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赵裴与沈慕离抢朝歌-《傻妃带崽要和离》

    “元宝呢?”朝歌问了一句。

    “元宝我放在一个安全的地方了。”慕容澈让朝歌放心。

    奉天皇帝必然是要愧对于西蛮,才会将西蛮三城还给西蛮。

    所以元宝现在还不能被奉天的人找回去。

    “奉天卧虎藏龙,想要在他们的眼皮子底下藏人,可没那么简单。”朝歌提醒慕容澈,别只顾着看戏。

    “既然选择利用我,你就要信任我。”慕容澈淡淡的说着。

    朝歌哼了一声。

    “你该睡了。”慕容澈蹙眉,她醒来的时间太久了。

    朝歌冷笑,这就等不及了?

    躺在床上,朝歌缓缓闭上双眼。

    慕容澈对小傻子的喜欢,眼神都藏不住,但对她的厌恶,同样眼神躲藏不住。

    其实慕容澈不是一个善于权谋算计的人,否则这些年他也不可能还没有将西蛮政权完全握紧在手心里,反而还差点被人篡了位。

    若不是有轩辕御风忠心臣服,怕是他早就被人害死了。

    ……

    不知过了多久,朝歌再次醒来,眼睛澄澈。

    “阿澈……”小傻子紧张的喊着,坐起来看着四周。

    驿站房间没有点灯,很黑,她什么都看不见。

    慕容澈走到床榻边,坐在她身边。“我在。”

    小傻子开心的抱住慕容澈。“你还在……真好。”

    “阿澈,不要走了好不好?”小傻子小声问着。

    “还等赫连骁吗?”慕容澈小声问了一句。

    “要等的……”小傻子红了眼眶,阿澈说要带她回家的。

    “傻……”慕容澈叹了口气。

    “那阿澈能一直陪着我吗?”小傻子不想让慕容澈消失。

    “阿澈是鬼啊,只有夜里才能出现。”慕容澈故意吓唬小傻子。

    朝歌吓得咯噔了一下,可抱着慕容澈的手却收紧了些。“那我也不怕……”

    明明都害怕的发抖了,还说自己不怕。

    慕容澈总能被她逗笑。“嗯,不怕,就算是鬼,阿澈也会保护你。”

    朝歌松了口气,阿澈就算是鬼,也是好鬼。“阿澈,元宝在哪里。”

    “元宝很安全,不要多问。”慕容澈让朝歌不要多问。

    “朝歌,半柱香到了。”慕容澈回头看了眼桌案上的半柱香。“赫连骁没有来救你,你还要等他吗?”

    朝歌看着那根快要燃尽,还差一丁点的香。“还有一点点……”

    慕容澈叹了口气,起身准备离开。

    就算赫连骁不来救朝歌,沈慕离也是一定会来的,他还不能暴露。

    “阿澈……”朝歌害怕的喊着慕容澈。

    “天要亮了,阿澈要走了,夜里……阿澈会来看你。”慕容澈哄骗着小傻子。

    朝歌虽然害怕,但还是默许了。

    阿澈是鬼,怕太阳。

    ……

    驿站外。

    沈慕离带人将驿站团团围住,可却没有一个杀手在。

    沈慕离蹙眉,果然……与他想的相同。

    “搜!”沉声说了一句,沈慕离让手下去搜。

    “大人!找到朝歌公主了!”

    房间的灯火点亮,朝歌害怕的蜷缩在床脚。

    见沈慕离走来,蜷缩的更厉害了。

    “朝歌公主,元宝呢?”沈慕离更在乎的,还是元宝。

    这出闹剧要么是明月,要么就是朝歌自己,所以她们两人不会有危险,但元宝未必。

    元宝关系着西蛮与奉天现阶段的关系,牵一发动全身,绝对不能出差错。

    至少,百花盛宴,轩辕御风再次入奉天之际,元宝必须找到。

    朝歌傻傻的摇头。“我不知道。”

    “是谁带公主来这个地方?”沈慕离淡淡的问着,故意压低声音,生怕吓到这个小傻子。

    朝歌还是摇头,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你小声一点,天快亮了,阿澈要走了。”

    沈慕离瞬间蹙眉。“阿澈?”

