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任务奖励-《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炼金师区门可罗雀,只有孤零零的几个人,穿着也都不算多考究的样子,蒙德知道自己今天应该是有些好运气了。

    也该到了,原身倒了一辈子霉,没道理自己接手了之后还呆在非洲。

    感叹着自己时来运转,蒙德随意的领了号牌找了个座位。

    城立拍卖会持续时间长,一般是从上午十点开始,晚间十点结束,由于时间跨度长,自然不可能时时保持拍卖的热度。

    日常拍卖,前面都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大多是些药剂所使用的植物或者已经被处理过了的各种魔兽的脏器。

    边上炼金师们偶尔抬手竞拍两件,更多的时候则是没人竞价导致流拍,这种流拍物品拍卖行会在隔天进行二次甩拍,如果还卖不出去,那么就能在底价的折扣区看到这个了。

    这算是自己这些年学到的一些小知识,不过并不太实用,毕竟原身没走炼金这条道路,偶尔有需要也不用太好的东西,而有些物品,特别是一些魔兽脏器,等超过了最佳时限之后,能保留多少作用就不好说了。

    不,与其说还保留多少作用,不如说买回来的时候会不会已经变质发臭都不好说。

    当然,这些都不是他今天需要考虑的问题,蒙德将注意力稍微拉回了一些,看向了台子上面的拍卖师。

    今天他的目的就是整只的魔兽,最好是强大一些的魔兽尸体,不论是什么。

    一般来讲炼金师不会购买整个的魔兽尸体,因为太大不好处理,同时也会考虑口味的问题,毕竟魔兽的肉没什么作用,如果买回去的魔兽体型太大肉太多,扔了浪费,自己又不爱吃。

    等了两个多小时,总算功夫不负有心人,一连拍了几个没人竞价的魔兽尸体,蒙德志得意满的在一众炼金师们敬畏的眼光注视下离开了会场。

    小半辈子的身家都砸了进去,你们拿啥跟我比?

    “承惠,一共六十八金。”拍卖之前志得意满,拍完之后门口收款的小姑娘那清秀的面容在蒙德眼中都仿佛换上了一张血盆大口。

    然而没有办法,这些东西必须要买,而且自己都叫过价了,不买扣回30%的叫价费用,那可不是喊着玩的。

    哆哆嗦嗦的付完钱赶忙后赶紧走人,稍后会有拍卖行的人员帮自己把尸体送到自家的小书店去,剩下的就不用蒙德自己操心了。

    六十八金一共买了四只完整的魔兽尸体,都不是什么强大的类型,就这就已经掏空了自己半辈子的所有积蓄,回来的时候兜里只剩下一堆零散的银角。

    魔兽和法师不同,现在已知的法师体系里面,一共有七个级别,见习学徒,正式学徒,初级法师,这三个级别被合并成为初阶,都属于实力上不了台面的类型。

    初阶之上有中阶法师和高阶法师,这两个级别就出现了明显的跨度,中阶打几个初阶很正常,同理,高阶对十个八个中阶也很正常。

    最后还有当前世界战力的顶峰,移动的核弹,被统称为顶阶的大法师,大魔导师以及战法师,一人灭城不是玩笑,只有顶阶才能制衡顶阶。

    以及那个传说之中的级别,当前大陆已经断绝百多年的巅峰阶级,至尊法师。

    呃……这不是蓝星电影里那种所谓的至尊法师,剧情需要的时候实力忽上忽下,作为实打实的超阶战力,这世界的至尊目前都在传说里面。

    和人类法师相同,魔兽也有等级划分,目前为止烈风流行的是危险级划分方式,1-10级的分区。

    其中猎杀的难度不好细说,毕竟里面有很多门道,不过作为基本,魔兽统一的标志是拥有魔核,在战斗过程中,能做到类似法师一样的魔力攻击。

    以卡尔里拉城这样的小城规模,最高也就只能见到些四五级危险的魔兽了。

    这次的拍卖,说来有些尴尬,最开始自己都选好了的,三只危险级别在二级的魔兽,基本也就相当于法师体系里面的学徒法师,结果第三只买完之后,他正好看到了一只被打折出售的二拍商品,三级的强度相当于初阶,让他一咬牙也买了下来。

    四只魔兽里面,价值最高的是一只名为燃隼鹤的鸟类,身体修长,有一个通红的鸟隼。

    作为二级飞行魔兽,这种鸟很大,直立起来接近四米,飞行速度颇快,最重要的是那只鸟隼,利用体内自然形成的魔核充能之后能够发出相当具有穿透力的攻击,即便是一般中阶法师都无法正面硬刚的存在。

