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 回归武当-《诸天一道卷》

    “自襄阳归于掌控之中后,各种人才,资源都不缺,暗卫的发展自然飞速。”

    “且暗卫推测,明教接下来将会发生一场大变,此变之后,不管结果如何,明教都必然元气大伤。

    所以暗卫认为,明教地方起义军反叛的背后恐怕也有着蒙元的谋算。”

    虞明眼眸微阖,暗自沉思。

    “看来,蒙元中有一位眼光超然,且局势把控,智计谋划都相当高深的智者。”

    “一位超然的智者再加上蒙元一座王朝的底蕴。”

    “看来颠覆元朝只能一步一步来,集聚大势,一举碾压。”

    “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

    虞明深思片刻,心中定下了之后的发展基调。

    “对了,我叫你送的信,应该已经到武当了吧。”

    白玉楼愣了一下,对虞明一下子从家国大事的阴谋算计,到这种日常家书的转变,有些未曾想到,反应不过来。

    不过怎么说也是经历了谋夺襄阳一地的磨练,反应还算迅速地报上送信的情况。

    “信在几天前,就已经送到了。”

    “不过据送信回来的部下说,他刚到武当就发现,武当气氛严肃沉重,众弟子都执剑备战,好似即将出行远征。

    待到他将信送到掌门手中后,那严肃沉重的气氛才缓和下来。”

    虞明愣了一下,有些无奈又有些暖心。

    他知道武当如此严肃沉重,执剑备战必然是自家老爹以及众长辈见自己久无消息,打算倾巢而出打探消息。

    甚至于如若不是信送到得及时,宋远桥等人恐怕都打算请张三丰下山一趟了。

    这就是家人,即便知道前方危险重重,也愿意拼尽全力,以身犯险来救你。

    虽然虞明并不需要救。

    但并不妨碍,他感受这份家人长辈的关心爱护。

    “既然襄阳这边一切都迈入正轨,那也是时候回家了。”

    “玉楼,去准备一下,明天跟我一起回武当。”

    白玉楼眼神一亮,神色十分兴奋。

    “是,师叔!”

    终于抱上师叔的大腿了!

    明月悬空。

    虞明召见了被他晾了几天,心情十分忐忑慌张的孟王候。

    当然那位被卸了全身关节的刺客也被带了过来。

    虞明看着恭敬俯身而拜的孟王候,并没有说什么。

    被种下无间咒印的存在,对虞明而言,不存在秘密。

    孟王候与刺客关系虞明也早已明了。

    一直放着不管也只是想看着还能不能钓出什么大鱼。

    最好直接将那幕后的宗师给钓出来。

    可惜不知是那宗师心性谨慎还是完全不在意孟王候这枚棋子。

    多日以来完全不见有任何动静。

    虞明心知孟王候与那刺客恐怕已经被那幕后宗师归为弃子,除了那一身实力还有点用外,再也无法谋算什么。

    钓鱼失败,虞明倒也没有失落。

    这才是正常情况,每位能走到宗师境界的强者,不论是心性还是智慧都是世间顶尖。

    想要谋算一位宗师可谓是难之又难。

    像百损道人那种打不过还死扛的,不过是心境有缺的特殊情况。

    所以说虞明运气是真的很好,宗师第一战就遇到了心境有缺的百损道人。

    生死一战之下补足了自身被诸天道卷强行提升境界所造成的心灵不圆满。

    之后甚至凭借着这一战的感悟,于宗师境上再进一步。

    尝到甜头的虞明自然想多找几位宗师一起切磋切磋。

    说不定再来几次就突破到宗师之上了呢。

    可惜鱼不上钩啊!

    虞明有些遗憾的感慨一番。

    下方的孟王候早已心悸胆颤,虞明不明所以的一声长叹,成了压倒其心理防线的最后一株稻草。

    孟王候直接跪伏在地。

    不管不顾的把自己所知道的关于两位宗师的一切信息都抖搂出来。

    其实他知道的也不多,不说宗师的具体所在,连宗师的面貌与名号都不曾知道。

    嗯……或者说曾经知道但那部分记忆被抹除了。

    不过为了保命他还是把他知道的几位同僚的信息给爆了出来。

    一旁全身关节被卸的刺客,双眼死寂,好似已然心死。

    虞明漠然看着跪伏的孟王候。

    静默不发一言。

    气氛却越发凝重。

    孟王候一咬牙,猛然昂首道。

    “主上,我愿全身心接纳无间咒印,臣服于主上。”

    “至死,不改!”

    虞明眼中泛起一道深邃幽寂如九幽深渊的暗芒。

    身后的影子如黏稠液体般,摊开涌动,化作一片深邃宁静的黑色湖泊,将孟王候与刺客笼罩在内。

    ……

    在将孟王候留下统领襄阳接下来的发展后,虞明带着白玉楼踏上了回家的路。

    出乎诸虞明的预料,天下武林,风平浪静,转眼间就过去了三天。

    这三天里,不用说四方中原,就是昆仑山,明教总坛附近,也未曾发现明教教众的行迹,明教像是突兀地消失在了人世间。

    而关于虞明的传说,却在武林中流传开来,甚至被茶馆酒肆里的说书先生编成了故事,每一开场,座无虚席。

    湖北,十堰,武当山脚下。

    山腰之上,白雾如冰,依然是扎骨的寒气。

    解剑石前的亭子里,两名十几岁的武当小道士搓着手,不时摆出武当《龟蛇功》的拳架子,以推动血气,抵御寒意。

    “这些日子,青书师兄之名,轰动天下,据说元大都哪一站中陨落在其手中的先天强者,都已有十几人之多。”

    “我怎么听说是只有六个……”

    “若是能得见青书师兄……”

    两名外院弟子交谈,一人欲言又止,两人都沉默下来。

    对于武当来说,虽然近来声威日隆,但成就武当威势的那人终究未曾回来。

    “嗯?有人来了!”

    倏尔,两人挑眉,看远方山道上,朦胧白雾中,一袭修长挺拔的身影若隐若现,以两人的目力,还分辨不清轮廓。

    相视一眼,两人身若奔马,一下跃出亭子,一身筋肉绷紧,神情肃穆。

    这年头,除了上次祖师百岁寿辰时,还少有武林人士敢肆意挑衅武当的威严。

    事实上,自从上次各派齐上武当问罪后。

    这十年来,被绞杀在真武七截剑阵下的武林人士多了许多,抵得上过往几十年的数目,甚至不乏在先天境中走得极为深远的强者。

    更有传言有宗师曾经仰仗境界压制,躲过武当七侠的感应,想要登临紫霄宫,被天柱峰金顶太和宫中的三丰祖师一记单鞭隔空打爆。

    此后,武当山脚下,对于来历不明,或是身份可疑,前来拜山的武林人士,都要求必过解剑石,需得解下兵刃,才有资格入山。

    近了!

    两名年轻的武当道士看到,那是一个约莫二十来岁的青年,一身云纹玄衣,身姿挺拔而步履沉稳,此刻行走在山道上,山雾翻滚,朝着两边散开,像是拥有灵性一般。

    青年面容俊美,神姿英武,很是很出众。一身阳和纯净的气质,像是可以安抚心灵,令两名武当小道士生出的警惕之意都削减了许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