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碰到翻墙的“小贼”-《团宠小孕妻,时少今天又吃醋了吗》

    “秘书姐姐,我找我哥哥。”

    门外,时羽檬由秘书领着走了进来。

    “时总,檬檬小姐来了。”

    时渊瑾坐在皮椅上,盯着桌上的一个仙人掌盆栽发呆,貌似并没有听到秘书的话。

    秘书见状,看向时羽檬笑道:“今天总裁一直是这个状态,好像心情不太好,那我就先出去了。”

    “嗯,你去忙吧。”

    时羽檬扯了扯自己的小挎包,走过去也学着他盯仙人掌。

    “哥哥,这什么神奇之处吗?”

    时渊瑾回眸慵懒看她一眼,“檬檬,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哥哥啊。”

    “有什么事就说,你可是很少来公司找哥哥的。”

    他将盆栽撤下,随意放到桌面。

    时羽檬不好意思的吐吐舌头,“好吧,哥哥你都看出来了,我是有事情找你。”

    “说吧,什么事?”

    “我们学校的社会企业实践书。”檬檬从包里掏出一份打印完整的文件放到他的桌面。

    时渊瑾看了眼封面,没打算打开,“直接说,你找哥哥有什么事。”

    “我需要一次社会实践机会,哥哥你把我安排进公司的新闻部门吧?”

    “可以,我给你个总经理的职位,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有你哥哥在。”

    “不是。”时羽檬急了,“我不是要来当领导的,我就是找个普通岗位做,对了,做普通的记者采访就很不错。”

    “普通的实习生?”

    “对啊哥哥,其他的我不用你安排。”

    “胡闹。”

    堂堂的时家千金,爸爸妈妈手心的心肝宝贝,来做个小员工成何体统。

    “哥哥。”

    时渊瑾这才认真的打量了下自家小妹,虽然平时檬檬对学业很是勤奋,但是没想到她竟愿意去做一个普普通通的小记者。

    不对劲。

    太不对劲了。

    时羽檬忐忑的等着他的答复,“哥,不行吗?”

    “行是行……”

    “好啊,那你就安排我去第一医院的工作组吧,我保证认真工作,好好珍惜这次实习机会!”

    她举着小手郑重保证道。

    时渊瑾挑眉,算是知道了她的真实目的。

    见他不说话,时羽檬有些忐忑,“哥哥,怎么了嘛,你刚刚都答应我了。”

    “叮咚—”

    桌上的手机信息响起,是厉沉北给他发来的,内容就是一张他们几个人跟沈九溪共进晚餐的照片。

    他拿着手机把玩了下,深邃的黑眸思考着。

    “哥哥,你到底同不同意嘛?”

    “檬檬。”他终于有所反应,看向自家妹子,“这样,哥哥交给你一项任务,只要你完成了,哥哥就答应你。”

    “保证完成任务!”

    时羽檬欣喜的转身就要走。

    “回来,我还没跟你说任务。”

    “对噢,哥哥你快说。”

    回到华晨名邸时已经临近傍晚了,沈九溪从厉倾岚的车子下来。

    “我先回去了,你们都回吧。”

    后边还有几辆车子,厉家四兄弟每人一台,都亲自送她回来。

    “九溪,那我们先走了。”

    厉家车子缓缓驶离,进了隔壁的别墅区域。

    沈九溪看着渐渐消失的车子,终于松了一口气。

    今天精神崩了一天,她百思不得其解,厉家人为什么突然对她这么热情。

    刚刚回来还塞给她不少好东西,让保镖在后边送回来。

    “少夫人,您回来了。”

    一进门,小爱便过来接过她的包包。

    “累死我了。”沈九溪扭动了下脖子。

    “我去给您放热水,洗个热水澡就舒服多了。”

    “好啊。”

    准备上楼时,沈九溪悄悄朝客厅瞅了一眼。

    没看见时渊瑾的身影,他应该还没回来。

    夜幕降临,夜空中星光点点,月亮害羞的隐入黑云之中。

    时羽檬通过从自己哥哥家翻墙,进了厉家的环亚名邸。

    她还特地乔装打扮了一番,戴上了黑色的泡面头假发,戴了口罩,就连衣着都是宽宽松松的。

    站在偌大宽敞的走廊上,她东张西望。

    “糟糕,忘记事先问清楚厉大小姐的房间在哪了。”

    檬檬轻拍了下自己的脑袋,于是决定一个一个房间去找。

    打开第一间房,她还没进去就听到了厉沉北的歌声,还有在里面的簌簌流水声。

    他在洗澡!

    时羽檬尴尬得赶紧退出来,关上门。

    来到下一间房,打开,里面开着灯,但是没有人。

    檬檬进去看了下,看到桌上摆放的照片是厉沉西,于是她没有继续往下看,赶紧的离开了房间。

    “这一间,应该是了吧。”

    她深呼一口气,轻轻打开下一扇门的房门。

    里面没有开灯,房间色系是蓝色调。

    这应该就是厉倾岚的卧室了。

    没有人最好。

    檬檬这才放心的走进去,拿出手机开手电筒。

    岂料。

    刚打开光,就对上了一张大脸。

    对方悄无声息的站在这里。

    “啊—”

    时羽檬吓得尖叫出声。

    “小贼,敢跑我房间来行窃,看我怎么收拾你。”

    厉沉南说完,长臂一伸,轻松的拽住了她。

    “放开我放开我!”

    檬檬吓坏了,奋力挣扎。

    厉沉南愣了一下,“这声音怎么这么熟悉,你谁啊?”

    趁着他放松的这时候,她飞快地挣脱开他的钳制,奋力朝门口冲去。

    此时。

    房门被人从外推开,檬檬一头扎进了来人的怀里。

    “二哥,抓住那个小贼!”

    厉沉西低眸看了眼,正好对上时羽檬惊慌的大眼睛,俊脸顿时沉了沉。

    “二哥。”

    厉沉南大步走过来。

    然而,厉沉西迅速的将檬檬往自己身后拽,高大的身影挡住她的小身影。

    “沉南,发生什么事了?”

    “这个小贼,我刚刚在睡觉,她突然悄悄潜入我的房间,好大的胆子,我倒要看看她是谁。”

    厉沉南想要把檬檬拉出来,却被厉沉西拦了一下。

    “嗯,家里进贼了是件大事,我亲自处理。”

    说完,他拽着檬檬离开。

    一路从别墅里面走出来,时羽檬赶紧挣脱开他的手,拔腿就往花园跑去。

    厉沉西看着小丫头逃离的身影,眼中浮现一抹无奈。

    沈九溪洗完澡,正在花园里溜达散散步,今天可真是要把她吃撑了。

    她觉得自己未来几个月都不可能再吃烤全羊,看到就反胃。

    头顶上传来一些细碎的小动静。

    沈九溪抬头一看,差点没被吓死。

    大晚上的,一个柔软的身影正努力的爬墙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