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有九溪姐姐保驾护航-《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靳双双大咧咧的说,“就是累了过来消遣一下嘛,而且以我的身份,这些人都不敢出去随便乱说的。”

    沈九溪想着,明星不都应该特别注意自身形象嘛,还是头一次见到她这样的。

    “好姐姐你就帮帮我吧,你什么都不用做,就安静的坐在那帮我撑场好吧?”

    “这不好。”

    “没什么不好的,你看见那个家伙没,他叫白琰,经常在这混的,这人特别讨厌,坑了我好几次。”

    “我为什么要帮你?”

    “因为我可爱啊,因为我跟瑾哥哥关系好啊。”

    “……”

    靳双双将沈九溪拉了回来,在赌桌旁边坐下。

    “白琰,我们赌一把,要是我输了我也就认了。”

    白琰挥了挥手,让赌桌旁边没有相干的人全部出去。

    “这位我怎么没见过,是哪家的千金?”他的目光看向沈九溪,笑着打量道。

    “这你就别管了,反正是个有钱人,如果我今晚输了的话,这位姐姐就帮我付。”

    沈九溪:“……”

    她立马起身离开。

    “哎,好姐姐别走!”靳双双紧巴巴的忙拽住她的胳膊。

    “靳双双美得你,让我来当这个冤大头,我才不当呢。”

    “怎么能是冤大头呢,就当是我借你的钱好不好嘛?”

    靳双双眨巴眨巴大眼睛,一脸委屈巴巴。

    都是上次输太多,来赌场的事情又被家里人发现了,家里人直接停了她的银行卡,要不然她也不至于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呀。

    沈九溪才不管呢,“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跟你又没有多熟,我干嘛要帮你。”

    “怎么不熟,我跟瑾哥哥感情很好啊,你是瑾哥哥的妻子。”

    “那你自己跟他说啊,跟我一点关系可没有。”沈九溪冷声说道。

    白琰听着她们的对话,忽然邪笑一声,“我还以为谁呢,原来是时渊瑾的新婚妻子啊,既然你是时渊瑾的女人,那你更加不能这么快走了。”

    这话一出,门外的保镖走了进来,守住出口,不让她走。

    沈九溪不悦地回头扫了一眼靳双双。

    她一脸无辜,“好姐姐,我忘记跟你说了,瑾哥哥和白琰有过节。”

    “……”

    这下也走不成了。

    沈九溪转身走回到位置坐下,“白先生,你这是真不打算放人?”

    白琰嘴角带着笑意,“赌几把吧,要是赌输了,就让时渊瑾亲自过来领人。”

    “赌就赌,靳双双你来。”

    “啊,我啊?”靳双双一脸懵。

    “废话,这事你惹的,你不来?”

    “来来来。”

    靳双双撸了撸袖子,准备开干。

    “骰子还是玩牌?”

    “骰子吧。”

    负责发牌的荷官走上前,将桌上的散牌收下,换了一套骰宝上来。

    白琰目光阴恻恻的看着她们,“知名大明星,还有时家尊贵的少夫人,你们两个今晚要是在我这输光了,可以上殷都大热搜了吧?”

    靳双双拍桌,“喂,白琰我们可说好的,你不能对外暴露我的身份。”

    白琰笑而不语,眼里透出那么几分阴险狡诈。

    沈九溪低头看了眼手机,看到有电话打进来,但是手机没电了,直接黑屏。

    “我先来,猜小。”靳双双目光紧盯着桌上的赌具。

    “那我猜大。”

    结果,靳双双输了。

    她一脸不服气,要求再来一局,这次信心满满。

    结果还是输了。

    正所谓越挫越勇,她几次三番要求再赌,于是连续输了好几局。

    沈九溪坐在一旁看着,面色平静,一直观察着桌上的骰子。

    “啊,怎么又输了,怎么可能,是不是你们出老千!”靳双双直接炸了,猛地拍桌起身怒道。

    白琰依旧一脸邪笑,“靳大明星,是你自己要求赌的,结果还不认帐?”

    “这怎么可能一直输,你们又坑我!”

    沈九溪小脸清冷,扯住靳双双的胳膊,将她拉坐回来。

    “好姐姐你看,我上次就是这么被他们坑惨了,今晚可能又得输了。”

    “我来吧。”

    “啊,你会?”

    沈九溪坐直身子,双手撑在桌面,看向一旁的荷官说道,“麻烦帮我换一副赌具,要全新的。”

    荷官愣了下,转头看向了白琰。

    白琰点头,“换一套又怎么样,你也赢不了我,可别到时候连时家的公司都输给我了。”

    “你做梦!”靳双双气呼呼反驳,“你还想要我瑾哥哥的家业,想的可真美。”

    沈九溪转头看了眼气呼呼的小丫头,她还挺在乎时渊瑾的嘛,一提到这个就很激动。

    荷官上了一套新的赌具,新的一局即将开始。

    骰子盒在空中摇甩几下,最后砰的一声放在桌面。

    “请二位开始猜大小吧,女士先来。”

    靳双双激动的抓住沈九溪的手,“好姐姐,我猜这回一定是大!”

    沈九溪没听,轻轻掀唇,“小吧。”

    “啊,我们肯定又要输了。”靳双双一脸颓败。

    结果—

    竟然是小,沈九溪赢了。

    白琰不以为意,“第一局先让着你,接下来可不会让你再这么顺利了。”

    沈九溪轻哼一声,“奉陪到底。”

    法拉利跑车在“消金窟”外停住,车上的人下车,砰的一声关上车门。

    “时少,您来了。”

    门童连忙上前迎接,接过他的车钥匙。

    “今晚靳双双是不是又来了?”

    “是的,靳小姐已经进去一个小时多了。”

    这个臭丫头!

    时渊瑾刚要走进去,这会正好接到厉沉北的电话。

    “阿瑾,双双那个丫头在哪里,告诉我,我亲自过去抓她!”

    “你还是先处理演唱会的事情吧。”

    电话那头很是吵闹,厉沉北在后台化妆间里,刚刚唱完一首歌下来,一旁的服装师正在给他搭配服装。

    厉沉北一脸气急败坏,“这丫头竟然把烂摊子都丢给我,我差点就气火攻心了!”

    “厉少,您又准备上场了。”助理提醒道。

    “知道了。”

    要不然干脆现在气死算了!

    时渊瑾挂断了电话,沉着脸迈步走进大门。

    这丫头跑出来就算了,还带了不该带的人。

    在荷官的带领下到了包间外,他还没进去就已经听到了里面靳双双的欢呼声。

    “好姐姐你真是太厉害了,棒棒的,赶紧的把他的钱都赢过来,让他今晚光着从这里走出去。”

    白琰:“你们别太得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