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可别打脸充胖子了-《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老师。”

    座位上,沈意柔慢悠悠的举起手,一脸傲慢。

    正在讲课的老师被迫暂停,转头看向她。

    “这位同学,你有什么问题吗?”

    “您刚刚讲的这个知识上节课都讲过了,这节课就不用再重复了吧?”

    老师的脸色顿时一阵青一阵白,得知今天沈教授来听课,特地准备的这堂课。

    “这位同学,我这是在带着同学们温故上节课的内容,既然你觉得你都懂了,那你上来替老师讲一下?”

    “沈同学可是我们专业的尖子生,医学系的学霸,要不你就上去给我们试讲下?”有同学附和道。

    沈意柔一脸傲慢的从位置上站起身,两手空空的走上去。

    站到讲台上,她第一眼直接看向坐在最后的沈九溪,眼中带着挑衅。

    沈九溪不以为意,等着她的表演。

    “我看后面那位同学也很自信,要不你上来跟我一起吧?”

    随着她的出声,同学们齐齐转头,目光一致的看向了沈九溪。

    一旁的老师见状,下意识想要阻拦。

    人家可是学校特聘的优秀硕士导师,今天是来听课的,不是讲课。

    沈九溪却起身,大方的走了出来。

    “可以。”

    沈意柔鼻腔里发出不屑的冷哼声。

    看她等会怎么揭穿沈九溪的真面目,小学毕业的窝囊废,连学渣都称不上的废物,等会就让她被众人的唾沫淹死。

    “我有个问题。”

    有个戴着眼框眼镜的女生举起了手,有点书呆子的气质。

    “什么问题,你说。”

    “我遇到的这个问题很困惑,我想听听两位同学的见解和思路。”

    女生捧着书本主动走过来。

    “我来看看。”沈意柔推开一旁的沈九溪,生怕被抢了似的。

    沈九溪美眸闪过一抹无语,倒是主动的朝旁边让了让。

    老师过来轻声说,“沈教授,抱歉啊。”

    “没事,发挥学生的主动性和创造性挺好的。”

    这边,沈意柔看完了女同学的问题,脑子瞬间一片空白。

    卧槽。

    这题目怎么感觉没见过。

    “沈意柔同学,你会吗?”

    “等等,我再看看。”

    沈意柔开始慌了,她抬起头,看到同学们都在看着她,等着她将问题解答出来。

    “你倒是快点啊,我们大家都等得不耐烦了。”

    “对啊对啊,你到底行不行啊,不行的话让另一位同学来吧。”

    “你们急什么,不让人思考的吗!”沈意柔抬起头怒一声。

    呵,不懂装懂,脾气还大。

    沈九溪静静的看着,看着她怎么收场。

    几分钟后,沈意柔走到讲台中间,面不改色的说,“这个题目我已经知道答案了,如果想知道的同学下课就自己来找我吧。”

    “什么,还要自己找你,你直接在这里讲不就好了。”

    “她到底懂不懂啊真是的。”

    问问题的女生也无语了,这不是说了个寂寞吗。

    沈意柔转头指向沈九溪,故意引战火,“那让这位同学试试,看看她跟我想的一不一样。”

    大家的目光又开始转移到沈九溪身上来。

    沈九溪站着没动,精致漂亮的小脸依旧保持着风轻云淡之色。

    见她不动身,沈意柔更是觉得她怕了慌了。

    “你怎么不动啊,如果不知道的话也没事,反正你也是一个靠后门进来的废物。”

    轰—

    同学们炸了,一个个开始议论纷纷看热闹。

    “原来她是走后门进来的,怪不得我们以前没见过她。”

    “云桥大学都能走后门进来,现在这种靠美貌上位的女人真是不要脸。”

    “这种人不配出现在我们的课堂,赶紧滚出去。”

    “滚出去!”

    跟沈意柔玩得要好的那几人开始调动教室的气氛,齐声吆喝让沈九溪滚。

    而那个戴着黑框眼镜的女生则是走上前,来到沈九溪的面前虚心求教。

    “同学,你能解答这个问题吗?”

    沈九溪轻轻扫了一眼,笑道,“他们都在赶我出去呢,你怎么还问我问题?”

    “我才不管呢,反正我的目的就是想要听听大家对于这个问题的看法。”

    “好,我可以回答这个问题。”

    “等等。”

    女生忽然转身,拍了拍桌面,示意同学们安静下来。

    “这位同学说可以解答这个问题,先听听她怎么说吧。”

    沈意柔:“她个只有小学文凭的废物能知道什么,大家别被她骗了!”

    台下一片议论。

    沈九溪在众人的目光下走到讲台上,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了几个字。

    “麻醉,在临床医学中可以达到镇静、镇痛、消除患者的紧张情绪,抑制神经反射的传导,降低疼痛的门阈值,至于刚刚这位同学困惑的问题,术后给病人经静脉注射和神经阻滞麻醉,达到的最大功效是怎么样的,接下来我可以给出的答案是,在以往的临床医学中……”

    一时间—

    全场鸦雀无声,静心凝听。

    她的声音悦耳清脆清晰,有节奏的传达到各处,让人忍不住沉醉于她的讲解之中。

    有的同学已经纷纷拿起笔记笔记,生怕漏掉她所说的专业知识。

    沈意柔站在一旁脸都白了,紧紧抓着桌角的手泛起了青筋。

    “她,怎么可能!”

    这废物,怎么可能……

    讲台上,沈九溪谈吐自如,淡定从容,在讲课的同时也会在黑板上列出要点。

    令人折服的是她的满腹医学知识,出口成章。

    “叮铃铃—”

    下课铃声突兀的打断了祥和的课堂气氛。

    “我讲完了。”

    沈九溪转头,美眸带着笑意审视,“沈意柔同学,这个问题,你的见解跟我是一样的吗?”

    沈意柔整个人都已经傻掉了,满腔怒火也只能憋着。

    面对大家的注视,她硬着头皮点头,“对,是一样的!”

    笑死。

    这是读博、进入高级临床医学阶段才会深究的问题,她一个小小的本科生怎么可能懂。

    沈九溪笑了笑,笑中带着冷意,“继续加油噢。”

    说完,她转身离开了教室。

    她离开后,教室内又重新掀起了议论。

    “这个同学好厉害,佩服极了。”

    “比沈意柔厉害多了,我看啊沈意柔都比不上她的一根手指。”

    沈意柔抄起桌上的一瓶水直接朝他们砸了过去,“沈九溪给你们灌了什么迷魂汤,你们这么站在她那边!”

    “沈意柔你个疯婆子,人家明明就比你厉害,可别打脸充胖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