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是人是鬼?-《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渐渐的,沈九溪的床边围满了人,大家都在关心她的情况。

    时渊瑾被挤了出来,这时连站在床边的资格都没了。

    君奈奈和时烬也过来看望儿媳妇,看到孤零零站在一旁的儿子,立马不爽道:

    “你个臭小子怎么回事,怎么不陪着媳妇。”

    “妈,你看这情况,我插得上手吗?”

    “溪溪怎么样了我的乖乖,妈妈来看你了。”

    君奈奈担忧的跑过去,也加入了床边关心的阵营。

    “爸,管管你老婆。”时渊瑾无奈,他妈也过来了,估计非要等沈九溪醒过来才肯走。

    时烬表示:“你妈愿意做什么就做什么,你有意见?”

    “不敢有。”

    整整几个小时。

    一直到医生进来说病人需要安静,不能这么多人留在这里,大家才恋恋不舍地离开。

    某人郁闷:他老婆什么时候这么受欢迎了?

    傍晚时刻,沈九溪悠悠的从沉睡中苏醒过来,此时她的身体已经慢慢恢复了正常。

    “好饿!”

    她是被饿醒的。

    踢开被子坐起身,她一脸迷茫的看着空荡荡的病房。

    一个人都没有。

    沈九溪下床,走到堆满了零食水果的桌子。

    桌上的水果已经洗好了,她拿起一个苹果大口大口啃了起来。

    太饿了,这饿肚子的感觉真不是能承受的。

    不过,她没在冰屋里冻死?

    沈九溪后知后觉,是时渊瑾救她出来,因为她记得自己昏迷前清楚的听到了他的声音。

    “人都去哪了。”

    病房里没有水,她便想着到走廊上的自动贩卖机买瓶水。

    机子可以刷脸,她刷了一瓶矿泉水。

    转身时却吓了一跳。

    心脏猛地漏一拍。

    一个女人就静静的站在距她几步远外,目不转睛的看着她,眼中似带着某种难以言喻的忧伤。

    女人长相高级漂亮大气,头发轻挽起。

    年纪从外表上看应该是三十往上,穿着得体的白色西装裙,手挎名牌包包。

    第一眼,沈九溪就觉得跟她有点眼熟,但是也说不上来在哪见过。

    主要是,对方的眼睛一直紧紧的盯着她,眼眶还红红的。

    以为对方也是要买水,沈九溪朝旁边让了让。

    但是对方依旧紧盯着她,一动不动的。

    偌大的走廊上静悄悄的,角落处的黄灯轻轻摇曳。

    这大晚上,怎么感觉有点瘆人?

    沈九溪连忙转身要回病房,却发现那个女人不紧不慢的跟了过来。

    我去,不会是鬼吗?

    不过,哪来这么漂亮的鬼?

    快到自己病房时,沈九溪脚步一转,冲向了转角的走廊。

    岂料,身后那女人也跟着追了过来。

    “不会是真的鬼吧!

    沈九溪虽然不怕鬼,但是听说医院阴气很重,遇到鬼还是避开比较好。

    她跑,她追。

    连续跑了几条走廊。

    “叮—”

    电梯门恰好这时开了。

    沈九溪一头就栽了进去,冲进去没刹住脚,差点撞到墙。

    一只大手忽然搂住了她的腰,将她卷入了怀里。

    “沈九溪,刚醒来精力旺盛,这么快就迫不及待练习百米冲刺?”

    头顶,响起一道熟悉冷沉的男声。

    沈九溪抬头,看到面前的大俊脸,立马双手抱住他的胳膊,“有鬼在追我啊。”

    时渊瑾面露几根大黑线,“你脑子该不会是被冻傻了吧。”

    “你才被冻傻了呢!”

    “哪来的鬼,你别自己吓自己。”

    “你看你看。”

    看到从外边走进来的女人,沈九溪面露震惊。

    她竟然还跟着进电梯了。

    女人就站在他们的前面,镜面的电梯墙清楚的照应着他们的影子。

    时渊瑾对上对方的视线,目光对视,随即礼貌的朝对方微微颔首。

    女人也轻轻点了点头。

    沈九溪没敢看她,而是一直背对着她站着。

    “叮—”电梯到了一楼,女人离开了。

    时渊瑾重新摁了回顶层的按键。

    “不是鬼,人家是实实在在的人。”

    “真的吗?”她从他怀里抬起头,眨眨眼,“可是我刚刚看到她在追我哎,又不说话,奇奇怪怪的。”

    “她追你?”

    “对啊,你是没看到,她刚刚一直在盯着我。”

    “可能是看你长得不太尽人意吧。”

    “……”

    你还是别说话了!

    回到了病房,时渊瑾将带来的饭盒放在桌面,给她拆开。

    “给我带什么好吃的来了?”

    “我爸妈亲自做的,给你补营养。”

    “替我谢谢爸爸妈妈。”

    沈九溪是真饿了,拿起勺子狼吞虎咽。

    时渊瑾坐在一旁用纸巾帮她擦了擦嘴角的汤汁,动作是说不出的轻柔。

    她忙着干饭,也没注意。

    “在学校里你得罪了什么人?”

    吃完饭,他严肃的问道。

    敢欺负他时渊瑾的老婆,这人还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沈九溪打了一个嗝,喝了口水平静道:“我已经知道是谁了,等我身体恢复好了,我就去报仇。”

    “又是你家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姐姐?”

    “我们时大总裁还挺聪明的嘛。”

    “需不需要我帮忙?”

    沈九溪站起身,转身要回病床上躺着,“不用,我自己能处理,再说了我已经忍她很久了。”

    时渊瑾拉住她的胳膊将她拽了回来,坐在自己腿上,护着她的腰叮嘱道,“可要注意安全,你这次已经中了她的奸计了,再让她得逞,我绕不了你。”

    话是这么说,可他的语气又是那么的宠溺。

    “这次是意外,你以为我每次都那么蠢啊,而且……”

    她低头,默默的抚了下自己平坦的小腹。

    这一个多月来,孩子在她的肚子里安安稳稳的,也没有让她操心过,导致有时候她都快忘记自己肚子里有个小宝宝。

    直到这一次意外,她当时第一件事情就是想到如果孩子没有了怎么办。

    她大概会一辈子生活在悔恨之中,怪自己没有保护好这个孩子。

    “而且什么?”

    “没什么,我想睡觉了。”她转头,盈盈一笑道。

    “好,早点休息。”

    时渊瑾将她抱到床边,给她盖好被子。

    “放心睡,我今晚都会陪在你的身边。”

    这句话让她很安心。

    感觉他也没之前那么讨厌了。

    一直等到她睡着,时渊瑾也没有离开过床边半步。

    经过这一次,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心里有了很在乎很在乎的人,知道她遇险,他恨不得立马飞到她的身边。

    知道害她的人是沈意柔时,他第一时间就想杀到沈家狠狠教训她。

    但是他并没有这样做,只是想留着这个机会,让她自己来做。

    这样沈家人才会清楚的明白一件事。

    现在的沈九溪,已经不再是以前被他们随意虐打的小孩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