    慕容澈?

    慕容澈已经死了,这是事实。

    “阿澈是鬼,怕太阳。”朝歌傻傻的说着。

    沈慕离脸色更难看了,有人冒充慕容澈骗这个傻子?

    还真是……

    “带朝歌公主回府!继续搜!就算将京都城内城外翻个遍,也要将西蛮小王子找回来!”

    ……

    城东,破庙。

    赵裴带着人闯进破庙,看着满脸是血的明月,心疼到双手手指握紧。“月儿!”

    明月受了惊吓又被人毁了脸,半昏迷的睁开眼睛,见来救她的是赵裴,哭了起来。“哥哥!”

    赵裴心疼明月,赶紧将人抱在怀里哄了哄。“没事了没事了,哥哥在。”

    明月哭的更厉害了。“他还是去救那个傻子了,对不对……”

    赫连骁,还是在她和朝歌之间,选择了朝歌。

    赵裴叹了口气。“赫连骁配不上你,你却非要嫁给他。”

    “哥哥,我就是喜欢阿骁,我就是要嫁给他。”明月哭着想要赫连骁。“那个朝歌为什么不死在西蛮。”

    “好好好,哥哥在,哥哥一定会让他来求你嫁给他。”赵裴眼眸一沉,咬牙再次开口。“哥哥不会让她成为你的隐患。”

    他不是在乎那个小傻子,好啊!他倒要看看,他能在乎到什么程度。

    那傻子肚子里的孩子,是绝对不能留的,这也是皇上的意思。

    ……

    城西,暗处。

    见沈慕离将朝歌带走,赫连骁抬手示意手下跟上暗处观察的几个暗卫。

    那几个人,必然就是谋划这一切的。

    赫连骁让赵裴去救明月,真正的目的,是要找到元宝。

    明月和朝歌都不会出事,但元宝必须早百花盛宴之前找到,陛下已经下了密函,这是死命令。

    ……

    沈家别院。

    回去的路上,朝歌一路沉默,死死的抓着手里的衣服,什么都不说。

    她其实,也很伤心。

    来救她的,不是赫连骁。

    “公主没有什么想问的?”沈慕离挑眉开口,话语很冷。

    朝歌小心翼翼的开口。“阿骁,去救明月了吗?”

    “不然公主以为,为何会坐在我的马车上?”沈慕离沉声反问。

    朝歌眼睛红了一下,缓缓松开衣角。“哦。”

    赫连骁不会来救她的。

    他只会去救明月。

    他……心里只有明月。

    “公主再好好想想,元宝在哪里,他可是你的儿子,若是真的出了事儿……”沈慕离套朝歌的话。

    “我真的不知道。”朝歌哭了起来。

    她真的不知道元宝在哪里。

    “好了,别哭了……”沈慕离头疼,又看不得朝歌哭。

    朝歌不敢哭了,躲在角落里不说话。

    “大人,是赵将军……”马车突然停下,有人在京都城门拦住他们。

    沈慕离蹙眉,走了出去。“赵将军深夜拦车,是何意?”

    “陛下怀疑此次绑架是针对奉天与西蛮的关系,让在下带朝歌公主进宫。”赵裴沉声开口,要带走朝歌。

    “赵将军,我的人,我自然会亲自送去皇宫。”沈慕离冷眸开口。

    “不必了!我赵家的权利,凌驾于慎刑司之上!陛下下了死令,要在百花盛宴之前找到西蛮小王子!”赵裴拿出兵符,与沈慕离抢人。“若是耽搁了,沈大人担负得起这个责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