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5章 最大的对手-《冒牌富豪绝美女神嘉宾倒追我》

    “一切路口凉气绿灯让你随意通行。”

    “一切指南针为我指出你的方向。”

    “你是不露痕迹的风。”

    “你是轻轻略过身体的风。”

    “你是不露行踪的风。”

    “你是无时不在无处不在的风。”

    “你是我温暖的手套。”

    “冰冷的啤酒。”

    “带着太阳光气息的衬衫。”

    “日复一日的梦想。”

    “你是纯洁的天真的玻璃一样的。”

    “你是纯洁的天真的水流一样的。”

    “你是纯洁的天真的什么也改变不了的。”

    “阳光穿过你。”

    “却改变了自己的方向。”

    “周六凌晨,我等你。”

    尹梦先是细细的将这首诗品味了一边。

    她觉得这首歌的意境太美了,比情歌的歌词还要美!

    尹梦立即打开电脑,在网上搜索这首诗,但却没有找到!

    也就是说,这是一首原创的诗。

    而这首诗的最后,已经明明白白的告诉了她,这首诗出自谁手!

    林风!

    “周六凌晨,我等你。”

    这很明显就是林风给自己回信。

    在看完这封信之后,尹梦再一次被林风的才华给震撼到了。

    这首诗的意境真的很美。

    这是林风专门写给她的诗吗?

    尹梦发觉,自己那古井无波的心,再一次有了波动。

    可是,还没等尹梦来得及仔细品味这首诗的时候,她突然意识到了一件事情。

    林风能够给她回信,这也就意味着,林风已经知道了给他书桌上放情书的人是自己!

    “周六凌晨,我等你。”

    这是林风给她的恢复。

    可是,如果真的到了那天,她到底还要不要穿着最性感的内衣去找他呢?

    尹梦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林风到底是怎么猜到这封情书是她写的?

    尹梦更犹豫了,自己已经暴露在了林风的眼前,那么她还要不要赴约呢?

    原本这句话,是尹梦为了捉弄一下林风,才故意写上去的,反正林风也不会猜到是谁写的情书。

    但是,现在林风已经知道了信是她写的,那么这件事就不一样了。

    ……

    第二天,林风开车带着白颖前往华银国际。

    白颖坐在林风的风之子上,话也变得多了起来。

    “林风,我记得你是风险投资公司的合伙人和私募股权投资公司的副总裁?”

    “为什么还要去做对冲基金这一块?”

    “华银国际是我们华夏最好的券商之一了,你是在那边上班吗?”

    面对白颖的提问,林风微微笑,“不,只是我有一个朋友在那边上班。”

    “我只是过去那边,有专业的操盘手和远程链接魔都期货交易所的远程终端罢了。”

    白颖对于金融无疑是非常精通的。

    一听到“魔都期货交易所”这几个字就立即问道:“所以你今天要交易的是商品期货?”

    “让我想想,魔都期货交易所,难道是铜期货或者黄金期货?”

    白颖知道,华夏一共有四个期货交易所,每个交易所交易的品类都不同。

    最早成立的郑市交易所中的交易品类,基本都是农作物。

    而另外东北大连商品交易所交易的是塑料、焦炭、玉米之类的。

    而华夏金融期货交易所,交易的是期货,国债期货。

    而林风所以的魔都期货交易所,主要交易黄金白银等等。

    而期货市场上,最主流的就是黄金或者铜。

    马上就到了决战的时候,在这一刻林风也不再避讳什么,而是直言道:“不,不是黄金也不是铜。”

    “是螺纹钢!”

    白颖甚至都没有听说过过螺纹钢这种东西。

    她问道:“螺纹钢是钢材的一种?”

    林风点点头。

    白颖目光中带着一丝担忧,“林风,你是帮客户操作,还是自己投钱?”

    “这一块你熟吗?”

    林风笑着点头,“那是当然。”

    林风原本的打算,是进军石油期货市场的。

    但是在经过一番仔细的研究之后,他放弃了,转而盯上了螺纹钢期货市场。

    黄金或者石油听上去可能高大上。

    但其实黄金的价格波动,完全取决于市场上那些大鳄。

    每一次黄金期货市场的暴涨或者暴跌,背后都有资本大鳄的影子。

    林风要是想跟在他们身后喝汤,那么这些大鳄,转身就会把林风吃掉。,

    毕竟林风现在所拥有的资金,不过三亿四千万,和那些随便以为都拥有几百亿甚至是千亿美刀的对冲相比比较,他甚至连一个小虾米都算不上。

    而今天,林风这只小虾米,就要和这些大鳄扳手腕。

    林风的资本,当然不是他现在拥有的资金,这个被许多人认为在市场中最重要的东西。

    林风现在的底牌就是,大趋势。

    黄金石油的开采和消耗都是固定的,资本只要拥有强大的资金,那么就能够轻易掌控他们在市场中的价格。

    钢材的价格,却完全取决于建筑行业。

    在华夏,每个城市都有大型的钢厂,消耗产能极大。

    而黄金的存量,就那么点。

    石油,而每个能够开采是的国家,每个月都有固定的开采量,用来稳定价格。

    但是华夏,或者说是在全世界,钢铁的产能完全取决于市场需求。

    林风知道,至少在这一次的罗翁期货市场,哪怕是对重基金的资金加载一起,也无法抵挡市场的大趋势。

    而这个趋势,也就只有林风这个重活一世的人能够准确的预测到。

    林风向白颖问道:“小颖,在世界上这些基金的资本大大鳄中,你最佩服的是谁?”

    白颖想了一下,回到道:“保尔森吧、”

    “不过还一个人,不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佩服,还是害怕。”

    “不过我觉得,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投机者和操盘手。”

    “那就是索罗斯。”

    “虽然因为引发了许多国家的金融危机,他的口碑并不太好,但这并不影响他是一个很伟大的人。”

    “以国家为敌,没有几个能够操盘手能够做到。”

    林风笑了一下,随后说道:“小颖,我们今天,很有可能遇到索罗斯。”

    “不过不是那种面对面的,而是在期货市场中的交锋。”

    “而他,应该会是我们最大的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