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收拾渣渣-《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讨债的人将沈家三口人围得水泄不通,将欠债还钱的牌子怼到他们的脸上。

    “我没有钱,你们不要逼我了。”沈盖急得都快哭了。

    沈意柔和王蓝还在尝试着想要挣开这些人的束缚,一脸凶恶。

    最后,她们将矛头指向不远处,“要钱你们去找沈九溪要,她也是沈家人,她肯定有钱!”

    闻言,众人纷纷转身,就要朝沈九溪逼过来。

    沈九溪丝毫不慌,“大家安静下,听我说两句。”

    全场静了下来。

    “首先我想说的是,我就算是有钱也不会帮他们还,因为我跟他们早就已经没有什么关系,其次,你们大家如果想要拿到钱的话也很简单。”

    她抬眸看了眼还算可以的房子,“这房子、这地段还是不错的,卖出去还有不少钱,而且沈家里的稀奇宝贝也挺多,你们大家先拿去?剩下的钱再找他们慢慢还。”

    沈家人眼睛直接瞪直了。

    这可是他们沈家祖祖辈辈流传下来的老房子,虽然旧了些,但是也值不少钱。

    这要是让出去了,他们住哪。

    “沈九溪你什么意思,这是我们的房子,谁也不准动!”

    “哼,你们现在负债之身没资格说这种话了。”

    “我们走,明天早上就过来收房子!”

    众人都点了点头,转身纷纷退出去了。

    别墅里只剩下那么几个人,沈家又开始嚣张了。

    “贱人,现在还要夺走我们家的房子,我要杀了你!”

    沈意柔被逼疯了,整个人披头散发狼狈至极,红着眼拎起一旁的铁棍冲了过来。

    沈九溪淡定自若地看着,等她靠近时,这才迅速的往旁边让开。

    “啊—”

    她刹住脚,抱着铁棍冲到了墙壁上,额头与墙壁来了个亲密接触。

    “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只会这一套呢,真是愚蠢至极。”

    沈九溪走过去,揪住她的后衣领,将她甩到一旁。

    “沈……”

    “碰—”沈九溪一脚踹中她的胸口。

    沈意柔被踹翻在地,整个人头晕目眩,看着面前的沈九溪都成了两个人。

    “你故意将我骗进冰屋想要害死我,从小你就很喜欢玩这种把戏,很上瘾吗?还是说你觉得我不会反击?”

    “沈九溪贱人。”

    “你除了骂贱人还会说什么,沈意柔,我现在没有那么多的耐心,你要是再敢做这种事情,我势必会狠狠的反击,所以每次你都转转你的猪脑想想,到底能不能惹我。”

    沈九溪铮亮的坡高凉鞋直接踩在她的胸口上方,不费吹灰之力,压制住了她。

    王蓝一看到自己的女儿被这么压制,心里的那口气怎么可能咽的下去,当即撸起袖子就要开干。

    “小贱种敢欺负我的柔柔,看我怎么收拾你。”

    王蓝跑得贼快,五十米冲刺一般。

    然而,在她全力冲刺过来的时候,站在一旁的厉倾岚漫不经心的轻轻伸出了脚。

    “哎呀!”

    王蓝脚下被绊,成大字型,在地板上摔了个狗吃屎。

    厉倾岚不动声色的收回了脚,穿着黑色高跟鞋的双脚规矩放着,优雅姿态,像是从未移动过一般。

    “你!”

    王蓝面目狰狞的抬头,愤怒的伸手指向她。

    “沈九溪的同伙,贱女人,你们不得好死。”

    厉倾岚平静的站着,并不予理会这种不堪入耳的咒骂。

    “好啊你们真行,今天就是来我家找茬的是吧,行,我也会让你们知道我是不好惹的。”

    王蓝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呸!”

    令人没想到的是,她竟然对着厉倾岚吐口水。

    还好身后的保镖反应快,当即挡在了厉倾岚的面前,挡下了这口水。

    “呸呸呸不要脸的东西,跟沈九溪一起的都没什么好货色。“

    厉倾岚温和的眸间冷意骤起,面露怒意。

    沈九溪看到这一幕,正想过来帮她教训王蓝。

    “啪—”

    岂料,厉倾岚自己率先站出来,凌烈的一耳光甩到了王蓝的脸上。

    这一巴掌,很响亮很用力,直接打红了她的脸。

    沈九溪都惊了下,想不到夫人看起来这么柔弱,打起人来倒是一点都不含糊。

    “啊你敢打我。”

    面对还在嚣张的王蓝,厉倾岚换了一只手,又重重的甩了一巴掌。

    王蓝直接被打懵了,好半天没反应过来。

    “妈妈。”这边沈意柔趴在地上嚎啕大哭,浑身的战斗力都没了。

    沈九溪走过来,笑道:“呀,王阿姨你没事吧,哎哟这脸都肿了呢。”

    王蓝气势也被打没了,一句话都不敢说。

    厉倾岚冷冷的看了眼这家子人,转身优雅走开。

    到了外面,沈九溪跟上夫人的步伐,看见厉倾岚正默默的活动着自己的手腕。

    “是刚刚打疼了吗?”

    沈九溪担忧的上前查看。

    厉倾岚此时没了刚刚的一身锐气,眉目温和道,“没事,就是手有点酸罢了,一会就好。”

    “我帮您揉揉。”

    沈九溪懂得手部上的几个穴位,轻轻揉捏几下会很舒服。

    看着这么认真为自己揉手的沈九溪,厉倾岚的眼眶红了红。

    “他们一直都这么欺负你吗?”

    “没有,我长大后他们欺负不到我。”

    “那就是小时候一直被他们欺负?”

    “小时候呢我长得瘦瘦小小的,比同龄孩子小好多,被欺负也正常。”

    她轻轻笑了笑,松开夫人的手,“好了,现在觉得舒服多了吧。”

    厉倾岚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红了的双眼,默默的转开头。

    “嗯,舒服了。”

    从沈家出来,厉倾岚说是让她多陪会,于是邀请她一起去用餐。

    殷都最大的豪华饭店。

    在华丽又宽敞的大包间里,沈九溪一个人坐在偌大的圆桌边,一脸难以言喻的看着空荡荡的四周。

    此时时渊瑾的电话正好打了过来。

    “你在哪,管家说你中午没回家。”

    嚯,他现在管得还挺宽。

    “我在外面吃饭。”她将手机放在桌面,一手撑着下巴,一手屈指轻敲着桌面,无聊极了。

    “在哪吃饭?”

    “大饭店。”

    “咚”电话挂断了。

    下一秒,时渊瑾打了视频电话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