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离开-《在不一样的魔法世界》

    “该说不愧是老兵么?”房屋顶上又传来了一声冷笑,这让蒙德的脸色更加的阴郁了一些,果然人生的巅峰不是那么好攀登的,原本在这小城活了这些年,自己刚一接触系统,这灾难怎么就源源不绝的来了?

    不过现在不是分神的时候,抬手挥出一道耀光照亮房顶,收手的瞬间蒙德又在身上拍了道护盾。

    “你们两个跟在我后面,有什么危险互相照应。”这俩骑士明显是没上过战场的雏儿,看身上的徽章还是胜利兵团的?估计是俩预备役,蒙德一边想着,一边再次对着另一边的死灵法师发动了耀光。

    光弹闪耀照亮街角,如同在黑夜之中炸开了一连串的炮仗,不求对这名死灵法师造成多大的杀伤,主要是用光属性来阻断他的行动,妨碍那些带着腐朽气息的尸体靠近伤人。

    死灵法师最恶心的就是这点,复活的尸体并不是每个都很新鲜,有些经年累月的尸体还带着尸毒和瘟疫。

    得想办法弄清楚这周围还有多少敌人。

    有了第一次的失误,对面的死灵法师也变得谨慎了起来,属性克制这种东西就是如此,即便压制了蒙德一阶,使用死人的情况下也是处处受制。

    两人你来我往,打的都是谨慎异常,死灵法师忌惮蒙德的光属性,而蒙德忌惮对方的任何行动。

    就在这么个僵持不下的局面当中,一抹银灰色的影子却在蒙德的身边悄然形成,四米多的大鸟在一群人都有些发懵的注视下拉出一条白影,骤然飞向了房顶。

    这突兀的变化让站在下面的蒙德一脸黑人问号的表情,这貌似是自己的亡灵大鸟,但是为毛我还没进行召唤,你就自己主动飞出去了?

    印象中死灵法师不是这么方便的职业啊?

    “什么东西?”刚刚还在房顶装逼的家伙被吓了一跳,暗影褪去,显露出了真身。

    黑色的夜行衣,对方应该属于潜行者部队,手里拿着两把闪亮的长剑,没带面具,现在一脸惊慌的跳开了大鸟的扑击。

    “这个有点意思。”利用暗系魔法隐匿自身,这是类似游戏里面潜行者的能力,专职暗杀和渗透,当然还有给大人们们担任保镖。

    也是魔战士的一个变种,可惜原身一直没有研究,不然正好学过来算是系统任务的技能。

    “死!”房子顶上,装逼失败的潜行者对着大鸟开了无双,喜闻乐见的,技能都打成了MISS。

    “殿下,那是灵体!”下面的死灵法师喊了一声,后方一直隐在黑暗之中的尸体已经不计代价的冲了出来。

    死灵不是丧尸,奔跑起来速度还是很快的,一边加快自己的输出打掉靠近过来的尸体,蒙德一边意外的抬头瞟了一眼。

    “还是个殿下?”看着楼顶上翻着跟头打鸟的潜行者,蒙德不屑的撇了撇嘴,带一个中阶法师就敢出门装逼的殿下,估计也不是什么尊贵身份。

    不过这人的技能学的挺有意思的,自己正愁没有合适的暗属性法术,如果能抓到……

    抓到再说吧。

    “撤。”喊了一声,蒙德主动后撤,血月的死灵法师不是以往地球理解的那种类型,尸体行动起来速度很快,属于完全超脱了原本肉体束缚的类型,对面好歹是个中阶,而且在发动袭击之前血月帝国肯定做了准备,这尸体的数量和速度,自己已经有些顶不住了。

    就在他带着两名骑士缓缓往后撤退的时候,一道响彻天际的声音骤然降临,伴随着一声不断回荡在城市间的散字,稀薄的光晕遍布城间。

    笼罩在尸体上方的黑雾渐淡,动作肉眼可见的迟缓了很多。

    “是副兵团长!”身旁的骑士兴奋的大喊了一声,举起宝剑就要向前,结果被蒙德再次毫不留情的给拉了回来。

    不过是个老太太,要不要那么兴奋,我跟你们讲,别看麦希丽丝长得好看,但是她那岁数不比我小多少。

    当然,这种话是肯定不能说出来的,胜利兵团的副兵团长开大招了,说明反攻正式开始,前提是这城市还有足够的力量进行反攻。

    敌人能跨过边境直接袭击卡尔里拉,这怎么看都有浓浓的阴谋味道。

    由记着当年在蓝星,鲁迅先生曾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中国人’,换到烈风,也是同样的道理。

    顶上的人一番算计,怕是把卡尔里拉城主动的舍弃,来了一招请君入瓮。

    当然,这都是自己的猜测,现在要看的就是怎么解决眼下的问题。

    战斗在短暂的压制之后又转向了僵持的局面,一方是深入边境的死灵兵团法师,他们可以借助周围躲避在家的居民直接补充兵力,而另一边则是胜利兵团……就从自己身边的两名见习骑士来看,真心让人难提起信心。

    手上调转方向,一连数道光线直指对面的尸群,稳步后退的蒙德身边光影一闪,主动招出了自己剩下的两道亡灵。

    作为系统给与的奖励,三道亡灵无疑是自己眼下最有效的手段,天上的大鸟成功帮自己纠缠住了一个看起来很难缠的刺客,而地上的两个……

    一番猪突之后,两只亡灵成功冲破了对方的尸群防线,灵体独特的特性不受物理攻击的伤害,倒是免去了很多麻烦。

    “呵呵~单纯的灵体能够产生什么威胁,”躲在尸群中的死灵法师发出了一声不屑的笑声:“烈风国的死灵法师连这种道理都不懂么?”

