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这不就是妥妥的校花嘛-《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秘书出去后,沈九溪在办公室里转了一下。

    偌大的豪华办公室里,干净整洁,大大的落地窗,站在这里能够俯瞰整个城市的美景。

    经过办公桌时,她偶然看到文件夹下面的一张支票。

    轻轻的抽扯出来,看到竟然是要给靳双双的那张支票。

    太好了。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她将支票收进自己的包里。

    “厉总,时总还在开会,您可以进办公室等下。”

    这时秘书推开门,恭敬的迎接一个人进来。

    沈九溪抬头,看到来人时,面露讶异,“厉大少?”

    厉沉东也没想到她在这里,冷沉的眼眸拂过一抹惊讶。

    “九溪,你也在。”

    “对呀,你是来找时渊瑾的吧,他还在开会呢。”

    “嗯,我等会。”

    沈九溪抿了抿唇,她跟厉沉东也不是很熟,而且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慢慢的往门口挪去。

    “那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九溪。”

    厉沉东忽然转身看向她,深邃冷眸深不可测。

    “啊?”沈九溪刚要推开门的动作顿了顿。

    “后天我长姐回来,到时候你跟阿瑾他们一起来家里吃顿饭。”他一丝不苟的说完,冷峻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噢,好的。”

    沈九溪点了点头,转身退了出去。

    厉家的大小姐?

    厉大少亲自邀请她,应该是看在时渊瑾的面子上,顺便叫她一声吧。

    沈九溪从公司大楼出来,迎面就跑来了一个小身影。

    “表嫂!”

    靳双双兴奋地抱住她,高兴得连称呼都改了。

    “支票呢,拿到了吗拿到了吗?”

    “拿到了。”沈九溪将包里的支票拿出来给她。

    “谢谢你,大恩大德感激不尽!”

    “行啦,赶紧走吧,你这大明星的身份摆在这,还是别在外面待太久。”

    “对噢对噢,这附近狗仔可多嘞。”

    靳双双戴好脸上的口罩,挽着她的胳膊走开。

    准备上车时,沈九溪转身问了句,“双双,我问你件事。”

    “问啊问啊。”

    “厉家是不是还有位大小姐?”

    “是啊,我没有见过,但是听厉沉北提起过,他说他们的长姐很厉害,以前沉东大哥还没有接管厉氏的时候,一直是长姐在管,后来长姐出嫁了,算是远嫁吧,就没怎么回来了。”

    “这样啊。”

    “嫂子你问这个做什么呢?”

    “没,我们走吧。”

    靳双双不肯回自己的家,于是缠着沈九溪回了华晨名邸。

    可一进别墅,她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少夫人回来了。”管家出来说道,“今天家里来了客人。”

    沈九溪看到一个倩丽的身影正坐在客厅用茶,旁边还有檬檬陪着。

    “妈呀!”

    靳双双却忽然尖叫一声,下意识地转身就想跑。

    “靳双双,你想跑哪去呢?”

    沙发上的女人站起身,严厉的说道。

    虽年过四十,但是依旧看得出来她年轻时是个大美人,一袭白色香奈儿套裙,美丽又端庄。

    “妈妈,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

    靳双双平时嚣张刁蛮的性子,一看到自己的母亲就怂。

    容璇冷哼一声,“你是我的女儿,我还能不知道你在哪吗,你给我过来!”

    沈九溪注意着她们两,原来这位便是靳双双的母亲,时渊瑾和时羽檬的姨。

    “我才不去呢,你肯定想打我。”

    靳双双直接转身跑了。

    “嘿,你个臭丫头给我回来!”容璇气得直接拎起一旁的鸡毛掸子追了过来。

    沈九溪下意识地往旁边让了让。

    这阵势,有点可怕啊。

    “你是九溪吧,我先去教训这丫头,下次再跟你好好认识哈。”

    容璇跑过来时跟她说了一声,然后追着出去了。

    母女两的脾气简直一模一样的。

    时羽檬在后面扬声喊,“姨,你打轻点,别把我表姐打疼了啊。”

    沈九溪轻轻拍了下她的脑袋,“你呀,幸灾乐祸啊。”

    檬檬调皮的吐吐舌头,“没有啦,我表姐那么机灵肯定不会被打的,从小到大她经常这样跟我姨玩。”

    沈九溪笑笑,然后见她转身要走。

    “檬檬,你要去哪?”

    “我出去走走。”

    “你是不是又想去翻墙?”

    沈九溪一猜就中,最近也不知道檬檬怎么了,总是偷偷翻到隔壁去。

    这是跟她学成精了?

    时羽檬小脸心虚,“没有啊,我才不是想翻墙。”

    “得了吧,你这点小心思还瞒不过我,老实交代,到底出去干嘛?”

    “没有没有。”时羽檬赶紧转身跑了。

    翌日。

    云桥大学早课。

    沈九溪最近还没有授课任务,但是需要到医学系每个老师的课堂上听讲。

    刚一进入学生的教室,原本打闹说笑的学生都转头看了过来,目不转睛的盯着她。

    她手抱着一本医学书,缓缓到教室后面的位置坐下。

    “咦,这是新来的同学吗,我以前怎么没见过?”

    “这女生好漂亮噢,不知是哪个学校转过来的。”

    “白衬衣、碎花长裙,长发飘飘,女神啊!”

    “这不就是妥妥的校花嘛,这么好看的女生,以前怎么没碰到过。”

    “要不去拿个微信?”

    沈意柔坐在一旁,听着身旁同学的议论声,她很是愤怒和不甘心。

    手中的书都被她抓皱了。

    上次被沈九溪暴打一顿,搞得现在她脸上的伤还没消掉,只能戴着口罩遮掩。

    “同学们安静安静,准备上课了。”

    头发花白的老师走上讲台,轻轻拍了拍桌面。

    原本吵闹的教室立马安静了下来,同学们回到位置坐好。

    老师在看到后面的沈九溪时,特别礼貌的跟她点点头。

    沈九溪同样回一个浅浅的微笑。

    “好,接下来我们开始上课。”

    沈九溪听讲过程中会做笔录,脊背挺直,手中的笔在纸上写下娟秀端正的字迹。

    她眉目温浅,小脸宁静漂亮,仅仅只是坐在这里,就是一道美丽的风景线。

    桌上的手机跳进来一条信息。

    沈意柔:贱人,别得意,我迟早会揭穿你的真面目!

    沈九溪:我奉陪到底,可别到时候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沈意柔:哼,等着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