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顽皮大明星出逃?-《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沈九溪这会手机上来电话了,她连忙拿出接听。

    “喂。”

    “说话啊?”

    演唱厅内人声鼎沸,根本就听不到电话那头的声音。

    她无奈,只好先将电话挂了,然后打算给对方发信息过去。

    看清楚是时渊瑾打来的电话时,她后悔自己刚刚不该接电话,他一定会催自己赶紧回去。

    “下面有情我们的幸运粉丝上台,跟女神一起唱歌。”

    台上,主持人的声音清晰入耳。

    沈九溪抬起头,发现周围的人都在盯着自己看。

    台上的主持人也在看着她。

    “我?”她抬手指了指自己。

    主持人点点头,微笑道:“刚刚我们的双双女神抽粉丝,抽到你了噢。”

    “来,我们掌声有请这位大美女。”

    沈九溪一脸懵,刚刚还是靳双双在跳舞呢,她就接了个电话,舞蹈就跳完了。

    顶着这么多人的目光,她只好戴上墨镜,起身走上舞台。

    沈九溪一直站在灯光昏暗处,不太想那么暴露自己。

    “快来呀。”

    舞台中间的靳双双转头,将她拉了过来。

    沈九溪扶了下脸上的墨镜,在等音乐前奏时,她压低声音对身旁的少女问道,“你是故意的吧?”

    靳双双小脸浮现一抹狡黠的笑,“呀,原来你知道啊。”

    “我又不傻。”

    “也是噢,瑾哥哥他才不会娶一个傻子当老婆呢。”

    沈九溪:“……”

    说是合唱,其实也还是靳双双的独场,沈九溪可不想抛头露面的站在台上,于是趁她开唱后不注意时,悄悄溜了下来。

    她从演唱会出来后,直接去停车场提车,准备离开。

    既然靳双双认出她了,她再待在那里也没意思。

    就在她准备启动车子时,后座的车门忽然被人打开。

    一个靓丽的身影侧身钻了进来,砰的一声将车门关上。

    “下去!”

    沈九溪怒,转身呵斥了一句。

    对上少女清澈狡黠的双眼。

    靳双双连衣服都没换,就戴了个帽子和口罩就出来了。

    沈九溪面露惊讶,“你怎么也出来了?”

    “我再不出来就要闷死了,你快快,快开车,要不然等会我的经纪人和助理就追过来了。”

    她是真的急,拍打沈九溪的椅背。

    啧,有哪个大明星像她这样从自己的演唱会溜出来的,她可真是奇葩。

    沈九溪原本已经启动车子,现在直接就歇火,一脸不耐烦道,“我不管你怎么回事,这是我的车,麻烦你下去。”

    “你咋脾气这么差嘞。”

    “我脾气差?”

    她不悦的转过身,“反正你赶紧的下去。”

    “我不。”靳双双很固执,眼珠子一转,忽然凑上前说道,“我是瑾哥哥的女朋友,所以你快点开车吧,我们都是一家人。”

    “……”

    沈九溪要被气笑了,第一次听到这么荒唐的话。

    看她年纪轻轻的,胆子倒不小。

    “咦,瑾哥哥没有跟你提起过我吧?”

    沈九溪没回话,倒是在心中肯定她是时渊瑾前女友这个想法。

    “那我自我介绍下,你好我叫靳双双,是瑾哥哥的……”

    “我开车了。”

    沈九溪打断她的话,直接脚踩油门。

    “哎呀我的妈呀,不是说不开嘛!”靳双双还没坐稳,额头差点撞到前座。

    别墅里,时渊瑾盯着面前玩搭积木的小孩儿,都快盯出花儿来了。

    “阿瑾,你老看我们家糖糖干嘛,你盯着他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啊。”顾沉南端着两杯红酒走过来,将一杯放在他面前。

    “我总感觉他知道点什么。”

    “糖糖一个四岁小孩能知道什么。”

    时渊瑾低眸看了眼腕表,这都已经过去两个小时,外面天都黑了。

    她还没有回来。

    “阿瑾,不会是你家媳妇又翻墙出逃了吧?”顾沉南凑过来,八卦的问。

    “你才出逃了。”

    时渊瑾将糖糖手中的积木拿开,把他拉过来,“糖糖,现在叔叔问你一个问题,你要老实回答好吗?”

    糖糖呆愣的看着他。

    “沈九溪去哪里了,你知道吗?”

    小家伙仍然无动于衷。

    顾沉南哈哈大笑,“阿瑾你够了啊,媳妇不见了就找我家小侄子,可真有你的,我告诉你,糖糖他什么都不知道。”

    话音刚落,就见糖糖跑过去将自己的哆啦A梦小书包抱了过来,胖乎乎的小手从里面掏出了一张演唱会的门票。

    顾沉南目瞪口呆,“不是,真知道啊?”

    时渊瑾拿起看了一眼,俊脸冷沉,她还真是闲不住!

    见他起身要离开,顾沉南喊道,“人家就去听个演唱会而已,你至于嘛。”

    “要不是她肚子里带着我的种,我才懒得搭理她。”

    时渊瑾沉着脸出了别墅大门。

    江柏连忙上前打开车门,“时少,您去哪里我送您。”

    “不用,我自己去。”

    他拿过车钥匙,上车。

    奢华的法拉利跑车嗖的一声飞快开走。

    马路边上。

    沈九溪停了车子,转身提醒,“你可以下车了。”

    靳双双靠在车窗边看了眼,小脸微皱,“不是吧,这里那么偏僻,我要是下车了遇到坏人怎么办?”

    “你要是不下车,那坏人就是我。”

    “我这么可爱善良,你是不会害我的。”

    “是你说的要来人少的地方下车,不想被粉丝发现。”

    “嘻嘻,我突然改变主意了,要不然再把我载回市中心呗。”

    “靳双双,你在玩我?”

    沈九溪没了耐心,直接下车过来拉开她的车门。

    “姐姐,好姐姐,我现在还不能下车。”靳双双死命的扒拉座位扶手,不肯下。

    “你到底想怎么样,你如果是故意来跟我添乱,或者是要跟我说什么让我离时渊瑾远点的话,那么我现在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不喜欢他,你听明白了吗?”

    沈九溪生气了,声音也很冷漠。

    靳双双迟疑了下,小脸懵懂,“啊,你不喜欢瑾哥哥啊,你不喜欢他为什么要怀他的孩子?”

    “那是意外。”

    “就算是意外那也是一条生命啊,你们不会是想离婚吧?”

    “你放心,我一定会跟他离婚的,但是不是现在。”

    “噢,那还是别离了吧,怪不好的。”

    沈九溪:“……”

    她怎么感觉自己跟这小妮子不在同一个频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