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林家遗孀-《和离后,她当了一品诰命》

    “罢了。”

    “去吧。”

    于是两人起身去了饭厅。

    谢九娘刚进去就看到了魏钧坐在饭桌前,一身玄色衣杉,眉目犹如雨水过后的天色,浑身上下晕染着一抹水汽,看起来比之前都显得温和许多,戾气也少了许多。

    “怎么?”

    魏钧抬眼,看了眼谢九娘愣在原地,唇角一勾,“才过一晚,就认不得你未来夫君了?”

    “谁不认识了!”谢九娘脸庞一红,提起裙子大大方方的就要坐在魏钧的对面。

    岂料还未坐下,魏钧修长的手指在桌子上点了点。

    一旁的赵擎看见,立即上前将椅子挪开,带着一丝的歉意,“姑娘,这个地方不如我坐吧。”

    “哦。”

    谢九娘没多想,毕竟魏府的规矩不多,魏钧也默认他们几个都是在一起吃饭的。

    她心里想着,也许赵擎喜欢坐这也说不定。

    她笑了笑,基本没有生气,眼睛落在了斜对面,“那我去坐那……”

    魏钧一个眼神看过去,眯了眯眼,待谢九娘坐下来,手臂压着谢九娘身后,一个用力将椅子拖到了身边。

    谢九娘吓了一跳,双手按住桌子,恼怒的瞪了一眼魏钧。

    魏钧挑眉,身子靠了过去,压低了嗓音在谢九娘耳畔边,“离我这么远作甚?”

    “放心。”

    他垂眸,将谢九娘白皙的脸色,一点一点的全部看进了眼眸中,带着笑意继续道,“我不会吃了你。”

    “你……”

    谢九娘语塞,她咬着牙,被魏钧这么一说,立即又想到了昨夜的场景,她的浑身都僵了僵。

    “你别说话了。”谢九娘拿起筷子,手都有些抖,“食不言寝不语!”

    “好。”

    魏钧晒笑一声,他又坐了回去,看了眼下人,下人立即盛汤,又将其他的菜肴上齐,就退了下去。

    魏钧没吃几口就不吃了,谢九娘看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

    “今日我得去一趟府衙。”魏钧在旁边淡淡说道。

    谢九娘喝了一口汤,停下来,“你是要去查昨日的刺杀案件么?”

    魏钧恩了一声,他的手指搓了搓,慢悠悠的说起来,“府衙没有抓到人,圣上定会查问的,我需要尽快将人揪出来。”

    “毕竟刺杀使臣贵人这样的大罪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也是。”

    谢九娘点了点头,眉目紧锁。

    “你一会儿要去御药署么?”魏钧不知想到了什么,突然问道。

    谢九娘眨了眨眼睛,怔了怔后回道,“是啊。”

    “那我送你过去。”

    魏钧落下了一句话,便坐在那里悠哉的等着谢九娘。

    谢九娘垂眸,小声的恩一声,低下头又慢慢的喝起了汤。

    这时的赵擎在旁边说道,“主子,昨日进城门的人可不少啊,查起来还挺费劲的。”

    魏钧斜斜看了他一眼,“有何收获?”

    “有倒是也有。”

    赵擎喝完汤,抹了把嘴巴,他对于谢九娘在此没什么忌讳的,毕竟马上就要和主子成亲了,再加上,主子说起很多事的时候都未曾避着谢九娘。

    他想了想便说道,“我调出了进城记录,许多都是普通百姓,除了几个贵人,没什么特别的。”

    “至于那些贵人嘛,倒也没什么注意的,就是有一家……”赵擎说到此,有了一丝的疑惑。

    “如何?”魏钧抬了抬眼皮,看向他。

    赵擎挠了挠头,半天也想不通,便低着头说,“就是林家家眷。”

    “林家?”

    魏钧听闻,眯了眯眼,一旁的谢九娘突然一愣,轻轻问道,“哪个林家?”

    “京城的林家,不过这个林家就是寿邱的那位林大人的遗孀。”

    “林远铭?”

    谢九娘睁大了双眼,立即与魏钧相互看了一眼。

    “林大人的遗孀还活着?”谢九娘皱眉又问。

    魏钧恩了一声,他垂眸淡道,“当初林远铭做的事根本没有活路,但是林家上辈曾与太上皇有恩,所以徐老才特地请了圣山得了一个恩情给林家。”

    “而从那时,林家就搬离了京城内,去了京郊。”

    “原来如此。”谢九娘深吸一口气,觉得这事简直太可笑了,林远铭这么大罪,都能被徐老给留下活口,这不免不让谢九娘多想。

    “那林家遗孀是林远铭的夫人么?”谢九娘想了想便问向赵擎。

    赵擎摇头,“好像不太像。”

    “我问过关口的人,听说马车里面坐的是一位年轻的姑娘。”

    “去查一查林家现下还有什么人?”魏钧皱眉,眼眸里闪过了一丝的精光,“按理说,当初林远铭被选中去寿邱,正是因为家中毫无牵挂,家丁单薄,眼下出现的这些人都是谁,会不会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