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少夫人今晚吃醋了吗?-《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时渊瑾亲自将靳双双送回家,车子在她家别墅大门外停下。

    “赶紧回去吧,别让你爸妈担心。”

    “瑾哥哥,要不然我今晚去你那边住得了,现在回去我肯定挨批。”

    “不行,赶紧下车。”

    靳双双撇撇嘴,有些不情不愿地解开安全带。

    她看到一旁的沈九溪,眼中闪过一抹狡黠,凑过去故意说,“好姐姐,那你介意我去瑾哥哥家住吗,你不会介意的是吧?”

    “与我无关,随便。”

    “瑾哥哥你看,好姐姐都说可以了。”

    “滚下去!”时渊瑾厉声道。

    靳双双也不敢废话了,拉开车门下车,她刚刚落地,车子就嗖的一声开走了。

    “嘿,瑾哥哥你急什么!”

    车子里只剩下两人,气氛有些怪异。

    时渊瑾见她抱着自己的双臂,于是特地将车里的空调调高一些。

    “靳双双这人虽然有点顽皮,人本性还是不坏的。”

    听到她忽然出声,他有些不解,“嗯?”

    沈九溪转头,对上他的视线,“我说,她这么好,你为什么跟她分手?”

    听了半天,原来是这个意思。

    时渊瑾嘴角微扯,脸上神色变得怪异。

    “她怎么跟你说的?”

    “说她是你女朋友,当然,我不是要过问你事情的意思,只是纯属好奇,毕竟我们也不是两情相悦才结婚……”

    “沈九溪,你吃醋了。”

    “……”

    她小脸一红,直接炸了,蹭的一下坐直身子,“谁,谁吃醋了,你别胡说!”

    时渊瑾愉悦的转回头,手轻抚在方向盘上,眉眼微微带着笑意,“不用狡辩了,你就是吃醋了,这醋味还不是一般的浓。”

    “笑话,我怎么可能会吃你的醋!”

    “你就是吃醋了。”

    “我没有。”

    “你有。”

    两人一路吵嘴,回到了家里。

    管家出来迎接的时候,察觉到他们两个之间的异样。

    沈九溪直接甩车门,愤愤的走进别墅。

    “这……”管家看向随后悠闲下车的时渊瑾,“少爷,少夫人这是怎么了?”

    “醋劲上头,没缓过来吧。”

    “醋?少夫人今晚吃醋了吗?”

    “嗯,吃得还不少。”

    时渊瑾轻轻挑眉,双手插兜悠悠走进别墅。

    管家:“少爷今晚看起来心情还不错啊。”

    翌日。

    沈九溪迷迷糊糊的醒过来,翻了个身,将床上的薄被踢到了地上。

    她坐起身揉了揉眼睛,下床准备去上个洗手间。

    打开洗手间的门,她直接撩起睡裙,坐在马桶上。

    上完厕所,她起身冲水。

    到洗漱台前洗手时,她通过镜子模模糊糊的看到浴室里站着一个人……

    “啊!”

    瞌睡虫瞬间被赶跑—

    她震惊的转回头,颤抖着手指向他。

    “你,你怎么进来的!”

    时渊瑾刚刚洗完澡,正在慢条斯理的套浴袍。

    浴袍还未穿好,可以清楚看到他健硕的胸肌,线条流利完美的八块腹肌,还在淌着水珠……

    身材真不错。

    她轻拍了下自己的脑袋,懊恼,睡得太沉了竟然没意识到自己房里进了人。

    “我当然是走进来的。”

    他迈步走过来,压迫力迎面而来。

    沈九溪下意识地往旁边靠了靠,与他拉开距离,一脸气急败坏。

    “你竟然趁着我睡觉的时候偷偷溜进我房间,太过分了!”

    “这是我的别墅,我想去哪就去哪。”

    “那也不能随便进入我的房间。”

    “我房间的水管坏了,借你这里冲个澡。”

    他说完,目光随意的打量着她,“原来你都是闭着眼睛上厕所的,还能上得这么准。”

    “啊啊你闭嘴。”

    一想到刚刚上厕所都被他看到了,沈九溪脸红透底,转身小跑出去,但是没注意前面,额头一不小心轻轻磕到了门板上。

    身后传来一道轻轻的低笑声。

    尴尬啊。

    她窘迫的跑出去。

    “这该死的时渊瑾,大早上的跑来我房间洗澡。”

    她出来后大口地喘气,用手扇风,赶紧的将空调调到最低。

    “砰砰砰—”

    还未平复好心情,房门忽然被人拍响。

    “谁啊?‘

    沈九溪整理了下身上的睡裙,下意识就要过去开门。

    在她的手即将触到房门把手时,一股大力从身后袭来。

    他搂住她的纤腰,将她拉了回去。

    她惊讶的回头,“时渊瑾你……”

    “嘘。”他伸出食指轻轻抵在她的唇边。

    “瑾哥哥,你在里面吗?”外面,响起靳双双的声音。

    沈九溪一脸郁闷,抬脚踩了下他的拖鞋,“你的小情人又来了,赶紧出去。”

    “什么小情人,别瞎说。”

    “砰砰砰—”

    对方更是用力的拍门板。

    “你赶紧的出去啊,等会她把我门都拍坏了。”

    “拍坏了赔你一个不就行了。”

    时渊瑾搂抱着她进了房间的衣帽间,似乎并不打算出去。

    “你要干嘛。”

    “我不想见她,所以我们要躲起来。”

    “……”

    靳双双拍了许久的房门都没动静,于是跟管家讨要备用钥匙。

    管家一开始还是挺犹豫的,不太愿意给。

    “管家,万一瑾哥哥在里面出事了呢,你难道就不担心吗?”

    几分钟后,靳双双成功拿到了房间钥匙。

    “咦,没人吗?”

    她走进去,看到房间里一个鬼影都没有。

    床上乱糟糟的,被子还孤零零的躺在地上。

    “不是说瑾哥哥在他老婆这里吗,怎么没见人。”

    管家站在房门外说道,“可能是时少和少夫人很早就出去了,靳小姐我们还是走吧。”

    “不会啊,我刚刚好像听到了这里面有人说话。”

    “这……”

    靳双双进了衣帽间,在里面走了一圈。

    偌大的衣柜里,沈九溪好几次想要直接打开柜门,结果被他压制回去。

    他将她摁在里面,紧抱着她,不给她动手的机会。

    沈九溪小脸气愤,现在他们这种状态,怎么好像是正房夫人过来抓奸?

    而她就是被私藏的那个“三儿”?

    她抬脚狠狠的踩了他,用口语警告道:我要出去,我们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为什么要躲着她?

    时渊瑾也用口语回复:这丫头很烦人,我们躲一下。

    哼,他就是不想让靳双双看到他们现在共处一室、亲密接触吧。

    说到底,他就是不想让靳双双难过伤心。

    真是好一个痴情儿郎。

    越想心里越是不舒服,于是她一鼓作气,启唇就要说话。

    下一秒,两片微凉的唇瓣贴了上来,堵住了她的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