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他来救她了-《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冷。

    无边无际的寒意充斥着她的身体,由外入内。

    沈九溪缩在角落里,被冻得瑟瑟发抖,唇瓣都没了血色。

    寒冷中,她感觉到自己的腹部一阵痛感。

    是孩子。

    不能再等下去了,保安根本不可能会过来。

    她扶着墙壁站起身,踉跄地走到门边,抓起地上的一块冰块砸门。

    可这明显的一点用都没有。

    沈九溪不放弃继续砸门,眼眶湿润了,顺着冷冰冰的脸颊滑下。

    滴落到地上,慢慢的会凝结成冰。

    小时候,她被沈家夫妇拉进冰库关了三天三夜。

    从那时候,她的身体每每到冬天的时候抵抗力很差,经常感冒。

    而现在,她同样被困在这里。

    可是,现在不止她一个人了,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小生命。

    “啊—”

    沈九溪眼眶泛红,一拳打到了门上,背靠门滑落在地。

    “孩子,是妈妈没有保护好你。”

    她抚着自己的肚子痛苦出声。

    “沈九溪!”

    就在她彻底绝望之时,门外忽然响起了熟悉的声音。

    她立马睁开眼睛,摸了摸脸上的泪珠,扶着墙壁起身。

    “时渊瑾?”

    “沈九溪!”

    走廊上,时渊瑾不断地呼唤她的名字,十分焦急担心。

    每走到一扇房门前,他便抬脚用力将房门踹开,一间房不见便接着进行下一间。

    “你要是敢出事,我下辈子也不会放过你。”

    “阿瑾。”

    厉沉西带着人赶了过来。

    “怎么样,找到人了吗?”

    “没有,里里外外都找过了。”

    “该死!”

    他一拳打在了旁边的一扇门上。

    沈九溪感觉到门口的异动,连忙靠过来拍门。

    但是她的体力越来越弱,快要冻晕过去了。

    “时渊瑾,我在这里。”

    尽管力气很小,她仍然坚持。

    “要不然我们再去外面找找,这里看着好像没什么人。”厉沉西说道。

    时渊瑾看了眼空荡荡的地下室,只好点点头。

    他们的脚步声越来越远了。

    沈九溪的气息也越来越弱,小脸都覆上一层冰霜。

    “时渊瑾……”

    在昏迷过去的前一秒,她的脑海中满是他的身影。

    似有心灵感应。

    在准备出地下室时,时渊瑾忽然停下了脚步,猛地转身看向空荡荡的地下室。

    “阿瑾,怎么了?”

    “我觉得我还不能走,我再回去看看。”

    时渊瑾说完,大步走了回去。

    厉沉西闻言,也赶紧跟着。

    每一扇门他都亲自检查过一遍,直到中间那扇门,牢固不动。

    “阿瑾,你是不是怀疑这扇门有问题?”

    “打开。”他后退一步,命令身后的保镖上前。

    保镖拿出锤子,轻而易举的就把房门的锁撬开了。

    紧接着,保镖就要抬脚踹进去。

    “让开!”

    时渊瑾却把保镖拉开,自己则轻轻推开门。

    门开到一半,果然遇到了阻碍。

    “九溪!”

    厉沉西看到躺在门后的沈九溪时,震惊无比。

    时渊瑾钻进去,将她从地上抱起。

    人已经昏过去了,浑身冷得刺骨。

    去医院的路上。

    厉沉西的车子根本追不上时渊瑾的,开得太快。

    “厉二少,时少这样开下去可能会出事。”

    “没事,他车技好着呢,主要是现在九溪的情况也等不住。”

    “二少,交警给时少开了绿色通道!”

    “对于他来说小事,不必大惊小怪。”

    到达医院,时渊瑾甚至是没等车子停稳,便赶忙的抱着沈九溪下车冲进了医院里。

    “时少别担心,我们立马为少夫人安排医生。”

    “马上送入急诊室,赶紧!”

    “时少,夫人这情况貌似还不用进急诊。”

    “我说用就用,磨蹭什么,赶紧去啊!”

    时渊瑾脾气暴躁了,怒吼一声。

    医生和护士立马不敢多话了,乖乖的做事。

    “时少……”

    “别问我保大保小的问题,如果要问,毫无疑问就是保大!”

    医生:“……”

    人家只是想提醒您,不能进急诊室,要在外面等候。

    得知沈九溪出事,靳双双和时羽檬等人都赶了过来。

    “沉西哥,我嫂子怎么样了?”

    檬檬在大厅碰到厉沉西,于是拉住他焦急问道。

    “在冰屋里冻了两个小时,具体情况要看检查结果。”

    “该死的,谁这么恶毒竟然把表嫂关在冰屋里!”靳双双愤愤道。

    “对,那个人真是太可恶了,要是被我们抓到,一定要狠狠惩罚。”

    门外陆续走进来三个身影,都是急匆匆赶过来的。

    “你们怎么都来了?”

    厉沉东、沉南、沉北异口同声道,“我们担心九溪的情况,必须要过来看看。”

    “事不宜迟,我们赶紧上去看看吧!”

    靳双双点点头,转身就要带路走。

    厉沉北无奈出手揪住她的后衣领,将她提了回来。

    “大小姐,电梯在这边。”

    “噢,那是我故意走错的。”

    沈九溪被送到了VIP病房,人还在持续昏迷之中。

    “时少,少夫人被冻着了,不过还好救出来的及时,现在脱离了寒冷环境,等她慢慢恢复过来就好。”

    时渊瑾点点头,走到床边坐下,心疼的握住她冷冰冰的手。

    “对了时少,还有少夫人的孩子……”

    “我知道了,没关系,我们能接受。”

    医生面露错愕,有些懵逼了,“时少,您知道我想说什么吗?”

    “你不就是想告诉我孩子没了吗,没事,孩子我们还可以再有。”

    “不是,少夫人的孩子没流,好着呢。”

    时渊瑾:“……”

    “还在啊,那最好了。”

    医生默默扶额。

    “嫂子!”

    靳双双和时羽檬从外面冲了进来。

    时渊瑾冷冷的转头看向她们,“出去。”

    “呃……”

    厉家几兄弟推开她们两,大步走了进来。

    “阿瑾,九溪没事吧?”

    “你们怎么来了?”

    “来看看九溪啊,关心她呗。”

    沈九溪突然得到这么多人的关心和关注,他心里忽然就有点不爽。

    “来,让一下,我看看。”

    厉沉西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

    看在他是医生的份上,时渊瑾也就让开了。

    然而厉沉南和厉沉北也凑过来,“我也想看看。”

    “看什么看,一边去!”

    这是他老婆,又不是他们的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