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笑死,主动上门找虐-《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这天,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跑到了华晨名邸的外面。

    大门外有保安把守着,闲杂人等不得靠近,她就只能躲在树丛后面偷看。

    “沈九溪到底死了没有。”

    沈意柔张望着那别墅大门,此刻特别想有一双千里眼,可以窥探到里面的情况。

    在家里坐了一天一夜她实在是坐不住了,没看到时家上新闻公布沈九溪的死讯,也没说她失踪之类的。

    所以她很关心沈九溪是不是还活着,于是亲自过来侦察一番。

    华晨名邸的保安和保镖很多,她都没机会靠近。

    远处有辆车子开过来,沈意柔吓得转身钻进了草丛里。

    “哎哟。”尖利的草还扎到了她的臀部。

    红色跑车疾驰而来,耀眼夺目的车子嚣张行驶在平缓的路边,最终抵达大门外停住。

    沈意柔看到一个长相漂亮甜美的紫灰色女孩儿从车上下来,皮肤白得发光。

    全身都是名牌货,戴着墨镜,漂亮又精致。

    “这难道是时家的千金?”

    沈意柔脑海中忽然出现一个大胆的想法。

    赶紧从草丛里钻出来,拍拍自己身上的草,整理了下衣裙,踩着恨天高大摇大摆走过去。

    “大小姐,那我先回去了。”坐在跑车上开车的保镖恭敬说道。

    靳双双从车子后座将一只柯基宠物狗抱出来,摸了摸小宠物的毛毛。

    “你回去吧,我今天就在表哥这了。”

    红色跑车转弯,离去。

    “宝贝我们到咯,一起进去吧。”

    “大小姐,请等一等!”

    靳双双刚要走开,就听到身后一道声音。

    她疑惑的转头,看到沈意柔殷勤的跑过来,因为穿着高跟鞋,所以跑步姿势有些怪异。

    “你是谁?”

    “我,我是……”沈意柔磕磕巴巴,“我是新招来的女佣啊。”

    靳双双轻抬了下脸上的墨镜,疑惑的打量她几眼,“女佣?有穿成你这样的女佣吗?”

    短到膝盖的豹纹裙子,浓妆艳抹,高跟鞋……

    “我是刚刚入职,还没来得及换装。”

    “噢。”

    “大小姐你能带我一起进去吗,你看着大太阳的,我在外面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有人出来接我。”

    “行吧。”

    沈意柔雀跃无比,立马上前主动要帮她抱宠物。

    “我家柯柯有点重,你小心着些。”

    “没事没事。”

    结果,沈意柔刚抱到宠物狗,竟然被手中的重量碾压,一屁股直接摔坐到了地上。

    “哎呀我的柯柯。”

    靳双双心疼的将自己的小狗狗抱起来,“都跟你说了,这狗很重的。”

    “对不起,再让我试试吧?”

    这会靳双双也不敢把宠物交给她了,自己抱着进去。

    “这可是我养了好久的宝贝,一点磕到碰到都不行的。”

    大门旁的保安看到靳双双,二话不说给她开了门。

    沈意柔也得以跟进去。

    看着面前靓丽的身影,沈意柔眼中满是不屑。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不就一条狗吗。

    等她坐上了时少夫人的位置,这种狗她想弄死就弄死,还不用过问别人的意见。

    听说时渊瑾有个亲妹妹,也很优秀,只是为人比较单纯,脾气也很好。

    沈意柔想着,面前这位应该就是时羽檬了,脾气很好那就是好欺负。

    时羽檬:生气!我哪看起来好欺负了。

    靳双双:没事,今天她落到我的手上了。

    今天别墅的管家正好不在,出门办事去了。

    于是靳双双就吩咐女佣随便拿套女佣服过来给沈意柔。

    第一次进大豪宅的沈意柔,立马被面前豪华的房子给惊艳到了。

    无不奢华。

    每一样家具拿出去都是不菲的价格。

    而且别墅外面还有宽阔的球场草场游泳池,一应俱全。

    别墅里的女佣和保镖,整齐有序,待人礼貌恭敬,做事有条不紊。

    能够在这样一个地方生活,简直是人间理想。

    此刻站在别墅前的大喷泉,沈意柔呆呆地望着。

    脑海中已经幻想出,自己哪天成了这里的女主人,高高在上,这里的一切都为她所用。

    所有人都对她俯首称臣。

    而现在,这一切沈九溪都在享受着。

    她真是羡慕嫉妒、恨啊。

    “喂,你还站在那里干嘛呢,过来干活了。”

    不远处,靳双双的声音打断了她的美梦。

    沈意柔不情不愿的走过去,心里不断告诉自己,要忍。

    只有接近这个大小姐,她才有机会留在这里,再接触时渊瑾。

    “柯柯要洗个澡,你帮它洗吧。”

    “我?”

    “对啊,我不就是在跟你说话吗。”

    “可是我对狗毛过敏。”

    沈意柔嫌弃得很,不愿意让自己金贵的双手去碰狗。

    靳双双疑惑,“你到底是不是招进来的女佣,女佣招聘其中一条硬性要求就是,不能对动物过敏。”

    “我是,那我来洗吧。”

    一想到自己有可能会被赶出去,她赶紧的从靳双双怀里接过宠物狗。

    “这女佣真是奇怪。”

    宠物浴房里,沈意柔看到蹲坐在地上的小柯基,直接上前踹了一脚。

    “狗东西,还想要我给你洗澡,没门!”

    因为她的一脚,小宠物喊叫起来。

    “怎么回事啊,小柯柯好像喊得很厉害?”靳双双连忙跑过来。

    “大小姐,应该是我刚刚没注意,把狗狗弄疼了。”

    “那你轻点啊,我的小柯柯最怕疼了。”

    “要不您换个人来给狗狗洗澡吧,我可能真的做不来。”

    “行吧,那你走吧,我换个人来。”

    “好的。”

    “你可以收拾东西离开这里了。”

    这一听,沈意柔立马又蹲坐下来,“不,我可以洗!”

    靳双双一脸无语,“大姐,你如果干不来就别干,逞什么能!”

    许是靳双双觉得这个女佣很不老实,于是让她给柯柯洗完澡后,就带出去遛遛。

    柯柯一到外面就很狂放,在草地上奔跑。

    沈意柔拉着狗绳差点没拉住,整个人摔了一个狗吃屎。

    下巴和胸部重重磕到了地上。

    “靠,啊啊啊!”

    她崩溃的捶地大喊。

    最近刚去整好的下巴和假胸又要被弄坏了。

    “哈哈哈哈!”

    阳台上,靳双双看到这一幕,差点笑死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