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长女次女都一样-《千金有福》

    第7章长女次女都一样

    这一问让魏明庭和云氏的眼睛里都闪过几分心虚。

    “既然我介意没用,那我还是不介意了。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我与父母亲的这十三年错过了就是错过了,如今这般也只能怪命运弄人吧。”魏若语气轻快地说道。

    厅里的众人都沉默了,尤其是魏明庭和云氏,本在心疼着魏清婉的两人,此刻又觉得这孩子不争不抢的样子很让人心疼。

    云氏感动地对魏若说:“若儿,你是爹娘亲生的孩子,我们血脉相连,如今你回来了,不管身份是长女还是次女,你在我们心中的分量都是十分重要的,爹娘会好好弥补缺失了十三年的感情的。”

    “好。”魏若痛快地答应了一声。

    魏明庭沉声道:“此事就这么定了,以后你们兄弟姐妹几人好好相处,以琛、婉婉,若儿刚回来很多事情不懂,你们多带带她。”

    “父亲放心。”魏屹琛回答。

    “女儿知道。”魏清婉低垂着头,软声答应道。

    此事告一段落,魏明庭准备一会儿回了书房后就给京城回信,同他们说明情况。

    喝完了茶,谈完了事情,魏若又被云氏亲自送回了听松苑。

    不知道是不是魏若接受了二小姐的身份让云氏有些愧疚,一路上都在跟魏若说要给魏若置办东西,从衣服、头面到丫鬟、嬷嬷,安排了个遍。

    魏府其实算不上富裕,祖上留下来的那点家底早就掏得差不多了,魏明庭身为校尉也没有太多的俸禄,但有些东西魏清婉已经有了,云氏不好在这种地方厚此薄彼。

    给钱给物的魏若都答应了,来者不拒,但是安排人手的魏若婉拒了,说自己暂时有秀梅一个丫鬟就够用了,不喜欢其他人出入自己的房间。

    云氏遵从她的意愿,不在这种事情上强求,只说魏若什么时候想要了跟她一下她再给安排。

    回了听松苑,进了房间,关上房门,前一秒还端庄高冷的魏若下一秒就破功。

    这茶喝得太费劲了!有这功夫,一茬麦子都割完了!

    不知为何,魏若觉得痛痛快快地干活赚钱的时候,虽然也累,但累得酣畅淋漓,而应付这种场合的累是那种闷闷的累,就如同胸口积了大量的浊气。

    其实知道原著剧情的魏若早就知道今天魏明庭和云氏要跟自己说的事情了。

    原主为了这事和魏明庭闹了起来,原主觉得那本来就是她的东西,魏清婉已经平白占了她十三年的身份地位和亲情了,为何还要继续占着她长女的身份?

    最后原主闹成功了,变成了长女的身份,却让众人格外地怜惜在这次事情里受了委屈的魏清婉,反倒对原主有了芥蒂。

    其实原主那样闹,那样想要长女的身份,要的又哪里只是那个长女的位置?

    她要的其实是亲生父母亲对她的重视,对她的关爱。

    只是她表达的方式有些笨拙。

    曾经的经历让魏若觉得,期待别人给予自己的身份地位,不如自己靠自己的努力争取属于自己的身份地位。

    不把赌注下在别人的身上,不对别人有过高的期待,尤其是那些心里面并没有多在乎自己的人,会让自己活得更痛快一些。

    更何况长女次女一事魏明庭和云氏未必做得了主,真正能拍板定案的人是在京城的老伯爷。

    而原著中的老伯爷是个很注重家族子嗣的人,在得知魏清婉并非魏家嫡亲血脉后,便对她十分冷淡,让与自己没有血脉关系的魏清婉做长孙女他未必会同意。

    所以与其她在这里跟魏明庭云氏争,不如把问题抛给老伯爷,让魏明庭和老伯爷去较量。

    最后甭管较量出个什么结果她都能接受。

    ###

    接下来的三天,魏若过得还算平静,也对府里的大概情况有了个了解。

    魏家的经济情况并不太好,忠义伯府的那点家底早就被挥霍得差不多了,如今只是强撑着门面。

    而在这兴善县,她的父亲魏明庭到现在也还只是个从六品的校尉,俸禄有限,还要养这一大家子。

    听说因为抗倭的事情进展得不顺利,皇上对台州府的上下官员都很不满,魏明庭莫说是升迁了,不被革职就不错了。

    当然官家到底是官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比起她的养父母贺家还是强了不少的。

    云氏每日都会来看望魏若,给她带来一些吃穿用度上的东西。

    魏明庭很忙,连着几天都没有回家,别说魏若见不着了,云氏都见不着他。

    大哥魏屹琛因为来得不多,但每次来总给魏若带回来兴善县本地的特色小吃,跟魏若讲兴善县的风土人情。

    魏屹霖没有来过,有一次从魏若门口经过,远远地和魏若对视了一眼,只一眼便傲娇地扭开了头,快步走远了。

    魏清婉来了几次,每次也都拿了东西过来送她,但她每次来的时候都是将哭未哭的样子,魏若便催促她回去了。

    剩下的时候,魏若见的最多的还是奉命来教导自己规矩的李嬷嬷了。

    但她并非真心教导,魏若表现得懒散她也不太管,糊弄糊弄就过去了。

    第四天,魏若得了一天空闲,不用跟李嬷嬷学规矩。

    魏若在自己的房间里用了早膳后就让秀梅给自己找了把锄头来。

    她瞧上了院子西侧的一块空地,打算拿它来种菜。

    没办法,她的空间是需要她种植才能获得经验的,如果只是在空间内的土地里种植,升级经验太慢了。

    她从莫家栅离开后,也不知道她在那里种的那块田后面成熟收获了还算不算是她种的,能不能有经验值。

    不管怎么样,经验值不嫌多,该种的还是得种。

    听松苑挺大的,她也不全破坏,只在西侧的角落上种一点,对整体的美观影响应该不大。

    魏若一下一下地翻着地,声音有力还很有节奏。

    不一会儿,一块两米见方的土地就被魏若开垦了出来。

    然后又跟秀梅一起劈了一堆竹子,在挨着围墙的地方搭个架子,准备在这里种上丝瓜、南瓜和葫芦。

    魏若停下来休息,坐在院内的石凳上喝了口水。

    有个小厮跑来敲门,秀梅过去应门。

    魏若停下来,听到小厮和秀梅说话,说是她这边劈竹子的动静吵到隔壁的二少爷读书了,希望他们小点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