    不过这种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智商不高,警惕性也较弱,再加上浑身上下就一个鸟隼和可能出现的,大小都无法确定的魔核,所以注定了它卖不上什么大价钱。

    二十金成交,算是今天最贵的支出,而第二贵的则是一只包骨兽。

    如果说燃隼鹤还有些市场价值的话,包骨兽这种明明危险级别比高于燃隼鹤的魔兽则完全成了没人愿意出价的东西。

    第一点,这玩意没有任何的魔力器官,浑身唯一的魔力组织就是魔核,无属性,使用过程中还需要使用者亲自转化属性,优点大概就是在催化能量的时候能够提高自身骨骼强度和恢复力。

    连炼金师都不愿意要的玩意,今天二拍已经低到了十八金。

    另外还有一只滔行犬和起逐兽,都是陆行种的常规魔兽,现在蒙德还在考虑选择哪个。

    前者是种一米五左右的犬形生物,表皮成鳞状,顾名思义,它能踏潮而行,甚至能短时间滞空一小段时间。

    这能力说强不强,说弱不弱,完全不是必须的存在。

    起逐兽相对能好一些,这种三米左右的四不像生物有一个最强的杀招,震波,能通过冲击波对目标发动很难被防御的攻击,可惜危险二级这个阶别能发出的攻击威力一般,射程也一般。

    “还是起逐兽吧。”再三取舍之后,蒙德最终做出了选择,首先把范围内的所有东西清理了一遍,再三确定只剩下3/3的数量之后才选择了完成任务。

    之后……

    “这是什么意思?”看着自全身散发出去的幽幽黑光,蒙德有些茫然的嘟囔了一句,早该想到自己这个类似死灵法师要求的亡灵法师和正常的玩法不太一样的,没想到连系统都是不太一样的架势。

    黑光化作雾气,逐渐包裹三只动物的尸体,紧跟着在蒙德惊奇的注视下骤然收缩,化作了三道光辉顺着从自己身上蔓延出去的黑色雾气涌了回来。

    三只动物的尸体仍旧摆在原处,表面上完全没有变化,而脑海中急速传来的知识却让蒙德知道他成功了。

    “原来是这种层面的亡灵么?”伸手尝试了一下,黑光弥散之中一道带着微蓝色的乳白灵魂出现在了他的眼前,接近四米的大鸟栩栩如生,几乎顶到了自家棚顶,脑袋微微歪着,十分灵性的望着自己。

    “嗯,尸体的灵魂,没毛病。”自言自语的点了点头,蒙德操纵这这鸟在地上挪动了几下。

    有身体,能触碰,能量构成,常规状态下对自己的魔力消耗不大,这是蒙德在召唤之后迅速总结出来的一些信息,之后他尝试着在身边召唤了一道暗黄色的魔力壁障,让灵鸟尝试攻击。

    “这是击穿了?不对……”灵鸟几乎毫无阻碍的穿过了那道以防御见长的土属性魔力壁障,通红的鸟隼直接点在了另一边的书架上面,几本玫瑰骑士录在燃起的鸟隼触碰下瞬间爆燃,让蒙德不得不手忙脚乱的先进行灭火。

    有一说一,防火安全意识还是相当重要的,多亏自己很早以前就已经想过了这个问题,原身也没在这个问题上跟自己唱反调,所以利用收款台下的清水灭火,这场差点烧着自家书店的大火总算被扼杀在了萌芽之中。

    “能够穿透护盾直接攻击后方人员,这能力有点意思。”灭完火的蒙德重新回到了案发现场,一边捏着胡子,一边研究刚刚燃隼鹤的攻击。

    法师为什么强大?因为他们有一道坚不可摧的壁垒,魔力不绝护盾不息,一名顶着护盾的法师有多难杀……看看这世界上法师的地位就能知道。

    绝对的统治阶级,即便自己原来那么不成器的一个初阶,不也能混个人模狗样。

    算了,不想以前了,想着来气,调整了一下呼吸,蒙德继续研究起了自己新的能力。

    “难怪会说收集三具不同种族的尸体,视种族的实力和稀有程度发放奖励,原来这奖励是直接发在了这里。”原本以为会给自己提供个盲盒或者抽奖一类的奖励呢,没想到就是直接帮助自己灵化了三只魔兽的灵魂。

    “这么说来还真是视种族的实力和稀有程度发放奖励呢……”感觉这系统,简直是节约到家了。

    野兽尸体是自己买的,吸收用的是自己的魔力,唯一操作的就一个步骤,结果就变成了自己的奖励,这事……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