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人都笑傻了-《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沈意柔趴在地上,一脸难堪,手指深深的掐入草地里。

    “呀,我说你怎么连一条狗都牵不好啊,连狗都照顾不了,你怎么照顾人呢?”

    靳双双走过来,吹了一个口哨,将跑到远处了的柯基招了回来。

    “大小姐,您可以吩咐我做别的事情,比如说打扫时少的房间。”

    “你还想进我瑾哥哥的房间打扫,我看你今天过来是盯着我瑾哥哥的吧?”

    靳双双一语就中,吓得沈意柔连连反驳。

    “不是不是,我的意思是,可以去打扫房间,狗狗就照顾不了。”

    柯柯跑了回来,靳双双弯腰将它抱起来,摸了摸它柔顺的狗毛。

    对于沈意柔的请求,靳双双笑出声,“你干什么的我不管,反正你今天必须要照顾好我的柯柯,要不然就赶紧的放弃这份女佣的工作。”

    “好,我尽量照顾好这条狗。”沈意柔咬牙切齿道,此时恨不得直接把这条狗给煮了吃。

    “是柯柯,不要叫条狗,怪难听的。”

    在别墅待了一上去,沈意柔唯一能够活动的区域就是这片草场,陪着那条狗跑得快断气了。

    而她到现在连时渊瑾的面都没见上,连沈九溪都没怎么出现。

    难道说他们今天都不在家?

    “愣着干什么,干活啊!”

    小爱走过来,伸手轻推了她一下。

    沈意柔怒,一上午的火全部发出来,“推我干什么,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竟然敢这么对我!”

    “嚯,我只知道我们现在都是这里的女佣,而且表小姐说你这人不老实,让我过来监督你。”

    “你个臭丫头也敢这么跟我说话,我以后一定会让你后悔的。”

    “那你说说怎么让我后悔?”

    “以后我成了你们的少夫人,天天叫你过来给我洗脚!”沈意柔激动之下,扬声喊了出来。

    小爱震惊的瞪大眼睛。

    “你竟然还想当我们的少夫人,果然是心术不正的女人,该打!”

    小爱抄起一旁的扫帚直接向她招呼过去。

    “你干嘛,滚开。”沈意柔吓得连连退开。

    “看把我不打死你,想来破坏我们少爷和少夫人的感情,哪来的胆子!”

    小爱拎着扫帚在后面追,沈意柔拼了命的跑。

    别墅的阳台,靳双双躺在秋千上吃水果,看到草场上的一幕,觉得有趣极了。

    还有刚刚她们的对话都传到了她的耳朵里。

    还想要勾引已婚的瑾哥哥?

    好家伙。

    此时不教训更待何时!

    “小爱狠狠的打,打完后让她给我柯柯铲屎,对了还要让她去我们后面那马场铲屎铲尿去。”

    “好嘞,表小姐放心,我定不负重望!”

    沈九溪和时渊瑾回到家,发现家里氛围异常的好,佣人和保镖一个个笑容满面的。

    “少爷,少夫人你们回来了。”

    小爱小跑过来,接过她手上的包包。

    “今天是有什么喜事吗,怎么大家看上去都好开心的样子。”

    “有有有。”小爱笑得合不拢嘴。

    “今天表小姐在外面捡到了一个奇葩的女人,说是来我们这做女佣的,然后表小姐就把她领进来,谁知道这女人竟然是打着要进来勾引少爷的主意。”

    “什么!竟然还有这样的事情。”

    沈九溪立马看向身旁的男人,“时渊瑾是不是你哪个前女友找过来了,真是可惜哟,你不在家。”

    “胡说。”时渊瑾也很无语。

    小爱捂嘴偷笑,悄悄凑到沈九溪的耳边,“少夫人,我们少爷没有前女友,在遇到您之前,都是单身噢。”

    不止单身,连花边新闻都没有。

    沈九溪疑惑的打量了眼他,“这么老实的吗?”

    “沈九溪,别用这样的目光看着我,也不准怀疑我是同性恋。”

    “喏我还没说什么呢,你就着急要解释了。”

    “看在你大病初愈的份上,我不跟你吵。”

    时渊瑾将外套丢给一旁的佣人,边扯领带边上楼。

    今天在医院待了一天,他感觉浑身不舒服,必须要马上去洗个澡。

    “表嫂你们回来啦。”

    靳双双抱着柯柯,和厉沉北从外面一起走了进来。

    沈九溪转头,眼睛瞬间就亮了,激动的扑过去。

    厉沉北还以为是她要跟自己拥抱,于是张开双臂等着她。

    结果,沈九溪直接从他的手臂下穿过去,兴奋地冲到靳双双的面前。

    “哪里来的小狗狗,好可爱啊啊啊。”

    厉沉北:“小嫂子,我还以为你是想要给我来个大拥抱。”

    “美得你,我抱你干什么。”

    沈九溪看向靳双双,激动的搓搓手,“我可以抱抱这只可爱的狗狗吗?”

    “当然可以啦,表嫂,它叫柯柯。”

    “柯柯,太可爱了。”

    靳双双见她如此喜爱,惊讶道,“没想到表嫂也这么喜欢宠物啊,那我就把柯柯留在这里一晚怎么样?”

    “好啊好啊。”

    沈九溪是真的很喜欢,抱着狗狗爱不释手。

    厉沉北:“你们倒是理理我啊,我找你们有事。”

    靳双双轻拉着他的袖子到一旁,“你一边去,我有事要跟表嫂说,等我说完先。”

    “靳双双你太霸道了。”

    “就霸道怎么滴。”

    靳双双把今天发生的事情简单跟沈九溪说了一下。

    沈九溪听着,忽然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这种画风貌似在某个人身上很常见。

    “双双你说的那个女人,是不是嘴巴处有一颗痣?”

    “对啊!”靳双双拍手激动道。

    “表嫂你认识啊,我跟你说她就是想来勾引我表哥,后面我派她去马场铲屎,你猜怎么着……”

    “她竟然一头砸进了马粪里,那满脸啊都是屎。”

    沈九溪愣了几秒,人都傻了。

    两秒后,她爆笑出声。

    “哈哈哈哈—”

    “噗—”厉沉北一口茶刚要入口直接喷了出来,都可以联想到那画面了。

    “咦惹,这太恶心了吧。”

    靳双双今天都快笑抽了,此刻还捧腹大笑,“不行了我要笑死,我的肠子都快笑出来了。”

    沈九溪也差不多,想到那画面,觉得又是恶心又是搞笑。

    也不知道沈意柔今天回去吃不吃得下饭。

    再次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