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去”消金窟“大捞一笔-《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远远的,就看见前面出现了车灯,车子朝这里疾驰过来。

    靳双双一看,小脸一慌,连忙扯扯沈九溪的衣服袖子,“快快,我助理他们追上来了,快上车!”

    沈九溪瞧见她这么焦急的神色,似是很不想被带回去。

    “我不开,你要告诉我,你到底想干什么?”

    “哎呀我的好姐姐,先开车,你边开我边跟你说好吗?”

    “不开。”

    “求求你,我求求你啦。”

    靳双双眨了眨漂亮的大眼睛,今晚化了眼妆闪闪的,俏皮又可爱,她开始拉着沈九溪的手撒娇,非常粘人。

    沈九溪无奈,轻轻甩开她的手,转身走向驾驶座开车。

    “姐姐你最好啦!”

    “闭嘴吧。”

    车子转入了另一条道路,快速离开。

    这边是郊区,开回市中心还需要一点时间。

    “好姐姐,你刚刚是说要跟瑾哥哥离婚是吗?”

    靳双双靠在她的椅背后,八卦的问道。

    “这么关心我跟他的事情,你怎么不自己去问他?”

    “瑾哥哥这人那么冷酷无情,才不会跟我说这些事情呢。”

    “是嘛?”

    沈九溪挑眉,她还以为时渊瑾会对这个初恋情人不一样呢。

    “不过我跟你说,瑾哥哥是个大好人,嫁给他放一百个心。”

    那你怎么不嫁?

    这话,她没有问出来,虽然也很好奇靳双双和时渊瑾之间的事情,但是也不想落下个多管闲事的话。

    靳双双打开了手机看今晚的演唱会直播,看到现场气氛还在持续高涨。

    “你从演唱会逃了出来,这样对得起支持和喜欢你的粉丝们吗?”

    “害,本来这场演唱会我根本就不想上,我刚刚从国外巡演回来,还没得休息,他们立马在国内给我安排了一场,这谁顶得住啊,所以我必须要站起来反抗!”

    沈九溪觉得,也就她这种后台强硬的千金大小姐敢做出这种事情。

    一场演唱会,主唱忽然消失了,这投资方可得赔不少钱。

    靳双双捧着手机哈哈大笑,“厉沉北上去救场了,我就说嘛,他不可能坐视不管的。”

    沈九溪通过后视镜注意了她一下,发现她还真有点没心没肺的。

    “厉沉北这个家伙坑了我好多次,以前每次他自己的演唱会都溜走,最后公司都是让我来救场,这次轮到他帮我救场了,哼哼!”

    厉沉北和靳双双是外人眼中的娱乐圈金童玉女,两人的知名度差不多高,粉丝受众也是一样,所以他们不管哪个上,观众都会买单。

    “哎等等等一下。”

    “刹—”沈九溪急忙踩了刹车。

    “靳双双,你想死?”

    “不是不是,我突然想到这里有个好玩的地方。”靳双双解开了安全带,率先下车。

    她走到驾驶座,将沈九溪拉出来。

    “你到底想干嘛?”

    “我们把车停在这里,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沈九溪无奈,锁好车子,就被她拽走。

    这旁边有一个很大的公园,现在很多人出来饭后散步。

    靳双双拉着她轻车熟路的通过地下人行道,拐入了另一条路。

    “靳双双,你到底要去干什么?”

    “你放心,我不是想把你卖了。”

    “卖我,那得看你有没有那本事。”

    走过一段路,她们眼前出现了一栋金碧辉煌的大楼,大门外灯光四起,穿着整齐的门童站成两排守在门口。

    外边停着的清一色都是名牌豪车。

    大楼上金光闪闪的三个大字“消金窟”。

    沈九溪红唇微勾,了然道,“原来你是带我来赌场。”

    “你也知道啊,那我们一起进去玩玩。”

    “站住!”

    她们两个要进去,却被门童给拦住。

    靳双双扬声道:“我是你们这里的常客,快让我进去。”

    “不好意思女士,我们这里需要出示会员卡,持有会员卡的宾客才可入内。”

    沈九溪:“我们没有会员卡,算了吧?”

    “谁说我没有的。”靳双双摸了摸自己的口袋,没有找到。

    门童看着她这么磨蹭,当即就想要赶人了。

    “找到了!”她摸出了一张金光闪闪的会员卡。

    门童见状,这才同意放行。

    “消金窟”,殷都最大的赌场,背后老板暂不可知,但是听说这里一直都是有钱人的天堂,在这里可以随意玩各种赌法。

    而且不似其他的赌场,这里有严格的秩序,二十四小时有保镖队巡逻,没有人敢闹事。

    沈九溪和靳双双走了进去,烟味和酒味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很是难闻。

    两人都戴着口罩,穿过人群,往深处的单独包间走去。

    “靳双双,你经常来这里?”

    “偶尔吧。”靳双双轻车熟路的来到一个包间前,抬手轻轻敲了两下。

    里面有服务生打开了门。

    “靳小姐,你来了。”

    “白琰在吗?”

    “白总就在里面。”

    闻言,靳双双直接推开包间的门,带着沈九溪走进去。

    包间很大,放着舒缓的音乐,中间一张大赌桌旁,几个人正围坐着。

    靳双双径直走过去,一巴掌拍在了一个男人的桌前。

    “白琰,我今天来一雪前耻!”

    被称为白琰的男子有着一张阴柔妖孽的脸,眼眸里闪烁着深不可测的笑意,为人凉薄。

    他穿着红色的衬衣,衬衣的几颗扣子没有扣上,露出精壮的锁骨,脖子上戴着一条黑色龙纹项链,整个人透着一股邪里邪气。

    “白总,我看靳小姐今天又是来自取其辱的吧。”一个身姿妖娆的女人走过来,从身后轻搂住白琰的脖子,在他耳边轻语道。

    “起开起开!”靳双双将这女人拉开,眼睛看向白琰说道,“赶紧的,要不要赌?”

    白琰邪肆一笑,并不言语,只是目光看向了悠闲站在门口的沈九溪。

    “她就是你请来的救兵?”

    “对啊,我告诉你们啊,我今天可是带足了钱,我才不怕你们呢。”

    沈九溪算是听了个明白,走过来将靳双双拉到一旁。

    “你跟他们认识?”

    “认识啊,就是他们上次合伙骗了我不少钱,我都输光了,气死了。”

    靳双双一边说一边跺脚,气呼呼的。

    沈九溪可算是颠覆了对她的认识,“你个大明星不好好演戏拍广告,来这赌什么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