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亲在一起了-《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沈九溪磕着瓜子,这话题忽然转到自己身上。

    几人纷纷转头看了过来,一脸意味深长。

    “你们都看着我干嘛?”

    “我们是在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女人能够把阿瑾这种魔王给收服了。”

    “什么人?”

    “当然是仙女啊。”

    “你们都闭嘴吧。”

    时渊瑾起身,将沈九溪拉了起来。

    “干嘛?”

    “跟我过来。”

    时渊瑾将她带到了走廊外面,然后递给她一张纸。

    “这是什么?”

    “你家人放在我公司门口的。”

    白纸上写着几个字:不孝女,不知恩图报。

    “知恩图报?”沈九溪真是被气笑了,将纸揉成一团狠狠扔进垃圾桶。

    感激他们给自己带来了十年的童年阴影吗?

    时渊瑾:“接下来他们是不是就要去你学校闹?”

    “他敢!”

    沈九溪冷笑一声,双臂环胸靠在墙边,“看来他们在我这吃的闭门羹还不够,真以为我怕他们。”

    时渊瑾见她如此淡定,俯身上前,一手撑在她的头顶,形成一个半包围她的姿势。

    “我真的很好奇,你从小是怎么在沈家活下来的?”

    沈九溪眼眸微颤,下意识地对上他深沉的目光。

    “没什么。”她轻轻推开他的手,“时少这么好奇我的事情,该不会是对我有意思吧?”

    “笑话!”他忽然后退几步,“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孩子,你以为我会搭理你吗。”

    “是是是,托了这个孩子的福,是我高攀了。”

    沈九溪转身便想走。

    这时糖糖忽然从里面跑了出来,从后面撞了时渊瑾一下。

    时渊瑾往前倾倒,朝她压了过去。

    两人双双撞到墙壁,他低头之时,唇无意间亲到了她的脸颊。

    “轰—”两人脑中的那根弦炸了。

    僵硬片刻。

    沈九溪转头想骂他,但是傻乎乎的又送上了自己的唇。

    两唇相碰……

    气氛再次陷入尴尬。

    “臭流氓!”她红着脸将他推开,一脚踩在他铮亮的皮鞋上,气呼呼的转身走了。

    时渊瑾痛呼一声,在原地踉跄。

    这女人,竟然下脚这么狠。

    “阿瑾你在那干嘛呢,又跟小嫂子吵架了吗?”厉沉北从里面探出一个头,幸灾乐祸的问道。

    “滚。”

    客厅里,厉家几兄弟和时羽檬聊天吃东西。

    时羽檬很快就把前面的一碟水果和点心都吃光了。

    厉沉南吩咐佣人又拿了一些吃的过来,然后撑着下巴仔细地盯着她看。

    “沉南哥,你看我干嘛?”

    “小檬檬,哥哥很好奇,你这么能吃,以后谁敢娶你?”

    这一听,时羽檬吃东西的动作一顿,呆愣的眨了眨眼,好像在思考这话的真实性。

    一旁的厉沉西凉飕飕看他一眼,语气带有责备,“你不说话会死?”

    “二哥,我开玩笑啦,吓着我檬檬妹子了吧。”

    时羽檬放下手中的鲜花饼,“那我还是不吃了吧,最近好像真的有点胖了。”

    “吃!”厉沉西厉声道。

    檬檬一脸无辜。

    厉沉南拉了拉自家二哥,“二哥你别这么严肃,吓到檬檬了。”

    厉沉西的脸色敛了下,尽量不让自己看起来那么凶,“吃吧,你还没有吃饱。”

    “噢。”时羽檬继续开吃。

    厉沉东看着他们两,眸里闪着微光。

    “檬檬。”

    时羽檬转头看向他,一脸认真,“沉东大哥,你说。”

    “听说你转学回到殷都上学了,以后就在国内上大学?”

    “是的,我爸爸妈妈也同意了呢。”

    “嗯,挺好的。”

    沈九溪自己一个人走到了花园,一边走一边往后看。

    “他没跟过来吧?”

    看到身后无人,她松了口气,赶紧拍拍自己的胸脯。

    刚刚真的尴尬死了,她跟他竟然亲上了。

    “不听话不听话。”

    她轻轻拍自己的唇,这时候一个小身影摇摇晃晃的走过来。

    “糖糖?”

    小家伙怀里抱着一个小型钢琴玩具,大眼睛清澈见底,短发卷卷的。

    “这么晚了你怎么能一个人出来呢,我们进去吧。”

    她要牵着小家伙回去,结果却被他轻轻甩开手。

    沈九溪迟疑了下,蹲下来问,“你怎么啦?”

    糖糖举起自己怀里的小钢琴,轻轻点了点。

    “你想在外边弹钢琴?”

    他点点头。

    “好。”

    花园里有个凉亭,沈九溪陪着他坐了一会。

    发现他对钢琴有种莫名的喜爱,胖嘟嘟的小手放在上面,轻轻的弹奏着,虽然不知道在弹什么。

    沈九溪注意了半天,也没看出来什么,以为他就是纯粹的喜欢这个。

    “小少爷。”

    老管家寻了过来,看到小家伙在认真弹钢琴,于是便不打断。

    “时少夫人,我看得出来小少爷很喜欢您。”

    “我今晚怎么没有看到糖糖的妈妈,是不在家吗?”

    沈九溪这个问题一出,老管家脸色微变,忽然就沉默了。

    “不好意思啊,不方便说也没事。”

    “没事,反正时少跟我们家关系好,亲同一家人,跟少夫人你说也没事的。”

    沈九溪拉了下一旁的椅子,让老管家坐下。

    “小少爷的母亲在他一岁的时候就离开了。”

    “那是跟沉东大哥闹矛盾了?”

    “不是,具体原因我们也不清楚,就记得那天大少夫人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小少爷都是大少爷自己带的。”

    也可能是因为这个原因,小家伙渐渐长大后都不爱说话。

    “噢。”沈九溪点点头,没有过多再问,毕竟人家的私事也不好说。

    糖糖抬起头,轻轻抓起她的手放在钢琴上,让她也试试。

    “糖糖真是一个很可爱的孩子,这么好的孩子,他的母亲怎么忍心抛弃他呢。”

    “在这八卦别人的事情,还不如管好自己的先。”时渊瑾走过来,夜幕之下,身影高大冷峻。

    沈九溪:“你咋又来了。”

    他朝小家伙张开手,“糖糖来叔叔怀里。”

    糖糖立马从椅子上跳下来,开心的扑过去。

    他轻松的将小家伙双手抱起,在空中抛了下,又稳稳接住。

    满花园都是糖糖开心的笑声。

    看着时渊瑾耐心哄玩的身影,沈九溪脑海中忽然闪现一个想法。

    如果以后他们的孩子出生了,也会这么幸福开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