    “原来的躲在那里啊。”对于对方的嘲讽,蒙德不为所动,通过亡灵的感官共享已经锁定了死灵法师的位置。

    “哼,无知!”大喝了一声,共享感观之中对方怕是要放什么大招,结果还没等说完,尸群里面发出一声轰然巨响,巨大的冲击波震碎了街边的房屋墙壁,在房上房下几个人的注视下,伴随着昏暗中扬起的沙尘,眼前的尸群开始整片的倒下。

    这也算是死灵法师一个不大不小的缺陷吧,施法着失去意识之后,召唤的尸体也同时就失去了战力。

    死灵法师正面战场作战能力强悍,因为这群家伙能够不断的补充兵员,然而这名中阶的脑子明显有些跟不上实力。

    如果只是两个看得到碰不着的灵体的话,自己招呼它们出来干嘛?

    起逐兽的冲击波初战立功,蒙德心中大定,抬起头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到了房顶的战斗。

    “老师!”屋顶的殿下发了一声怒吼,在蒙德和两名骑士的注视下,对方以暗影的技能灵敏的在房屋之间跳动的几下,身影迅速的消失在了夜幕之中。

    “连句狠话都没留啊。”叫的挺响亮的,还以为他会下来送上一波,结果逃的倒是迅速。

    大鸟终究还是有些小瑕疵,飞行移动都不够灵活,一番攻击之后,竟然能让对方给跑了。

    回头又看了一眼身后的两名年轻的骑士,蒙德缓缓摇了摇脑袋。

    “现在的年轻人啊……”

    两名不知道什么水平的年轻骑士显然被唬住了,有心上来恭维两句,可惜蒙德已经快步走向了那堆散落的尸体中间。

    尸体堆里还有个晕过去的死灵法师,这种敌人不确定他失去战斗能力的话放在那里就是危险。

    新兵们没这种见识,不如说这两名骑士压根就没上过战场,有心在后面跟了几步,注意到地面尸体那些腐烂溃败的痕迹,直接就吐了出来。

    本来没什么,被他们一恶心,蒙德也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当然,自己和原身也身临其间的体验过人间炼狱,当年打老仗的时候遇到过比这还要血腥恶心的场面,倒还能挺住。

    尸体堆里翻出那名中阶死灵法师,首先是给他手脚绑上绳子。

    “真够富的啊……”一边绑绳子,蒙德一边咋舌感叹,姑且不说这位法师卖相咋样,这一身装备够华丽的。

    一身法袍,青黑色丝质,应该是使用了某种魔兽的丝线,轻薄坚韧,近距离恐怕都能抵挡剑击。

    给对方翻了个身子蒙德一边熟练的捆绑,一边顺手将这件法袍给脱了下来。

    “没什么明显标记,不错。”果断将这件法袍收了,他满意的点了点头,转而又找向了手指之间。

    法师最为珍贵的东西无非是空间戒指,甚者干脆将自己的绝大多数身家都随身带着,如果踩到一个富户,自己就算发达了。

    “嗯……”这个法师比自己想想中还要富一些,随身竟然带着两枚戒指,不过都是机械加密的炼金产物,看样子想要破解还要下些功夫。

    暂时没有那个时间和条件,所以蒙德把戒指随手塞进了衣服的口袋,现时烈风的技术,空间装备还无法储存空间装备。

    紧跟着他双手又向其它地方摸去。

    这要是个漂亮的女法师,场面肯定是很香艳的,可惜对面是个长得歪瓜裂枣的中年男人,顿时场面充满了基情。

    又找出一些零碎,应该没了危险物品,蒙德起身,用力将人拽了起来。

    这是个怪力乱神的世界,但是有些东西还是要遵循基本物质法则,比如中阶以上的法师们虽然能依靠魔力保持容颜不老,但是力量终究不会超出常人太多,而只要绑好了绳子再禁锢住魔力,这人基本上就算抓住了。

    可惜自己不是巡守,手头也没有魔力抑制的道具,想要抑制他的魔力,只能使用一些简单的办法。

    面前形成一道土黄色的魔力墙壁,蒙德拽着这位法师的脑袋用力的duang了上去。

    脑袋和魔力形成的土墙相撞发出‘嘭嘭’的两声,感觉差不多了,他才松了口气,费力的拖着这个俘虏朝着两名还在尸体范围之外的骑士走去。

    “这个,送你们团长,直接回去就好,我去其它地方看看。”挥了挥手,蒙德不等两个人反应,飞快的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卡尔里拉城现在已经待不下去了,刚刚的战斗自己还意外的暴露了召唤灵体的力量,索性趁着城内一团混乱,先跑为上。

    至于说原身的这个家乡,实际也没什么可留恋的,一个孤僻老头,唯一熟悉的不过就是周围的几个街坊,同辈的人里面要么已经死了,要么已经飞黄腾达,保持联系的都不多。

    转过街角,一路往南门的方向前进,西侧是血月帝国的方向,自己肯定不会去那个国家,东侧和北侧是帝国境内,防止乱民和敌人,那边肯定有很多守备。

    一路辗转,途中还顺便解决了几个敌人,慢慢的蒙德发现了个问题。

    “怎么都是些低阶?”作为数量群体最大的初阶法师和见习法师,在大规模的国战之中是很少承担这种渗透破坏任务的。

    嗯,自己当年不算,好歹我也得算精英初阶。

    “感觉有点怪异呢?”脚下没有半点犹豫,但是蒙德脑子里面却开始活动起来。

    种种现象都表明这次的袭击有些不太合理,那群玩死人的疯子和胜利兵团的举动都透着诡异。

    “算了,不想这些。”晃了晃脑袋将这种违和感驱散,转过街角的地方,蒙德看到了南门,以及那……数量庞大的骑士。