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为之折服-《农门小辣妻:我靠种田致富啦》

    “江姐,您送给我的碎银子是50两,而我一共是26两送给那些乡亲的,还有24两呢,您就放一放吧!”

    江盈的手一伸,不是接银。

    “小兰啊!你真懂事啊!这些银子啊!再加上以前我送给你的20两银子啊!你们一起放着好好保存吧!这样可够得上小雨读4年学堂啦!”

    小兰带着小雨拉着江盈,瞬间泪水绕着眼眶打转。

    小雨眼睛里点燃了期许,一边说着一边禁不住抹起了泪水:“江姐,我会好好念书,为以后中举人而努力,回报你我妹妹,让你生活得更好!”

    小兰还语气哽咽着:“江姐,以后还会听您的话呢!”

    江盈蹲在小安兄妹俩后背伸出手轻轻拍打几下。

    “嗯,你是不是很开心,沙子都进眼了呢?

    你试着活成自己想的样子,做好人,才是对我最伟大的回报。

    你回到破庙里去,照顾你外公。”

    “江姐,您这到哪里去了?”

    看到江盈爬起来就要离开,小兰兄妹异常紧张,小雨急了出来。

    江盈眼神温柔:“里正闺女有病,我来看看,你不必等到我吃过晚饭,我也不会饿着肚子的。”

    小兰才破涕为笑地跟着小雨放开江盈:“江姐,天都快黑了,待会您再来,一定要注意!”

    ……里正的家里。

    一众乡亲,密密匝匝地挤在里正家的中堂上,一个个都在为里正这个闺女叹息。

    这里面还有楚博文、安大婶子等人,马氏很少来凑热闹的。

    一个堂屋的人见江盈前来,都惊得相视噤若寒蝉。

    连向来好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安大婶子都罕见地撇了撇嘴,没敢直视江盈。

    倒是里里外外犹犹豫豫的站起来,用正眼看了看江盈的模样,想起来楚博文与马氏在这白天跟自己聊的话题。

    里正在想,这天刚过晌午,因为村里赤脚郎中看不过眼秋姐儿急得生病,就灰头土脸地拎着一坛佳酿,拿着一沓祭纸钱一同送进博文家里。

    “博文啊!楚家妹子啊!有点小心啊!求你为你家里那个买的,被瘟疫夺去生命的江丫头再烧几笔纸钱吧!求你了!今后吧!让你的鬼今后别再来吓唬我秋姐儿吧!”

    但马氏拍拍大腿,直叹。

    “唉—,里正大哥!不对不对!大家搞错了吧!姐儿其实没死,活的很好。

    现在她的本领可不得了哩,估计这是你秋姐儿以前经常作贱她的缘故吧!她是到你家里来输出恶气来故意吓唬秋姐儿的吧!我跟我家里那条缝,今天早上差点就被她给吓死了吧!好在我二郎狩猎归来及时证实了她是活的!”

    楚博文却是黑脸黑脑:“你这个婆娘,嫌她吓唬我们不够,提起她那个孽障作何?

    从现在开始,她就跟我楚家没有一点瓜葛了。

    离她远了,就可以保护我们全家安宁了!”

    里正着急得龇牙咧嘴、愁眉不展、哭得死去活来。

    “那怎么行呢?

    秋姐儿昨夜被那个江丫头吓坏了呀!你江氏昨日硬要秋姐儿在夜壶上玩几口艺呢!”

    马氏吓破了头,捂着嘴巴,大呼一声:“唉!这可真造孽呀!今后再也不敢招惹那个江丫头啦!”

    里在不停地愁眉不展。

    “过后,我用几十桶井水把秋姐儿洗掉,这才把膻味儿除净。

    谁料,换上一身净衣的秋姐儿在快吃早餐时,竟捂着肚子疼得直滚来滚去,嘴里还净说些胡话呢!我一看就是她癸水,可怜天下事老伙伴们都早早地去了。

    楚博文拉耷了一下脸,有滋有味地在牙缝里用牙签剔了剔兔肉丝。

    “里正哥,这等事儿你个大人伺候着,果然臊的慌了,叫我这个婆娘帮着照顾秋姐儿好几天呢!”

    “唉!博文啊!不就是那么回事吗?

    快多嘴啊!”

    里正急转直下。

    “以前秋姐儿去癸水的时候,还被我拉去关照过,还没见到她现在这么不正常呢!”

    马氏:“那么,您请来赤脚郎中,让您家的秋姐儿看一下,不就行了吗?”

    里正:“我让赤脚郎中来看,他只是说这个女人的病情,向来惹事生非,要金贵地抚养,一时还没有办法。

    我就是这个闺女,是每天都抱在手心里,因此娇惯了她好几次欺负那个江丫头,从前只当那个江丫头是傻子,不会上心的。

    谁会想到,这个江丫头并不笨,人特别机灵,那个身手我看一般男人都比不过。

    你们说来,这可怎么办呢?

    秋姐儿要是没有这个老命呢?

    说干就干,向来刚劲有力、硬梆梆的里正面带哀愁和绝望,拳打脚踢地砸向他的胸膛。

    楚博文看不过去,硬想办法。

    “里正大哥哥,自古解铃还须系铃人,我看江丫头医术了得,又有模子,好像比那个赤脚郎中更有本事。

    要不得,我就让我这个婆娘,帮忙拜托了,叫她到你家来帮秋姐儿看看,指点迷津,她能把秋姐儿治好。”

    马氏顿时颤抖着摇摇头,一副惊恐的样子。

    “你这个冤家对头,我可是不敢找她的,现在的她那个样子,跟修罗夜叉一样,一想到就怕。

    之前有几次,我下狠手打了她一顿,我又送上门来了,她一定会跟吓秋姐儿一样,叫我吃粪土吧!”

    里正脸越看越苦哈哈,央求:“楚家妹子!那个江丫头看得不像是个无理取闹的家伙,你在她跟前服软了,她该心软了吧!楚家妹子!你可要帮我把江丫头请来呀!我跟秋姐儿身家性命都靠你!”

    马氏不得不答应。

    ……这几天,见江盈现身自家堂屋前,硬楞住里正半晌,终于放了心。

    鼓足勇气内疚地开口。

    “江丫头!我替落霞村全体乡亲给您赔罪,就是我这正在没做好,之前只是让一些乡亲不时欺负您。

    也求您老爷们不记挂着小人,救我家秋姐儿!”

    说起兴奋,里正低头不语,竟然准备躬身跪在江盈面前求情。

    趁里正双膝尚未完全跪下,江盈马上把里正扶起来。

    “里正儿,你是非分明,冤有头债有主,曾欺侮过我太凶,我应该还,理所当然地还。

    里正儿你既然今天在大家面前向我赔礼道歉,做为晚辈的我自会感激。

    我在此也就开诚布公,从现在开始,我不主动为落霞村村民寻茬,但是请落霞村村民们也别再来刻意为我寻茬儿。

    我们都友好互助吧,我会乐善好施的!江盈说话铿锵有力,吓得堂屋一众乡亲都为之折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