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某人:厉家是想跟我抢人?-《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沈九溪无奈,这家伙真会来事。

    “怎么了?”

    视频里,他坐在办公室里,慵懒的坐姿,手上还拿着钢笔在文件上签字。

    “我要看你在跟谁吃饭,背着我在偷偷干嘛?”

    “你觉得我能干嘛。”

    沈九溪无语的拿起手机,绕着大圆桌走一圈,“你自己看吧,一个人都没有,难道我还能在这干什么事情不成。”

    时渊瑾丢开手中的钢笔,轻轻皱眉,“你好端端的去大饭店做什么,要是想去,我带你去,一个人不无聊吗?”

    “不是我想来。”

    沈九溪靠在桌子旁边,捧着手机,“我是被夫人带过来的,她非说要请我吃饭,这不是,就来了嘛。”

    “厉倾岚?你们两个什么时候这么熟了。”

    “就这么熟了吧。”

    沈九溪自己也不清楚,很奇怪刚刚在沈家,夫人好像在帮她。

    “要不要我去接你回来?”

    “不用,你可别来,我可不想被你管这管那的。”

    “沈九溪!”

    她看到门外的身影准备走进来了,于是赶紧挂电话,“夫人回来了,我先不跟你说了啊。”

    厉倾岚面色愉悦的走进来,一身百花色旗袍,将曼妙的身姿完美的衬托出来。

    光看端庄优雅的外表,保养极好的皮肤,都看不出她其实是四十岁的女人了。

    “夫人。”

    “九溪别见外,叫我岚姨就好。”

    “好。”

    厉倾岚亲切的拉着她的手坐下,吩咐服务员可以上菜了。

    服务员依次走进来,将一道道鲜美的好菜佳肴端上饭桌。

    摆了满满一大桌。

    沈九溪有些受宠若惊,连忙阻止,“我吃不了这么多的,还是把一部分菜撤下去吧?”

    厉倾岚却笑笑道,“没事,慢慢吃嘛,这些可都是这里的招牌菜。”

    招牌菜……

    已经好几十种她没见过的美味佳肴了。

    “快吃啊,尝尝看好吃不。”

    沈九溪硬着头皮拿起碗筷尝了下。

    味道是挺不错的,不愧是大饭店的拿手菜。

    看着她吃,厉倾岚就很开心,忙着给她夹菜。

    不多时,沈九溪面前的食物就堆成了一座小山似的。

    “我吃不了这么多。”

    “没事,慢慢吃,如果还想吃什么我们继续点。”

    沈九溪觉得自己的肚子都快撑爆了。

    “九溪,有身孕了是吧?”

    “嗯。”

    “在时家住的还好吗,要不然来岚姨这边住?”

    “噗—”沈九溪一口菜差点呛到。

    时渊瑾:公然撬我墙角?

    她连连摆手,“不用了不用了,我现在住的挺好的。”

    过了一会,外面传来一些动静。

    包间的门被推开,四个身材高大、气质出众的身影依次走了进来。

    沈九溪惊愕的看着他们,“你们怎么都来了?”

    厉家四兄弟自觉地落座。

    厉沉北颇有玩味的笑道,“知道长姐在这里请客,当然是要过来一起参与了。”

    厉沉南:“九溪别紧张,我们就是来蹭饭的。”

    厉沉西:“在医院做了一上午的手术,正好现在过来可以吃个饱饭。”

    厉沉东抬腕看了眼时间,“糖糖也会过来,正在路上。”

    “不是,几位大哥,今天是什么日子啊,你们不会是要集体行刺我吧?”

    厉沉北哈哈笑出声,“你也太会想象了吧,要是想行刺你,我们怎么可能还大费周章的过来饭店吃饭。”

    “那是要干啥?”

    厉沉西一本正经,“就是过来吃饭,你别紧张。”

    厉倾岚起身,气势一下子就上来了。

    她朝外面拍了拍手,示意服务员可以上菜了。

    沈九溪瞪大眼睛,“还有菜?”

    只见穿着统一的服务员走进来,将桌子中间的菜撤走。

    紧接着,几个人从外面抬了一只烤全羊进来。

    是一整只!

    大大的肥肥的。

    沈九溪直接傻眼了,瘫软在座位。

    “确定今天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走廊上,一个身高修长的男人正好经过。

    “白少爷,您的包间在这边。”

    服务员恭敬的指引他过来。

    路过这个名为凤凰的包间时,白琰下意识的停住脚步,往里面看了眼。

    一眼就看见沈九溪被他们围在中间坐着,氛围和睦,其乐融融。

    “厉家兄弟?”

    白琰轻挑眉,更是多注意看了下。

    厉家在殷都的地位举足轻重,也是不可撼动的家族之一。

    如今这些个厉家人对沈九溪竟然如此的好,甚至还端茶倒水。

    “坐在沈九溪旁边那位,就是厉家的大小姐吗?”

    白琰看向一旁的服务员问。

    厉倾岚已经出嫁多年,现在年轻一代的小辈没有多少人见过她的真面目,但是也听说过这个曾经声名大噪的厉家千金。

    十几岁便智慧超群,自学完成各学业,年纪轻轻掌管厉家集团。

    然后在二十岁的花样年纪,就嫁给了B国的上官坤亚,之后便渐渐的没有风声了。

    “这个沈九溪,不简单。”

    白琰静静看了会,眸间闪过一抹深意,转身走开。

    ES时代集团总部。

    总裁办公室里,时渊瑾靠在旋转椅上,一直盯着自己的手机瞧,俊脸上满是疑惑。

    江柏站在一旁跟他汇报了许多事情,但是只听到他淡淡的嗯一声回复。

    “时少,那我就先把这个任务发布下去,然后过两天您看看成果?”

    “这个看着这么奇怪。”

    江柏立马挺直脊背,认真说,“时少您说哪里奇怪,我这就让下面的人去改。”

    “你过来,看看这个。”他指了指自己手中的手机。

    眉头紧皱,像是真的遇到了什么大难题。

    江柏很少看到时少这么愁的样子。

    结果。

    江柏上前,看到他手机上是一张聚餐的照片。

    他们家少夫人坐在中间,身旁是厉家四兄弟,看起来和乐融融的。

    不知道的还以为是那个组合演员团呢,俊男靓女,十分养眼。

    时渊瑾一手抓住江柏的后脖颈摁过来,把手机怼到他的眼前。

    “你说厉家人是不是想要跟我抢人?”

    “少爷您说什么呢,少夫人跟您是合法夫妻。”

    “那他们现在在干什么,嗯?”

    时渊瑾咬牙切齿了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