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敢跟我瑾哥哥抢老婆-《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一个小时多的时间,他们玩了骰子、牌九、轮盘等等赌法。

    全程下来,沈九溪赢了很多把,直接就把靳双双上次在这里输的钱全部拿了回来。

    靳双双在一旁看着,简直是对她佩服得五体投地。

    秒变小迷妹。

    沈九溪见自己的筹码赢得差不多了,于是随意丢出手中的一张牌,漫不经心道,“白少爷,这是最后一局。”

    白琰整个人脸色都不太好,没了刚刚的散漫随意。

    “沈九溪是吧?”

    “是。”她抬起头,坦然对上他的目光,眼中有股与生俱来的傲气。

    白琰轻嗤一声,“想我在赌桌上混了这么多年,第一次输给一个乳臭未干的小丫头!”

    “哈哈,那是我姐姐厉害,看你还敢嚣张不!”靳双双得意放话道,倒是搏回了上次在这里丢掉的面子。

    最后一局,是白琰赢了。

    沈九溪轻勾唇,优雅从椅子上起身,“恭喜白少爷赢了最后一局,我们要走了。”

    “好姐姐你辛苦了。”靳双双站起身,殷勤的给她捶捶背。

    白琰背靠椅背,随手拿出一根香烟,一旁的妖娆女人帮他点火。

    “沈九溪,你并不喜欢时渊瑾吧?”

    沈九溪装筹码进篮子的动作顿了顿,抬起头,“这事跟白少爷有什么关系吗?”

    话外之意就是,别多管闲事。

    白琰吞云吐雾,邪笑一声,“我喜欢你啊,如果你不喜欢时渊瑾,那就跟他离婚,来跟着我吧,到时候这家赌场都是你的。”

    沈九溪了然,原来这家赌场的幕后老板是他。

    “抱歉白少爷,我对你,不、感、兴、趣。”

    说罢,她转身就走开。

    刚打开包间的门,她就看到了站立在外面的冷峻身影。

    “时渊瑾,你……”

    他一脸冷酷,看了眼里面的人,然后拉起她的手大步走开。

    “哎你慢点……”

    靳双双起身,随手抓了一把桌上的筹码朝白琰直接砸过去。

    “不要脸,敢跟我瑾哥哥抢老婆,想死啊!”

    说完,她转身离开。

    白琰一脸无所谓的将自己身上的筹码拨开,单手夹着香烟吞云吐雾。

    “白少,姓沈的女人好像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一旁的贴身保镖站出来说道。

    “时渊瑾不会看上愚蠢的女人。”

    “还好刚刚白少赢了几局。”

    白琰的脸瞬间就黑了,“是那女人故意让的!”

    偌大的赌场里,时渊瑾沉着脸拽着她大步走,健步如飞。

    “你等会,等会!”

    沈九溪快跟不上他的步子了,小跑得气喘吁吁。

    快走到门口时,他终于停了下来,转身怒斥一声,“沈九溪你真是胆大了,连赌场都敢来,是不是还敢上天?”

    “我没有。”

    “你有几个钱敢来这里玩,还是说靳双双那丫头还可以借你钱?”

    “我还借她钱呢。”

    “闭嘴!”

    他生气起来的样子有点可怕,俊脸冷沉无比,像是天要塌下来了一般严重。

    沈九溪竟然不敢反驳了,默默的抿唇。

    “走,回家!”他抓住她的手腕,要离开。

    “等等。”她连忙拉住他,示意了下自己手上的一篮子筹码。

    “你看我今晚赢了这么多,要是不换钱出来,多可惜啊。”

    “我怎么不知道原来你是个财迷?”

    “那这一共几千万呢,还是赌桌上赢来的,不要白不要啊。”

    看她如此执着,时渊瑾只好带着她去了取款处。

    将这些筹码全部兑换成钱,别提有多开心了。

    沈九溪拿到支票后,甩了甩,在灯光下认真检查。

    时渊瑾:“你会看吗,多此一举。”

    “怎么不会,起码我还是能看得出来这支票真假的。”

    她收好支票,一脸小雀跃,“我们走吧。”

    “几千万而已就这么开心,我可以开一亿给你。”

    豪!

    “大土豪!但是我绝不会白白伸手跟你要钱。”

    “还挺有骨气,希望你能保持。”

    “哼。”

    两人一前一后地走出消金窟的大门,看到外面靳双双正站在跑车旁边。

    她戴着大墨镜、口罩、帽子,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就怕被人认出来。

    “好姐姐,拿到钱了吗?”靳双双跑过来,欣喜的问道。

    “拿到了。”沈九溪正要将支票交给她。

    一只大手忽然伸了过来,将支票抢了过去。

    “瑾哥哥!”靳双双眼睛瞪大,眼睁睁的看着被他拿走的支票。

    时渊瑾郑重严肃道:“这笔钱我会亲自交给你的爸爸妈妈,你以后不准来这种地方了,也不准带沈九溪过来,听明白了吗?”

    沈九溪惊讶了下,他这是在为自己说话吗?

    看他对靳双双的态度,好凶啊。

    “不明白!”

    靳双双小脸不爽,跺了跺脚生气道,“我爸妈都把我银行卡冻结了,现在你又要抢我的钱,还要不要我活了!”

    “不给你这么多钱是不想让你跟白琰这种人斗气,在他面前,你这种小白兔分分钟被秒成渣。”

    “哇呜呜呜。”

    她捂脸,哇哇大哭起来。

    “瑾哥哥,有你这么说人的吗,我可是你最亲近的人。”

    “亲近之一而已。”

    时渊瑾将一旁看热闹的沈九溪拉过来,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让她先上车。

    “时渊瑾你不要这么欺负她啦。”沈九溪看着靳双双哭得这么伤心,忍不住说了一句。

    “你别管。”

    也是,他们的事情她也管不着。

    沈九溪耸耸肩,上车坐好。

    下一秒,靳双双也钻进车子坐下。

    “瑾哥哥,那你送我回家。”

    时渊瑾无奈,又不能把她赶下来。

    跑车行驶在宽敞的大马路上,因为照顾到沈九溪还怀着孕,他特地开得很慢。

    “瑾哥哥你怎么开这么慢啊,能不能开快点?”靳双双轻哼一声,因为支票被没收的事情很不爽。

    “你给我闭嘴。”

    “你好凶啊,你怎么可以对我这么凶,你以前对我很温柔的。”

    “……”

    时渊瑾不想搭理她了,这丫头说什么胡话。

    可在沈九溪听来,这事情就不是这么简单了。

    她默默的转头看向窗外,强迫自己不听他们之间的对话。

    打情骂俏的,像是热恋的小情侣。

    而她,像是多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