑾哥哥。”

    上楼时,她清楚的听到了那个女孩儿的声音,柔柔的很好听。

    回到房间,沈九溪甩掉脚上的小白鞋,随意将包包扔在一旁,成大字型倒在床上。

    她抓过一旁的毛绒娃娃,开始有一下没一下的拔娃娃的毛。

    “瑾哥哥?叫的这么亲切,他们关系不简单吧。”

    “难道是青梅竹马的恋人?”

    总裁小说里面不都有这样的桥段吗,大总裁身边都有一个初恋情人,或者是小迷妹。

    然后女主就会吃醋,会被白莲花挑衅……

    “不是吧,我竟然把自己想象成了小说女主,什么鬼。”

    越想越是荒唐,她直接丢开手中的娃娃,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沈九溪想什么呢,不许想了,时渊瑾的事情关我什么事。”

    楼下有传来车子启动的声音。

    她立马从床上跳起来,光着脚冲到阳台外看了眼。

    见那女孩子的红色跑车缓缓的离开了。

    门口的守卫还特别恭敬的给她开大门,送别。

    “走这么快啊,时渊瑾舍得嘛。”她小声嘀咕一句。

    “哎,看什么呢?”

    下边忽然传来一道戏谑的声音。

    沈九溪转头看过去,见对面的别墅院子里,厉沉北正躺在秋千上面悠闲的看书。

    此时他正对着她阳台的方向,一双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厉四少,您搁那干嘛呢?”

    “没干嘛,随便躺躺,小嫂子,过来玩玩?”

    看厉沉北这一脸桀骜不驯的样子,沈九溪懒得跟他多说几句。

    “哎,是我家侄子想找你。”

    ……

    沈九溪下了楼,悄悄的在客厅里面注意了下,没有看见时渊瑾的身影,于是赶忙往门口溜去。

    “少夫人。”

    管家忽然出现,吓了她一跳。

    沈九溪拍拍胸脯,“管家,怎么了嘛?”

    “您在找时少吗,他刚刚去书房了。”

    “不是不是,我就随便走走。”

    沈九溪笑着走开,来到了花园里面。

    翻墙,顺利的到了对面。

    厉沉北还悠闲的躺在秋千上看书,糖糖坐在他的身边自己玩玩具赛车。

    看到她过来,糖糖立马丢下手中的东西,跑向她抱住。

    “小嫂子,你这翻墙技术越来越高了啊。”

    沈九溪牵住糖糖的手走过来,故意说,“哟,你还看书呢,不会是在看小黄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