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他是我老公-《都市修仙狂徒》

    那几名宋家护院,面面相觑,纷纷低头,哪里还敢掺和。

    这尼玛,神仙打架,殃及凡人啊。

    “走,我们进去。”

    宋子彤拉着张文东的手,大步走进庄园。

    彭清屏想要拦住她,却被她一把推开。

    张文东经过彭清屏身边的时候,冲她咧嘴一笑,极尽挑衅。

    彭成坟头都长草了,彭家人还这么强势啊!彭清屏差点被气死,却只能暗暗咬牙,心道等今日过后,一定要找人将这可恶的小子丢进江里喂鱼。

    跟着宋子彤来到餐厅,只见宽敞的餐厅餐桌上,早已摆满了丰盛的美食佳肴。

    宋元华坐在主位,一名贵妇坐在他对面,两人相谈正欢。

    在那名贵妇身后,一个唐装老者恭恭敬敬的站着,就像是那贵妇的仆人一般。

    “爸,我回来了。”

    宋子彤向宋元华打了个招呼。

    宋元华眉头一沉,呵道:“子彤,今天这么重要的日子,你怎可胡闹!”

    张文东心里一动,看了宋元华一眼,见他一脸愤怒,像是不知道自己与宋子彤关系的样子,不禁暗骂。

    艹,宋元华,你个老阴比!宋子彤一脸倔强的说道:“爸,我没胡闹,这是我老公,张文东。”

    彭清屏跟着后面追了上来,听到宋子彤对张文东的介绍,她只觉得天旋地转,慌忙走到那名贵妇身边,低声解释道:“孙姐,您先别生气,听我解释。

    咱家子彤被我们惯坏了,听说家里要给她安排婚事,一直比较抵触,没想到今天如此胡闹,找了个小演员来捣乱。”

    “他是你老公?”

    那名贵妇见宋子彤带了个男人回来,还说是她老公,顿时脸色铁青,指着张文东道:“闫老,先给我卸他一条胳膊,打断一条腿。”

    宋元华本是要装作不知道张文东和宋子彤的事,没打算正面得罪北堂世家,却没想孙琳竟然如此愤怒。

    好狠的心,好霸道的人。

    这就是北堂世家的强势吗?

    闫成道得到主子的命令,直接向张文东走去。

    宋子彤大惊,赶忙挡在张文东身前,盯着闫成道说:“你想干什么,这里是宋家!”

    闫成道微微皱眉,目光落在张文东身上,淡淡道:“小子,你打算藏在女人身后吗,算什么男人?”

    张文东轻轻一笑,对宋子彤说:“没事,我自己解决。”

    宋子彤大急,她是知道北堂世家一些底蕴的,这个家族,以武传家,在华国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

    这位唐装老者绝非普通人,张文东虽说能打几个小混混,却岂是武道高人的对手?

    一旁,暗中观察着的宋元华见张文东丝毫不惧闫成道,眸中闪过一道亮光。

    “他是我老公,谁敢动他一下试试。”

    宋子彤护在张文东身前,盯着闫成道,大声说道。

    孙琳脸色更加难看,冷冷盯着宋子彤,目光似能杀人,一字一句道:“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

    闫成道也盯着宋子彤,眸中寒光闪现。

    你可是北堂春少爷看中的女人,怎能给北堂春少爷脸上抹黑?

    再望向张文东的时候,闫成道眼中已带杀机。

    彭清屏一脸焦急,急忙解释道:“孙姐,子彤瞎说的,她是我看着长大的,连男朋友都没有谈过,怎么可能有老公。”

    孙琳神色稍缓,默默点头。

    来之前她就调查过宋子彤,知道这是个洁身自爱的女孩,别说结婚,就连谈恋爱都没有过。

    虽然宋子彤现在的做法让她很生气,可儿子看上了她,况且当年齐剑婻留下的那份东西,可能就在宋家,与宋家联姻,北堂世家势在必得。

    她压下心中怒火,向宋子彤温和一笑:“子彤,阿姨知道你们这种现代化女性对包办婚姻很反感,没关系的,我理解。”

    伸手不打笑脸人,孙琳态度这么好,宋子彤反而有点不好意思了。

    彭清屏暗自松了口气,点头道:“对,对,子彤就是在闹情绪,现在的年轻人谈婚论嫁,都要先看对眼才行,北堂春少爷那么优秀,相信只要他出现在子彤身边,两人接触几次,子彤就不会这么反感这场婚事了。”

    儿子被夸赞,孙琳一脸得意,点头道:“那是当然,我家春儿在北堂世家第三代中,可是最受宠的一个,除此之外,他更是拜高人为师,学艺多年,文武双全。

    半年后他就会回来,到时候你们见一面,试着接触接触嘛,孙阿姨保证他不会让你失望。”

    宋子彤神色平静,看着孙琳道:“多谢孙阿姨厚爱,子彤才疏学浅,薄柳之姿,怕是配不上北堂春少爷那么优秀的人才。”

    孙琳脸上笑容一收,目光深沉,望向宋元华。

    宋元华干咳一声,假装呵斥道:“子彤,你与北堂春之间的婚事,是你妈还在世的时候,就与你孙阿姨提起过的,只是这么多年来双方没有密切往来,才耽搁了。”

    宋子彤道:“您也说了,只是当年两家嘴上提了一句而已,做不得数的。”

    “胡闹!”

    宋元华厉声呵斥。

    宋子彤一脸倔强道:“爸,我的婚姻想自己做主,而且我刚刚已经介绍过了,这是我老公,张文东。”

    彭清屏大声道:“什么狗屁老公,不就是你临时找来的一个小演员吗,骗不了人的。”

    孙琳也点头道:“我们都是过来人,你随便找个男人过来冒充你老公,岂能骗得过我们?

    就这小刺老,你堂堂宋家小姐,岂能看得上他?”

    张文东一阵无语。

    老子哪里差了?

    要身材有身材,要长相不输潘安,关键是实力雄厚。

    你们这些凡夫俗子,岂能看透东哥的实力?

    “我没有骗你们,他真是我老公。”

    宋子彤说着,从包包里翻出了一个红色的小本本。

    彭清屏面色巨变,心头狂跳。

    混蛋,这丫头是疯了吗,竟连结婚证都办了,她难道不知道这会在婚史上留下痕迹,成为人生污点的吗?

    北堂世家这样的大家族,最是讲究名分清白,你这么做,是要彻底断绝北堂家族的念想啊。

    完了,这下全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