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惊!他知道她的身份-《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切,故作玄乎,根本就没有他们说的这么厉害。”

    沈意柔走回到位置坐下。

    “我这有老师忘记带走的U盘,有谁能帮忙送去办公室啊?”讲台上,一个学生对着教室内的人喊道。

    “我去。”

    沈意柔第一个站起身,动作极快的上前。

    她来到办公室将U盘还给老师后,经过校长办公室时故意停留了下。

    办公室里好像人还蛮多的,说话声不断。

    “哼,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倒要看看她长什么样。”

    沈意柔整理了下自己的头发,补了补口红,于是推开门直接进去。

    办公室内男男女女都有,而且都是学校的教授级人物。

    此时他们都围着一个人坐着,一个个面带喜悦。

    “哎同学,你怎么没敲门就进来了?”

    “我,我找林老师有点事情。”沈意柔愣了愣,立马指了指其中一位老师。

    林老师是她的专业导师,而她则是林老师的得意门生。

    “意柔,你找我啊。”年过半百的林老师轻抬了下脸上的黑色眼镜,“等下吧,我在跟新来的教授请教一些问题。”

    此刻,坐在中间的靓丽身影缓缓转身,美眸漫不经心的看了过来。

    众人当中,她慵懒回眸,周身仿若披着层微光,耀眼夺目。

    “是你!”

    沈意柔像是被雷劈了一般,当场石化。

    满脸不可置信!

    沈九溪手肘轻轻撑在椅子扶手,纤细的手中执着一支笔把玩着,美眸微眨,慵懒又温雅之气。

    “沈九溪你怎么在这里,我们学校不是你这种可以进来的,赶紧离开!”

    沈意柔怒,以姐姐的姿态对她一阵批评。

    沈九溪轻勾唇不语,不屑与她说话。

    “意柔你干什么呢,怎么能这样对沈教授说话,给我滚出去!”林老师和校长气得站起身怒骂。

    “沈教授?怎么可能,你们一定是搞错了。”

    “把她拖出去!”

    沈意柔被学校保安粗鲁的拖走了。

    林老师赶紧看向沈九溪抱歉道,“对不起啊,我这个学生太过分了,下次我一定会好好的说她。”

    “没关系,我们继续。”

    沈意柔被赶出来后,一脚将教学楼外边的花坛踹倒。

    “新来的教授怎么可能是她,不可能的!”

    “沈九溪一个连初中都没有上过的破烂货,怎么可能是医学博士生,简直是可笑。”

    “意柔,你见到那位年轻漂亮的老师了吗?”

    回到教室,同学们开始好奇的问她。

    “没有见到,倒是看到了一个让我讨厌的人。”沈意柔踹开椅子,入座。

    ES时代集团总裁办公室。

    “时少,少夫人今天去云桥大学报到了。”

    时渊瑾慵懒靠在椅背,手上拿着份文件漫不经心地翻着,“如何了?”

    “挺好的,学校都隆重办了迎接,但是好像少夫人没有让继续办。”

    “嗯,她喜欢低调。”

    江柏好奇问,“时少,您一早就知道少夫人的身份了?”

    得知沈九溪任职于云桥大学,好像自家少爷一点都不惊讶,这让江柏很是疑惑。

    时渊瑾慵懒抬眸,凉凉的瞟他一眼,“你很闲?”

    “没,我有好多事情要做。”

    江柏一听,立马迅速出门。

    要说是闲,时少真得将他发配到非洲挖矿。

    时渊瑾端起桌上的水杯轻抿一口。

    脑海中浮现那次——

    那晚下起了大雨,电闪雷鸣。

    他洗完澡下楼,正准备倒杯水喝,看到茶几上放着几本医学书。

    他拿起来随意翻看了下,都是关于麻醉学的知识,而且还是博士等级的。

    想起来,刚刚那个女人来过,就是坐在这里和他母亲喝了会茶。

    “沈小姐,您怎么又回来了?”外边响起管家的声音。

    “我落东西在这里了,回来拿。”

    “哎呀您怎么不撑把伞,外面雨那么大。”

    “没事。”

    沈九溪步伐凌乱的冲进来,全身都湿透了。

    他转身,对上她慌乱的美眸。

    她轻抹了下脸上的雨珠,伸手指了指他手中的书,“那是我的。”

    时渊瑾低头将书放了回去,转身若无其事的上楼。

    她小跑过去将书收起来,待看到书都在的时候,松了口气。

    管家送了把伞给她,“沈小姐,外面雨那么大,撑把伞吧,别淋感冒了。”

    “谢谢管家,那我先走了。”

    他走回了卧室,站到落地窗前往外看了眼。

    雨越下越大,她撑着伞摇摇欲坠的走入雨幕中,尽管雨大无法抵挡,她还是尽力的将那些书牢牢护在怀里。

    宁愿自己多淋点雨,也不愿书受到损害。

    沈九溪……

    倒是在哪里听过。

    时渊瑾拿出手机,在百度上输入了她的名字。

    果不其然,不查不知道,一查吓几跳。

    A国荣华医科大学最年轻的天才医学博士生,荣华医科大学麻醉学研究会会长,A国麻醉科分院院长。

    主要研究方向:重症麻醉医学治疗,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八项,国家教学成果数项。

    看不出来,她竟然有这么大的能耐。

    思绪收回。

    时渊瑾低头继续看文件,拿起笔在上面刷刷签下自己的大名。

    办公室门被推开,厉沉北从外边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拉开他对面的椅子,一屁股坐下。

    时渊瑾不悦抬头,“什么事?”

    “没事,就是找你聊聊天。”

    “滚。”

    时渊瑾直接抄起桌上的文件砸过去。

    厉沉北抬手准确接住了,嬉皮笑脸道,“你这是典型的有了老婆忘了兄弟啊,你说说你都好久没陪我去喝酒了。”

    “江柏,送客。”

    “哎哎别啊,老时啊咱们可是过命的交情,你可不能这么对我。”

    厉沉北笑笑站起身,双手撑在桌面,一本正经道,“行我不跟你开玩笑了,我大哥让我告诉你和小嫂子,今晚来我们家吃饭,对了,把檬檬也叫上。”

    时渊瑾不耐烦,“到底什么事?”

    “没什么事,大家兄弟一场,请你们小两口吃顿饭怎么了。”

    “还要叫檬檬一起,你是不是对我妹有什么坏心思?”

    “我哪敢啊,檬檬也是我的妹妹,我保护她还来不及呢,再说了有你个这么脾气暴躁的哥哥在,我怎么敢对檬檬有其他心思呢。”

    厉沉北说完,趁着他还没发火,赶紧的转身溜了。

    他脾气差?

    时渊瑾从桌子底下拿出一面小镜子,照了照自己的俊脸。

    “我脾气很差吗?”

    【作者题外话】:按“东西南北”由大到小依次区分,顾家四兄弟不易弄混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