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不知悔改,肆意挑衅-《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在学校的时候,时渊瑾的电话一天打好几次,都是问她有没有吃饭之类。

    “我刚刚吃过了,这才过了二十分钟,你怎么又打过来了。”

    沈九溪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一手拿着手机在打斗地主,嘴里叼着一块薯片吃着。

    修长纤细的双腿搭放在桌上,一脸惬意。

    桌上还放着一部手机,正在跟时渊瑾通话。

    “沈九溪你是不是又在吃垃圾食品?”

    “我没有。”

    她将嘴里的薯片吃光,口齿清晰道,“时大总裁事情这么多,还是赶紧忙去吧。”

    “你以为我想关心你,要不是我儿子……”

    “你儿子在我肚子里好着呢,你可以放心了吧?”

    电话那头,江柏正进来跟时渊瑾说开会。

    “你先忙吧,挂了啊。”

    沈九溪麻溜的将电话挂了,又拿出一包薯片准备开吃。

    “啊快输了,冲冲冲。”

    在最后关头,她又赢了一把。

    “有人在吗!”

    有个矮矮小小的女生忽然冲了进来,满脸焦急。

    沈九溪抬头,“同学你有什么事情吗?”

    “求求您帮帮忙,我有个同学晕倒了。”

    “在哪里?”

    “这边,您跟我来。”

    沈九溪立马放下手机,跟着出去了。

    出于救人的本能,她没有想太多。

    到了负一楼的走廊上,女生打开了一扇门,焦急说,“就在里面,他晕倒了,口吐白沫很严重的样子。”

    “我看看。”

    沈九溪走进去,原本以为女生会跟进来的。

    门却在下一秒彭的一声关上了。

    “哎!”

    她转身拍了拍门板,听到外面有落锁的声音。

    糟糕,她中计了!

    门外,女生瑟瑟发抖的离开,在转角处将钥匙交出来。

    沈意柔拿过钥匙,在手中掂量了下,一脸得意,“办的不错。”

    “现在是放学时间没有什么人,这里又是废弃处,她在里面会不会出事啊?”

    “怎么,你是后悔了?”

    小女生很害怕,“我只是觉得不该害一个人。”

    “你嘴巴怎么那么多啊!”沈意柔伸手恶劣推了她一把。

    “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把这件事情说出去,我就把你在学校私底下偷卖套套的事情传出去,到时候看你还怎么在学校混!”

    “我不会说出去的,我保证。”

    “那还差不多,赶紧滚吧。”

    沈意柔看着紧闭的房门,眼中发着淬毒的光。

    “沈九溪,今晚你就等死吧,我期待你死前的痛苦模样。”

    沈意柔疾步出负一楼,跟迎面走来的男人撞上。

    “哎呀。”

    她痛呼一声,抬头一看,眼睛瞬间亮了。

    好帅的男人!

    厉沉西面色无波的看了她一眼,便大步走开。

    “先生请等一等!”

    厉沉西停住脚步,看到她激动的冲到自己面前。

    “我看你不是我们学校的,你是来我们学校参观的吧,要不我带你走一圈?”

    “不必,让开。”

    沈意柔热脸贴冷屁股,尴尬的往旁边退了退。

    他大步走向电梯。

    来到沈九溪的办公室外。

    敲门都没有人回应。

    “九溪,你在吗?”

    推开房门。

    桌上的手机和薯片都还在,就是不见人。

    厉沉西低眸看了下腕表,现在已经是下班时间了。

    沈九溪被困在冰屋里。

    这里虽然已经被废弃,但是冰冻程度不亚于正常的冰窟。

    她试着撬门,但是都没有用,门还是牢固的一丝不动。

    屋里也没有窗户,密不透风。

    她的身体已经开始感觉到了不适。

    “冷。”

    冰屋很大,里面还有一个小小的房间,冰比较少。

    她走进去,缩在角落里,紧紧裹住身上的外套。

    “等保安过来巡逻,才有法子出去。”

    夜幕降临,华晨名邸和环亚名邸一片热闹。

    时家和厉家交好多年,今天厉家大小姐回国,人已经到达机场,大家都过来准备一起吃顿饭。

    靳双双和时羽檬在厨房里学做饺子。

    “檬檬你的饺子怎么包的,挺好看。”

    “就是随便包的啊,双双表姐你包的也很好看。”

    一旁的佣人看了一眼,忍不住笑了。

    两位小姐包的饺子都没有饺子样,扁扁塔塔的一团,里面的馅也快爆出来了。

    她们都没下过厨房,今天也是一时兴起。

    靳双双说,“我要给表嫂包饺子,保准以后我的小外甥生得白白胖胖的。”

    “那我也要给嫂子包饺子,双双表姐你可别跟我抢。”

    君奈奈到厨房看了一眼,“你们看到溪溪了吗?”

    “妈妈,嫂子还没回来呢。”

    “这天都黑了怎么还没回来,是不是出事了?”

    “小姨你想什么呢,别瞎想噢。”

    时烬走过来将君奈奈拉走,“她们在学包饺子,你就别打扰了。”

    “不是,我在担心我儿媳妇啊。”

    “不用担心,你儿子已经过去接了。”

    黑色的跑车疾驰在路上,车速惊人,一旁的车辆纷纷避让。

    时渊瑾开着车,俊脸冷沉,耳上的蓝牙耳机正在通话。

    厉沉西:“我在九溪的办公室没有看到她,她也没带手机出去,我猜测她是出事了。”

    “我已经在赶过去了。”

    “阿瑾你别担心,我在学校这边也派人找,你开车小心些。”

    路口转角一辆车子忽然开了出来,完全不顾时渊瑾的鸣笛警告。

    时渊瑾直接脚踩油门冲了过去,高超的车技,与那辆车子擦身而过。

    对方的车子直接被蹭得掉漆。

    “刹—”

    刹车声响彻天际。

    满脸油腻的中年男人探出头骂咧咧,“他妈的敢划老子的车,你知道老子的车有多贵吗!”

    时渊瑾的跑车也停下来。

    车牌号八个8。

    中年男人看到这,脸上的嚣张气焰没了。

    秒变怂。

    “不好意思是我撞了您车,您先过您先过。”

    时渊瑾冷冷回眸,脚踩油门疾驰离开。

    “老陈你怎么回事啊,怎么这么快放人走了。”

    车子里,女人娇柔的依偎在男人的怀里。

    “柔柔啊,那人咱惹不起,还是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