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别欺负人家小姑娘-《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沈九溪将糖糖送回了环亚名邸,原本是送到门外就好了,结果小家伙硬是拉着她进去。

    别墅客厅,四个气质出众的男人正坐着闲聊,看她进来后,一个个的目光直勾勾的看了过来。

    被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沈九溪硬着头皮牵着糖糖的手走进去。

    “爸爸。”

    糖糖小跑到厉沉东身边,扒拉着他的腿想要坐进他的怀里。

    厉沉东嫌弃的轻轻一推,“刚从外面回来,身上脏。”

    糖糖哼唧一声,小脸满是不开心。

    “来,三叔不嫌弃你,我抱你。”厉沉南走过来,将小家伙轻松的抱起来。

    “哟,小嫂子也来了,快进来坐啊。”厉沉北高兴的对她招招手。

    “不了,我就先回去了。”

    “进来嘛,听说你今天带我们的糖糖出去玩了,我们每个人可是特地给你准备了礼物。”

    “礼物?”沈九溪嘴角微扯,不会又是可以吓死人的耗子礼物吧。

    “九溪,进来吧。”一向话少的厉沉西也开口了。

    盛情难却,她只好走了进去。

    佣人依次拿着四份礼物走了出来,都是大小不一的礼盒,但是上面都分别写了他们的名字。

    厉沉东:“我们家跟时家是世交,也跟时渊瑾是多年好友,你们结婚了我们是应该送份礼的,你拿吧。”

    沈九溪也不好再拒绝,看了眼这些礼物。

    “我可以只要两份吗?”

    厉家四兄弟:“……”

    “那我就拿这两份了,谢谢你们,我先走了。”

    她挑了两份,说完便转身离开了。

    厉沉南和厉沉北很是默契的走上前看了眼,果然只有他们两个的礼物没被拿走。

    “三哥,她怎么没拿走你的?”

    厉沉北好奇的问,不拿他的可以理解,毕竟他上次送了只耗子玩具,把她吓个半死。

    “我也不知道啊。”厉沉南挠了挠后脑勺,转而恍然大悟,“这小妮子,上次我没帮她翻墙,她就记下这仇了。”

    “害,看来咱两肯定短时间内挨那丫头冷脾气对待。”

    厉沉东站起身,将糖糖抱过来,“以后别欺负人家小姑娘,以后有你们后悔的一天。”

    “哎,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嘛。”

    —

    推开房门,啪的一声将灯光打开。

    沈九溪一边甩开脚上的鞋子一边哼着歌,在原地转了几圈。

    每次回到房间就是最放松的时刻。

    “今天很开心?”

    冷不丁的一道富有磁性的声音,自沙发那边传来。

    她转了个圈差点绊到脚,忙扶住墙。

    “站稳了,可别把我儿子给转晕了。”

    时渊瑾穿着黑色浴袍,慵懒的靠在沙发旁,手上还拿着一杯红酒轻轻摇晃。

    “你什么时候来的,干嘛随随便便进我房间。”

    她随手将包包往旁边一丢,看到他,一天的好心情都没了。

    “这是我的别墅,我想去哪就去哪。”

    “拜托,是你自己说的这层楼是我的,你在二楼,咱两互不干涉。”

    “之前是可以互不干涉,现在不是多了一个纽带嘛。”

    他的目光扫了眼她的肚子。

    沈九溪轻哼一声,走过来拍了拍自己的肚皮,“你的儿子现在在我的肚子里,等生出来你再来看吧,现在不用每天跑到我房间来。”

    话音刚落,他忽然伸手拽了她一把。

    她没站稳,一下子跌进他的怀里,正好坐到他的腿上。

    “时渊瑾你!”

    “嘘。”他抬手轻轻捂住了她的嘴巴。

    与此同时,房门被人推开了。

    “溪溪啊!”君奈奈不打招呼直接闯了进来,然而看到沙发上的两人时,惊讶的张大嘴巴。

    “妈?”沈九溪震惊一声,瞬间小脸都红了。

    谁能告诉她,时夫人怎么这时候过来了?

    最淡定的就是时渊瑾了,他轻轻搂住她的腰,声音不冷不热道,“妈,你打扰到我们了。”

    君奈奈又是尴尬又是开心,连忙退出去,“好好你们继续你们继续。”

    “不打扰你们了。”

    房门砰的一声被关上。

    沈九溪窘迫极了,直接从他腿上反弹站了起来。

    “你是不是知道你妈妈今晚会过来?”

    “是。”

    时渊瑾站起身,“她是过来看我们有没有住在一起的,所以我们不能让她失望,对吧?”

    “对对对。”对极了。

    沈九溪无语,转身正要走开。

    “沈九溪。”他伸手拉住她的手腕。

    “干嘛?”她嫌弃的甩开。

    他又拉住,她又甩开。

    持续这个动作好几次,两人像是小孩子似的甩来甩去。

    “咔哒—”房门又被打开了。

    沈九溪吓得后退一步,撞进了他的怀里。

    君奈奈的脑袋小心翼翼的探进来,一脸慈母笑的提醒,“现在溪溪怀孕了,你们两注意着点,可别吓到我小孙子了,做那个要轻点轻点。”

    说完,她又迅速的离开了。

    做哪个?

    小两口脸都红到了耳根子。

    客厅里,时烬和时羽檬坐着看电视。

    “妈妈,你不要总是去打扰哥哥和嫂子,他两好不容易凑一起。”

    时羽檬穿着及膝的娃娃领连衣裙,扎了一个可爱的丸子头,单纯无邪。

    “我哪里是打扰,就是查房,看看他两情况如何。”君奈奈走过来在时烬旁边坐下,“老公,我要吃柚子。”

    时烬放下手中的遥控器,帮她剥柚子。

    “爸爸,我也要吃。”

    “檬檬你怎么抢我吃的呢。”

    “妈妈,柚子这么大你又吃不完。”

    “谁说我吃不完嘞。”

    时烬:“别吵,每个人都有。”

    两人齐声:“老公(爸爸)你最好了!”

    时羽檬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下,她拿起看了一眼,然后站起身,“爸爸妈妈我有事要出去了,你们自己吃吧。”

    “哎,柚子你不吃了?”

    “不吃了,不打扰你们二人世界咯。”

    “这丫头……”

    君奈奈拉着时烬嘀咕,“她这么晚了还出去,不会有什么事吧?”

    “能有什么事情,这么大个人了。”时烬贴心的将柚子掰好一片一片的,亲自喂到她的嘴边。

    时羽檬走到花园的围墙,悄悄摸摸的注意了下周围。

    楼上阳台,沈九溪跟时渊瑾斗嘴完,出来喝水,透透气。

    “檬檬?”

    看到楼下那抹身影爬上墙时,她口中还没喝下去的水立马喷了出来。

    房间里,时渊瑾正要走出来。

    沈九溪一个机灵,立马小跑过去拦在他面前。

    “时渊瑾,我跟你说,外面好冷你还是别出去了。”

    【作者题外话】:本书通常于凌晨零点更新,有时候忙来不及更新的话会在白天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