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三个哥哥-《穿成寡妇后,捡来的糙汉虎视眈眈》

    第6章三个哥哥

    秦子常回到家,就见院子里多了两个小娃娃。

    小娃娃长得细皮嫩肉的,跟瓷娃娃似的,一看就不是普通人。

    他把手背在身后,伸长脖子等待回复。

    很快秦知意几个人就从厨房出来了。

    见到原主爹,秦知意心口那股怨气,是由心底散发出来的。

    她也能理解原主的怨气,但现在寄人篱下,她必须笑脸相迎。

    毕竟以后能不能在村里安家落户,原主爹同样有大作用。

    因此她冲着秦子常喊了句:“爹,是我,我回来了。”

    说完这话,又把之前买的一坛女儿红提出来往他怀里塞:“爹,这是女儿特意买了孝敬您老人家的,知道您就好这口。”

    秦子常只觉得这个女儿有些不太一样,但又一想,他把女儿嫁出去已经四年多了,性格上不太一样也是正常。

    但手里捧了一坛女儿红,他还是忍不住裂开了嘴。

    “回来就回来,还买什么酒,费这些银子干啥。”

    说罢,已经开封,凑上去闻了一下。

    “好酒就是好酒,香。”

    眼看秦子常都笑出褶子了,秦知意算是安下了心。

    原主爹是个见钱眼开的,只要给了好处,让他去村长那说点好话不是难事。

    再加上三个哥哥,估计这事十有八九能成。

    正当秦子常想抱着酒坛直接喝一口,秦知意直接从他手中把酒坛夺过,冲着他笑道:“爹,我们正烧饭呢,等吃饭的时候您喝个够。”

    这时候让他喝醉了,正事可说不了。

    秦子常一双眼睛盯着酒,连连道:“好好好。”

    几人重新进了厨房,说是做饭,其实也没什么好东西。

    锅里蒸的是玉米面馒头,说是炒菜,其实连油都没有。

    家里有块肉皮,往锅底抹两下,再把切好的冬瓜放进去添水煮。

    因为她带着两个孩子来了,大嫂还把先前晒干的蘑菇以及干笋一起放进去丰富菜品。

    穷是真的穷!

    秦知意知道,这个时代哪里像电视剧演的那样,大鱼大肉还有白面馒头,其实能吃的菜品少之又少。

    在原主的记忆当中,韭菜、大蒜、姜、瓠、黄瓜、茄子、水芹、藕、芋头这些,才算是最主要的菜系,冬瓜已经算是少见的了。

    至于野菜,也只是以竹笋、蕨菜、莼菜和各类食用菌菇为主。

    家里能拿出这几样招待,已经算是不错的了。

    见如此,大嫂徐来娣尴尬道:“前阵子你大哥打了只兔子,去镇上换米了,大冬天的不好打猎,咱们家也没个肉菜,你先将就着吃,明天再让你大哥上山上去打。”

    她当然知道娘家日子不好过,在这个时代,普遍都不好过。

    虽然勤奋,可小老百姓除了种庄稼,还得交税。

    这个时候种庄稼,没有混合肥料,没有人工降雨,全凭看老天爷心情吃饭。

    如果再有个什么天灾人祸,更难过下去。

    她没多说什么,只是道:“没事,都是自家人,用不少那么客气。”

    一锅菜就这么煮着,等煮的差不多了,往里面撒上一些盐巴,一锅汤算是煮好了。

    二嫂从自家屋子里拿出来两个鸡蛋,说什么都要给大宝和二妮吃,秦知意极力阻拦,最后干脆又把两个鸡蛋打成鸡蛋花,淋进汤里,要吃大家一起吃。

    秦知意知道,往后生活水平肯定不如在员外家那么好了,至少短时间内不行。

    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她现在最担心的是两个小家伙吃不惯。

    好在饭菜端出去的时候,两个小家伙并没有说什么,期间她看到二妮捧着碗,巴巴的看着哥哥,但还是乖乖地吃下去了。

    饭桌上秦子常把酒一喝,立马一脸享受。

    几个人趁机轮番把秦知意的事说了一遍。

    在听到老院外死了,只给了女儿二十两银子就打发了,秦子常差点没跳起来。

    “啥?二十两银子就打发了?那可不行,好歹你给老院外生了一儿一女,李家就必须有他们一份,二十两就想打发了,当打发叫花子呢?”

    秦大牛立马不悦了:“爹你也好意思说,当年你不还拿小妹只换了七两银子,如今小妹回来都不错了。”

    秦子常老脸一红:“我那不是没办法嘛。”

    说完又冲着秦知意道:“闺女,我跟你说,你听爹的,这事不能这么算了,以后你还得回去,你生了他李家的种,别的不说,他们镇上那些铺子,总该分你一两间吧?就这么定了,回头就问他们讨!”

    天知道她肚子里的种是谁的,要是她今天不把话说清楚,还会被这个无良爹惦记。

    因此她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放,又用帕子抹了嘴,冲着大嫂道:“大嫂,劳烦您带几个孩子出去一下,我有话要跟爹说。”

    大嫂见秦知意脸色骤变,语气也有些不对劲,也没多问,立马应是,带着几个小娃娃立马出了屋子。

    待几个孩子离开,秦知意这才开口:“爹,这事您就甭惦记了,这俩孩子,不是李家的种。”

    “你说啥?这俩孩子……”

    秦子常只觉得老脸都被丢尽了,只是他还没来得及发火,秦知意已经抹起眼泪了。

    她一边哭一边骂,声称李员外几个儿子不是人,找人玷污了她,为的就是以后李员外出了事,把她扫地出门,所以她现在连孩子爹是谁都不知道。

    秦二牛脾气暴躁,一听这话,当即一拍桌子道:“这几个畜生,敢这样对我妹子,我这就去宰了他们!”

    说罢就要去拿菜刀。

    秦老幺一看老二这暴脾气,赶紧招呼弟媳妇拉住他:“就你单枪匹马的,真以为能宰了人家?恐怕人都没见着,就让人家给宰了。要我说,爹也别再想让阿意回李家的事,就当黄粱一梦,妹妹带着两个孩子留在这里,也挺好。”

    李二柱道:“那妹妹的事就这么算了?”

    事肯定不能就这么算了。

    李员外在世的时候,原主就备受欺辱,李员外死了,他们也没想放过她。

    尤其她都妥协离开了,可李家人连她那二十两银子都惦记,让小厮尾随她谋财害命。

    这笔账,她一定要算,而且还要算的清清楚楚。

    秦老幺也发话了。

    她是家里唯一念过不少书的,如今还在村里当教书先生,因此说起话来也文绉绉的:“现如今最要紧的,就是给阿意娘仨找个安身的地方,至于李家的事……民不与官斗,穷不与富争,二哥,这事哪有你想得那么简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