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厉家大小姐厉倾岚-《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就在沈九溪和靳双双爆笑之时,门外走进来了几个人。

    “你是?”

    看到站在最前面的高贵美丽身影时,沈九溪面露惊讶,抱着柯柯从沙发上站起身。

    走在最前面的女人端庄美丽,身后跟着厉家几兄弟,大家面色貌似比较严肃。

    而且这个女人,竟然是她在医院见过的。

    两人目光对视,凝望了片刻。

    一旁的厉沉北连忙站起身介绍,“小嫂子我正要跟你说呢,我家长姐回来了,说是要过来看看你。”

    原来她就是厉家长姐。

    怪不得看气质就感觉与众不同。

    后面的厉沉东几人保持着沉默。

    厉倾岚走上前,来到沈九溪面前,没有说话,只是定定的看着她,目光中略显忧郁却又夹杂着几分激动。

    她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目光看自己?

    这也是沈九溪在医院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你好,我是沈九溪。”

    在对方的注目之下,她尴尬的出声道。

    然而厉倾岚却是看她看得呆了,温婉的脸上无动于衷,并且一言不发。

    一旁的厉沉东走过来,轻轻提醒了下,“大姐,九溪在跟你说话。”

    “你好。”厉倾岚这才反应过来,轻声回了句。

    “呃。”沈九溪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了。

    厉家几兄弟都挺好相处的,但是貌似这位厉大小姐感觉有点奇怪?

    “叫我岚姨就好。”厉倾岚轻轻握住她的手,意味深长地说。

    “噢,好。”

    厉沉北拍了拍一旁的靳双双,“小嫂子都叫我大姐姨了,我是不是也高了你一个辈分,叫一声叔来听听。”

    靳双双翻了个白眼,“好的噢,沉、北、叔、叔。”

    “哎,好听。”

    “有毛病呀。”

    晚上准备睡觉的时候,沈九溪坐在沙发上撸柯柯的毛,一脸喜爱。

    小爱拿了些新鲜的水果过来,“少夫人您早点休息,身体才刚刚好。”

    “不急,我再陪柯柯玩会。”

    “您等会可千万别让柯柯在这睡,少爷会生气的。”

    “这是我的房间,他管不着吧。”

    “少夫人您是不懂,以前表小姐带柯柯过来的时候,少爷都会把柯柯丢出去,不准放进来的。”

    沈九溪轻哼一声,“现在有我在,谁也不准欺负我们家柯柯。”

    小爱忙完手头的事情便退下了。

    房间里只剩下沈九溪一个人时,她就在想着今天的事情。

    厉家大小姐为什么两次用那样意味深长的目光看着自己?

    她那么高贵优雅,面容温婉。

    今晚还意外的发现,厉大小姐的脸色略显苍白,仿佛透露着一种病态。

    要不然去找某人问问?

    心中这么想,身体也就行动起来。

    她抱着柯柯起身,打开房门,却不想外面的人也正准备开门进来。

    “你要去哪?”

    时渊瑾洗完澡身上穿着干净的家居服,褪下那身西装,整个人多了几分亲和。

    “没,我就是随便走走。”

    沈九溪抱着柯柯默默的走回去,她总不能说是要去找他吧。

    “你身体刚好,早点休息。”

    他还拿了一杯热牛奶过来,放在她的面前,示意她喝下。

    “时渊瑾,我可以问你一些事情吗?”

    “如果是一些爱不爱的问题就别问了。”

    “你想多,谁要说爱不爱,今天厉家人来了你也知道吧,但是我总感觉那位厉大小姐好像很奇怪,说不上哪里奇怪,但是就是奇怪。”

    时渊瑾抬手轻轻抚了下她的额头,“你没事吧,你不就是跟她在医院碰了一面吗,哪有你说的这么奇怪。”

    “你是不知道,她看我的那种眼神,特别让我很不自在。”

    “其实厉倾岚的女儿在很小的时候就失踪了,可能是她看到你,想起了自己的女儿吧。”

    沈九溪喝牛奶的动作一顿,差点被呛到。

    “你说什么,女儿失踪?”

    按照厉倾岚目前的穿着打扮和谈吐气质,她猜她目前的身份也不简单,怎么还会发生这种事情呢。

    时渊瑾督促她将牛奶喝完,“具体事情怎么样我不清楚,B国那边也早就封锁了消息,听说这么多年来,厉倾岚的精神状态一直很不好。”

    “B国?”

    “她是B国公爵的夫人,上官坤亚的妻子。”

    在B国,公爵是仅次于国王或者亲王的最高级贵族,地位极高。

    “这么厉害啊?”

    沈九溪惊讶,没想到厉倾岚来头这么大,不过想想也是,厉家也是世代贵族之家,厉家长女嫁到公爵府也是门当户对的。

    “好了,早点休息。”

    时渊瑾站起身,下意识就想将她怀里的柯柯抱走。

    结果,沈九溪很是警惕的盯着他,立马抱紧怀里的小宝贝。

    “你干嘛!”

    “沈九溪,难不成你想抱着这只狗睡觉?”

    她都抱了一晚了,他一直在忍着不说。

    狗狗多脏啊,但凡是有狗经过的地方他都会叫佣人清扫几遍,还要消毒,现在是看她这么喜欢,所以忍了。

    “为什么不能抱着睡觉,我乐意。”

    “不可以!”

    “凭什么,我又不跟你一起睡!”

    时渊瑾俊脸一沉,“今晚我就要跟你一起睡,把狗丢出去。”

    看到他气急败坏的样子,沈九溪偏要跟他对着干。

    她抱着柯柯走向床边,“哼,我就要抱着柯柯一起,我喜欢它。”

    “沈九溪,别惹我生气。”

    “你也别逼我生气。”

    两人各自站在床的一边,彼此对峙着。

    “把狗丢出去!”

    “不要,你赶紧的从我房间离开,不然我放柯柯咬你了波。”

    “它不敢。”

    沈九溪低头一看,果然看到怀里的柯柯一个劲的往她怀里躲,好像看到时渊瑾像是什么洪水猛兽。

    “我的乖乖,别怂啊。”

    柯柯忽然从她怀里跳下去,飞快地跑出了房门。

    “哎,怎么跑了。”沈九溪下意识就要过去追。

    时渊瑾拉住她,“别追了,它怕我。”

    “呀,你讨厌,干嘛这么不喜欢柯柯,它那么可爱。”

    “你现在赶紧的洗澡去,消消毒。”

    沈九溪被他拎进了浴室。

    “我洗过了。”

    “再洗洗。”

    她永远不会忘记这一晚。

    在洁癖怪的强势要求之下,洗了三次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